当泪水赌住胸口

当泪水赌住胸口
回忆结束,时间倒流回高一刚开始的开学第一天。 那天是开学考试,只是一个简单的摸底考以及对暑假作业中“预习”一项的检查,考的范围不过是前半章最基础的内容。 “你们暑假都在干些什么?!嗯?这么简单的卷子也能考成这样?班上35人就只有秦宇轩满分了。还有,全班,就你林汐晗没及格,那到底还要不要高考了?这很多都是初中的内容,不会的就下楼问自己初中老师去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化学老师把一叠...

那一天让一生改变

那一天让一生改变
说时迟,那时快,莫子非掀开丝被迅速坐起身,握住韩羽腰侧的手稍使力,便让他翻个身,拽住他的腋下,把他拖至自己腿上,手压住脊背,另手飞快的扯下他的内裤扔到旁。 当他清醒过来时,自己已经光着屁股趴在莫子非的大腿上,小腹下的双膝微微弯曲,迫得他不得不把屁股翘高,呈现出副待宰挨打的可怜模样。 “要干嘛!快让起来!”韩羽惊呼。 他奋力挣扎,却让屁股上早早的挨巴掌。 “啪”的声脆响,让他回忆起小...

打架之后

打架之后
是夜。一条漆黑的小巷。 夏安安右手夹着一根精致的女士香烟,挑眉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嗤笑一声,掐灭了手中的烟,说:“夏安安,打我马子,能耐了你。” 夏安安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笑着说:“林虎,管好你马子,别让我再看见她,不然我弄死这贱娘们。” “卧槽!”林虎怒骂一声,向夏安安扑去。 两个人瞬间扭打在一块,一时之间势均力敌,难分胜负。 林虎一拳打向夏安安的脸上,夏安安偏头躲过,却没想到...

离火受罚

离火受罚
? 苏青去戒室时带上了离风,“小天身体不变,我近几月都会在这住下,你们离开我身边已有多年,这家规也许早已忘到了姥姥家,所以才会有离火如此作为。没有规矩无以成方圆,小天不喜拘束,你作为大哥要打理好这个家,以后他们都归你管,我不希望再看到这样的事,听明白了没有。”“是,主人。”离风不禁有些后悔,他以为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离火离山这几年一直这个样子,尊主不可能不知道,本还以为尊主...

深爱未及爱

深爱未及爱
领养院里,沉殊静静的坐在角落里,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与其他孩子不同,因为他看上去很安静,一点都不活跃。这里的每个孩子都希望领养人来这里的时候能选择自己,这样他们便能过上有所依靠,甚至丰衣足食的生活。可是沉殊很不幸,因为他虽然只有7岁却记得很多事情,比如他曾经很喜欢萧哥哥,比如爸爸沈明峰的死和他的萧哥哥萧冥有着莫大的关联,再比如他同父异母的哥哥沉荣生死未卜。 周六的中午...

麻辣校医

麻辣校医
校医龚超嘴角边的笑容更加明显了,她用手把自己耳边的头发向后拢去,慢条斯理的说道: “谁说我要体罚你们了,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们了吗,我要给你们进行医务治疗,很明显,你们都患有一种女高中生很容易得的毛病,月经假想症,我之所以不向校方报告你们的问题,是因为,我不认为你们是在骗假条,你们只是病了,得了月经假想症,如果,你们有人不认为自己得了这种病,可以举手,我可以不治疗你” 没人举手,女...

地下宫阙

地下宫阙
‘啪!’“啊!”“十九”‘啪!’“啊哇!”“二十”清脆得令人心悸的板子声随着旁边白衣素颜女官的报数声停了下来。 昏暗幽静的大厅里,正中央趴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少女,浑身的肌肤如雪白的凝脂一般,只是自大腿至臀部,已经微微拱肿起来,绯红一片。她身后跪着一排五位少女,靠在一起瑟瑟发抖。 “怎么样?”大厅之上的椅子上的高傲女子站起来,“姑娘这一顿板子,吃得可舒服?”女子看上去约莫二十开外,浑身都散发出威...

古代衙门风化杖刑

古代衙门风化杖刑
没过多久,沈清芙就被带到了堂上,看模样倒也挺标致,年龄约在二十一二岁。她在佩瑶旁边盈盈拜倒在地,口中称道:“奴家给大老爷叩头。” “沈清芙,本官问你,那晚你在鸿渐楼为府衙官僚侍宴时说过,你曾去慈航救容院偷听过谢佩瑶讲课,还把当时你听到她说的那些话都讲给了本府听,果然是精彩的很。今儿个在这你 再说一遍给大家听听吧!” ? “是,大人。奴家当时听到她说女人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不必要父母做主,...

笑笑的唯一

笑笑的唯一
纪笑笑心里暗叫不好,怎么让陆唯逸这个老狐狸知道了自己原来的事,还是一些…大逆不道罪不可赦的事,逃课、KTV、喝酒,这些罪名就足够她受的了。四下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处境,果然还是积极承认错误,争取从宽处理比较好,于是立马换上了一副可怜的面容“其实…我的爹地妈咪不怎么管我的事情啦,人家其实都没有怎么感受到亲情呢,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家…”这番感人的演说并没有怎么引起陆唯逸的同情心,他也是看出来...

秦时明月之权力之毒

秦时明月之权力之毒
“你倒是有胆子,便是给扶苏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翻看朕的奏折。” 嬴政回过身来,盯着她颈前那块玲珑剔透的玉佩。 “你母妃生前赠你这块玉佩,也是要你谨慎言行,严于律己吧。” 诗缦跪直了身子,微微颔首,不亢不卑道: “儿臣对不起母亲教诲,求陛下全儿臣身后之名。” 嬴政终于面露怒色。 “你不怕死,只怕母妃的身后之名受损,遭人唾弃?” “是。” 嬴政沉默了片刻,墨黑眸底神色复杂,只因隔着冕流,旁人不辨悲...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