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队长的婚礼

刑警队长的婚礼
刑警队长听见老爷钟敲了八点,末日的感觉又从他胃里浮现,他知道他的妻子若丝随时都会上楼,手里拎着皮带,鞭子,或者板子。 没错,正是若丝。我们都已经非常的美女若丝。离开诺顿之后,刑警队长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她,并且离不开她,辛苦地追了她很久之后——当然这之间,他的屁股又开了很多次花,他们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他可没想到,他要在结婚的第二天,就挨一顿好打呀。 就在婚礼当晚他犯了错。...

二重天

二重天
隔壁的新邻居,似乎也喜欢听钢琴曲。 揉了揉半湿的长发,伍墨笑了笑,懒散的蜷缩在沙发角落,她很瘦,167的个头蜷曲成小小的一团,象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旋律很熟悉,少女的祈祷,不自觉的随着音乐声轻慢的哼唱,连指尖也抵挡不住诱惑般蠢蠢欲动,在大腿上有节奏的舞蹈着。少女的祈祷,伍墨忽然伸了一个巨大的懒腰,嘴里却喃喃的说着什么。长长的卷发湿答答的滑落下来。 **********************************...

我永远的天空―打屁股小说

我永远的天空―打屁股小说
他叫北辰,她叫安然。那一年他十五,她十八。 --中国北部的一个小酒吧里--- “别喝了。”随着一声大喊,即将送进嘴里的酒杯被人从手中拿下甩到一边。 “你谁啊,你TM有病啊”!?北辰蹭的从吧台站起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刚刚甩出他酒杯的人。她什么都没说,走到吧台前独自倒了一杯whisky,轻轻用手拿起,一口喝了下去。之后还不忘抽出一张纸擦擦嘴边。然后慢慢悠悠的说:“小朋友,跟你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家酒吧...

赛车的惩罚

赛车的惩罚
我和老公在去年领证,我们谈了三年,他很爱我,不能说言听计从,但大部分的事情都会问我的意见。老公在十八岁那年喜欢上了赛车,这个赛车是他们朋友之间组织的,纯粹是速度与速度的较量,非常危险。我一直不喜欢他玩赛车,但觉得是他的爱好,没有权利制止。就在我们结婚当年,他因为一场比赛差点造成双腿瘫痪,在他住院期间我衣不解带的伺候他,整天以泪洗面,他醒了后看见我,心里愧疚的要死,当时就跟我...

回忆里的她

回忆里的她
不知不觉父母的离去已经几个月,起初让我看似无法承受的打击如今已失去了它凶狠的外表,相反,生活的脚步前行的平平稳稳。 因为有你,我才摆脱了迷茫和堕落; 相信因为爱你,我才渴望追寻渺茫的理想; 有了你,生活不只是简简单单,潮起潮落; 苍茫的白雪,晶莹剔透,浮现出脑海中的记忆。 ? 高三那年,因为若芯工作上的原因我和她搬去了北方。 腊月的北方寒气逼人,我和她住在一间租来的不大不小的房子里...

迷离的梦

迷离的梦
大二那年的一个双休日,舍友们和我一起去离城市几十公里远的山区野营。 我们一行共六个人,中午吃过午饭便动身了,我们早在几天前就从网上订购了帐篷,出发后天渐渐的阴了下来,我们略微感到扫兴,但愿不要下雨。 大概下午三点钟,我们到达了目的地,那个车站很偏僻,在一片小树林旁,我曾经来过一次这里,那是小时候和父母一起出门游玩,在这里搭乘过公交车,看舍友们有点面露紧张,他们是第一次来这里,...

琴童

琴童
挨打是每个琴童都逃不开的厄运,我也如此,今天又被妈妈揍了。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但是今天比较特别一点。 今天是星期天,其实我很不喜欢周末,各种特长班,各种奔波好累好累,早上吃完饭妈妈带我去上了奥数课,然后是小主持人班,午饭后是钢琴课。 钢琴老师很凶,我不喜欢她,自然也不是很喜欢弹钢琴,都是被妈妈逼着学的,今天在课上老师检查作业,我弹得磕磕绊绊,还有很多错音,老师很生气,一直朝...

姐姐

姐姐
中考过后,我以一个不错的成绩考入了本市的一所重点中学,学校每个年级都有一个快班,是由考分在600分以上的同学组成,而我分数不够自然应该进普通班,心中暗自高兴,至少没有高手云集环境中的压力,但是我错了,我的命运从我开学报道那天开始改变,回到家才知道老爸走了关系给我整进了地狱快班。 老爸是大学的教授,老妈也是,老爸脾气超好,在家里一贯是唱着白脸,搞着学问,生活的很是惬意,对于这样脾...

女侠惩贼记spank短篇

女侠惩贼记spank短篇
我以前住在二楼的时候,家里进来过贼。我在我的房间里清晰地听到贼从阳台上爬进了屋里,溜达了一圈没偷着钱又走了。那时候我没睡着,是个夏天的凌晨。后来虽然没有什么经济损失,但我被吓的不轻。我现在住在七楼,但因为我一个女孩自己住,防患意识还是很强。我在床头靠墙的一边放了一根棍子,就是那种塑料扫把的柄,估计敲晕个把人没什么问题,但下手的角度和力道因为没有实践经验所以大概还掌握不好。 我...

主动是怎样炼成的

主动是怎样炼成的
我是女主动,同时也是个细腻的理想主义者,我不认为只是有一个屁股供我打击就能够满足,它应该更像一个传送带,从而建立一种形而上的感情。然而很长时间以来实践同我无缘,直到遇到男友清。 清是个看起来文弱而又不失男子特质的男人,让我色心大动的同时虐..意大生。怎么才能把这件理想主义爱好彻底贯彻到我们的生活中,这让我绞尽脑汁。 我想了一套周全的的说辞。从人们习惯把自己不理解的事物统称为[变态...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