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吃了顿竹笋炒肉

屁股吃了顿竹笋炒肉
我的妈妈是一个老师,所以她把在学校的威风带回了家,把我训练的那叫一个苦不堪言,这不,考试又要来了,我知道痛苦的日子又要来了。 玩是孩子的天性,本来想趁着复习前好好玩一下的我,没想到遭到老妈的严厉反抗,这一次我格外的叛逆,偏不按照她说的做。 一个周末的下午,妈妈来上课,要我们把作业拿出来,“作业?”哪里来的作业,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已经看见同桌已经都拿出了自己的作业工工整整的摆在了...

卑微到蜕变

卑微到蜕变
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凌晨一点,而我期待的那个头像还依旧是黑白的。哥,你今晚又食言了。我依依不舍的点下关机,显示器已经漆黑一片了,可是我却依然渴望看到那突然亮起的头像。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应该已经习惯了啊,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难过呢? 钻进被窝里,用被子蒙住头,自己在被子里紧紧的卷缩着。不要难过,不要难过,虽然一个劲的告诉自己,可是心里还是像针扎一样的疼。 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刁蛮公主

刁蛮公主
皇宫内,慕容萱的寝殿中。 “你们叫什么名字?” “壬展泉” “壬展言” “以后你叫小泉你叫小言。”来人是两名世家子弟打扮的男孩,小泉和小言怯怯诺诺的跪在那里,头低低的垂着,因为爹爹说过自己没有资格直视皇族。 “哼!怎么……你们进宫的时候你们的老爹连礼数都忘记教你们了?”听出慕容萱的不悦,年龄比较大的那一个微微的抬起头看向居傲的女孩。他不懂同样的年纪为什么她可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自己却只能当...

孤儿小雅

孤儿小雅
清晨六点,小雅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环顾四周,才记起自己已经住在了三婶家中。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成为三婶家中的一份子,再也不是那个含着金钥匙出生、一家人眼中的掌上明珠了。自从父母在意外中去世,自己就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可前几天奶奶也去世了,自己变成了没人照顾的孩子,被各家亲戚轮流踢皮球,最后被寡居的三婶不情不愿地收养。 三婶的家在这个小乡镇里,地方又小又偏僻,三婶自己也有两个孩子...

农村家的家法

农村家的家法
香香一路踉跄着,被葛老大揪着手臂往前拽着走。身后跟着村里看热闹的人群,葛老大的驴脾气,大伙都知道,这会子准有一场好打,有大热闹看了。虽然也有婆娘们可怜香香,却耐不住想看出好戏的瘾头,男男女女跟在后面走着,什么表情都有。到了房门口,葛老大黑着的脸暴起青筋,大嗓门一声呼喝,人群吓退了大半。进了门又把门拴插了,村人们不免被心中吊起的什么东西搞得越发痒痒,有好事的干脆跷到后房爬窗子...

顺从的惩罚

顺从的惩罚
她刚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倍受打击。愤恨,委屈,还有失恋的人才能体会的哀怨,充斥着她的内心,她像其他人一样,用了烟酒,各种各样的自我伤害。可是她完全不知道她这样的状况已经让我心疼了,她不顾我的劝说,执意去寻找她的疗养方式,我突然发现原来我早已经把她宠坏了,我说过的不许,她一件也没有记住。 时间过去了很久,她突然求我:让我去找你吧,我想见你。我笑一笑:见着了我,未必是好事。她...

郑贵人的刑杖

郑贵人的刑杖
浣衣局的早晨总是特别忙碌,许多妇人同时洗衣的场面甚至令人感到有些壮观。这些妇人中绝大部分是从民间招募而来的,有的是气力,没的是美貌。但有一人不同,粗陋的灰衣掩盖不了如花的美貌,婀娜的身材,以及那成熟高贵的气质,她就是郑贵人。“干什么,又在发呆,快干活!别以为曾经是娘娘就了不起!”“是、是……”说着郑贵人吃力地搓洗着盆中的衣物,那雪也似的手在洗衣的间隙不时地抹去眼角的泪珠。她不是为...

diy终极工具

diy终极工具
机器,为现代DIY终极工具... ?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一个朦胧的身影在浴室深处慢慢地洗着.. 下午的阳光从高窗上照进来...在浴巾上投下金色的光芒... 刘雨曦在慢慢地洗着她光洁的身子...她的肌肤在温水中如凝脂一般,她是如此美丽,优雅... ? 水声止住...她知道她不能洗得太久,因为洗久了对肌肤并没有什么好处... 她光着脚从浴室走了出来...是的...她身体是光着的,在家里,她并没有穿衣服的必要... ? 她的身...

女刺客遭酷刑

女刺客遭酷刑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夜宣化县县狱中的刑房,四个屋角都点燃着松枝扎的火把,可是跳跃的火焰下,刑房还是阴森森的。主审官是追随西太后从北京仓皇出逃的李莲英李大总管,坐在一把破旧的交椅上,京城带来的行刑官毛越,三代相传的刑讯和虐待犯人的顶尖高手毕恭毕敬地站在李莲英身后。毛越带着四个汉子,都是他的手下。 宣化县知县叫陈本,前天他得报说太后老佛爷和圣上“西狩”(其实是洋鬼子打进了京城,...

腹黑坏少年

腹黑坏少年
“白宛,你心眼坏到这个地步,琉馨中学可容不下你。” 好听的男声,好似从蓝天碧海上飘渺而过,却让她的心猛然一紧。 “言辰?你来干什么?”她回头,言语里淌露着这不可否决的高傲与冷漠。 他从教室外走进来,不忘把门重重关上。 “我啊,秘密。今天不是周末吗,你来干嘛?”他走到她面前,微微一笑。俊冷又魅惑的外表让他透露着一丝放荡不羁。 “我……”她的眼光不自觉撇到那个地方,那张课桌上放着一串闪闪发光的...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