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针还是打屁股——打屁股小说

打针还是打屁股——打屁股小说
吃过了早饭,妈妈开始往一个手提袋中收拾一会打针时的必要物品,包括水瓶、纸巾等物。小溪眼里充满了泪水,无助的看着妈妈收拾。收拾好后,妈妈用右手牵着小溪的左手向门口走去,打算母子俩换好鞋后就去打针。小溪终于忍不住的流下了泪水,并哭出声,央求道:“妈妈我不打针,我不打针。”并且耍赖一样蹲在地上不肯起来。妈妈试图哄好女儿:“小溪乖,打完针后妈妈带你去公园玩,公园里可好玩儿了。”但这些显...

后宫训戒

后宫训戒
宫的所有规矩都是她制定的,皇后喜欢调教女人,而自己的位置为她提供了完美的条件,后宫所有的嫔妃们都被重重规矩包围着,受刑罚是家常便饭,而刑罚大都是她们自己的丫鬟执行,规矩的种类繁多,例如嫔妃们如果一个月里没有受到皇帝的宠爱或者是皇后宠爱(皇帝宠爱指的是皇帝驾临某个妃子的住处过夜,而皇后的宠爱是皇后驾临某个妃子那里对其进行调教)就要每天接受2个时辰的例行惩罚,直到再次受到宠爱,而...

偷窃罪有应得

偷窃罪有应得
王燕几乎是被妈妈拖进家门的,妈妈关上门,母女俩换好拖鞋后,妈妈开始解王燕的裙带,并从后面拉开拉锁,从肩部脱下王燕的连衣裙,这样王燕只穿着小背心和小内裤。妈妈脸色很难看,拉着王燕来到客厅中央,经过餐桌时顺手拉过了一把直背椅,妈妈把椅子放在客厅中央,坐在了上面,把王艳脸朝下放在自己的左腿上,用右腿把王燕的两腿夹住。王燕就这样屁股撅着趴在妈妈的腿上,妈妈熟练的扒下王燕的内裤,露出...

艾莉娜的大危机

艾莉娜的大危机
常言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社会上总是会有很多情况让人做出些不情愿的事情。 ……艾莉娜最近就很不开心。 艾莉娜在惩戒室内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却掩盖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却什么都没穿……不对,穿了她今天第一次穿的丁字裤。但是在完全裸露的两条肌若凝雪的修长双腿间,这点破布条根本遮挡不了什么,反而若隐若现的。 少女的双腿笔挺修长,肌肤细腻滑嫩,大腿的雪白之间仿佛遮盖着什么,令人心痒难耐。 …...

母亲的惩罚——打屁股小说

母亲的惩罚——打屁股小说
“艾米,我有关注你最近的行为的方式。”当珍妮特?米勒挂了电话时她说。 “你是什么意思妈妈?”艾米抬头问道,原本她正在看着厨房桌子上的图画书。 “嗯,你根本就没有做完你被告知应该做的事情。我刚刚与你的老师通电话,她说,你只交了你的一半的功课。但是,每当我问你,你是否已经完成你的功课时,你总是说你已经做完了。还有,你的房间总是像一个垃圾场,当我要求你整理它时,你总是说‘我会的’或是‘马上’...

女子体罚学院全

女子体罚学院全
早上的阳光特别好,我等今天已等了好久好久。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终于成功考获‘体罚学院’颁发的一等荣誉奖章,并且被学院院长入取成为学院旗下其中一所女子体罚中心的教师,教育女学生有关体罚的种种知识。 我把车子开进了校园的停车场,只见入学的女生还真不少。这些女生狱一般其他学校的女生不同,她们的年龄都不再是十五六岁,而是二十至三十随左右,而且都签下了一张入学合同。合约上注明她...

严师安迪

严师安迪
一 平跟安迪老师相识年了,从上高中开始的。 安迪长的不漂亮,但脾气很好,注意到平因为一次平上课走神,找她谈话,慢慢走进平的内心。 安迪是丁克,却有母亲情节。现在平快大学毕业了,每年到老师生日都请老师吃饭。平原来只是个中等生,根本考不上大学,连父母和老师同学都很奇怪,自从她当了安迪老师的得意门生以后,成绩越来越好,最后把着分数线进了大学。 安迪经过几次谈话后,知道平不聪明也不笨,...

荆棘鸟-打手心

荆棘鸟-打手心
正当小学生们随着凯瑟琳嬷嬷在学校的那架小钢琴上所奏出的“忠于我们的上帝”的乐曲声走进去时,鲍勃和他的弟兄们不去理会那些已经站着队的孩子们所发出的窃笑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阿加莎修女只是等到最后一个孩子的身影消失以后,才收起她那刻板的姿式;她迈着大步走到克利里家的几个孩子们等着的地方,她那厚实的哗叽裙子专横地把地上的砂石扫向一旁。 梅吉以前从没见过修女,因此目瞪口呆地望着她。她...

小青丫头―打屁股小说

小青丫头―打屁股小说
小青自己也想不到,第一次的“家法”处罚竟来得这么快。 第二天,小青就开始帮府里干活了。她倒是勤谨小心,可是毕竟是从农村来的丫头,没见过世面,便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她端茶水的时候,忘了脚下的门槛高,没注意绊了一跤,当下把个茶壶茶碗都摔个粉碎。小青当时吓得手足无措,女眷们也闻声都赶来了。 王婆少不得训斥了小青几句,倒是夫人并不在意,叫小红把残局收拾了,仍去干活,又叮嘱小青以后注...

继母,我会乖―打屁股小说

继母,我会乖―打屁股小说
玥儿全身赤裸地伏在书桌上,轻轻的、轻轻的啜泣着——她不敢离开书桌、不敢哭喊出声、不敢说出憋闷在心里的委屈、更加不敢去揉一下自己那已被打得通红、肿胀的屁股。因为,那个可怕的女人随时可能出现。自从父亲去世后,这许多年来,玥儿已经被迫学会了她在挨打后唯一能做的事情,那就是慢慢地、安静地体会泪水、疼痛与屈辱的的滋味,等待继母暂时结束惩罚、允许她提上内裤、穿好衣服…… 终于,继母拿着一大包...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