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珠变中打屁股片段

天珠变中打屁股片段
周维清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他突然精神一阵恍惚,就在他对面,相隔不过尺余,一张熟悉的面庞令他的眼神瞬间直了。 透过帐篷的光线落在她的面庞上,散发着柔和的光彩,那是何等熟悉的容颜啊!周维清的心几乎一瞬间就热了起来,完全是下意识的凑过去,小心翼翼的靠近她的红唇。 闭合着的大眼睛突然睁开了,同样带着几分朦胧,但当她眼看着一张脸数倍放大在自己面前时,顿时惊呼出声,身体向后一倒,右脚前蹬...

麻辣校医

麻辣校医
校医龚超嘴角边的笑容更加明显了,她用手把自己耳边的头发向后拢去,慢条斯理的说道: “谁说我要体罚你们了,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们了吗,我要给你们进行医务治疗,很明显,你们都患有一种女高中生很容易得的毛病,月经假想症,我之所以不向校方报告你们的问题,是因为,我不认为你们是在骗假条,你们只是病了,得了月经假想症,如果,你们有人不认为自己得了这种病,可以举手,我可以不治疗你” 没人举手,女...

古代衙门风化杖刑

古代衙门风化杖刑
没过多久,沈清芙就被带到了堂上,看模样倒也挺标致,年龄约在二十一二岁。她在佩瑶旁边盈盈拜倒在地,口中称道:“奴家给大老爷叩头。” “沈清芙,本官问你,那晚你在鸿渐楼为府衙官僚侍宴时说过,你曾去慈航救容院偷听过谢佩瑶讲课,还把当时你听到她说的那些话都讲给了本府听,果然是精彩的很。今儿个在这你 再说一遍给大家听听吧!” ? “是,大人。奴家当时听到她说女人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不必要父母做主,...

笑笑的唯一

笑笑的唯一
纪笑笑心里暗叫不好,怎么让陆唯逸这个老狐狸知道了自己原来的事,还是一些…大逆不道罪不可赦的事,逃课、KTV、喝酒,这些罪名就足够她受的了。四下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处境,果然还是积极承认错误,争取从宽处理比较好,于是立马换上了一副可怜的面容“其实…我的爹地妈咪不怎么管我的事情啦,人家其实都没有怎么感受到亲情呢,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家…”这番感人的演说并没有怎么引起陆唯逸的同情心,他也是看出来...

给高中生的家法

给高中生的家法
语文,数学,英语150分满分 130以上免罚 120到130每少一分打左右手心各2下 110到120每少一分打屁股2下(不必脱裤子,若光屁股可减半) 100到110每少一分打屁股3下(光屁股) 90到100每少一分打屁股4下(光屁股,用工具) 80到90每少一分打屁股4下,罚站5分钟,手中举工具 70到80每少一分打屁股5下,罚站5分钟,手中举工具 60到70每少一分打屁股5下,罚跪5分钟,打左右手心各5下 50到60每少一分打屁股5下,...

校纪办公室里的惩罚录

校纪办公室里的惩罚录
站在校纪律处办公室里,昔日活泼顽皮的风灵,此时害怕的脑子一片空白。听到主管老师说道:“那按规定,打40屁板吧。”她吓的差点转身要跑。两边抓着她的两个执法女生手用了用力,才让她回到了现实中来。打屁板,也就是用小木板子打屁股。她在入学介绍上就知道这里违反校规就是这个结果。现在,她在一直无助的叫着:‘不要,我不要。。。。。。” 的声音中,被左右两个女生推到了里面一个房间——处罚室。 处罚室...

秦时明月之权力之毒

秦时明月之权力之毒
“你倒是有胆子,便是给扶苏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翻看朕的奏折。” 嬴政回过身来,盯着她颈前那块玲珑剔透的玉佩。 “你母妃生前赠你这块玉佩,也是要你谨慎言行,严于律己吧。” 诗缦跪直了身子,微微颔首,不亢不卑道: “儿臣对不起母亲教诲,求陛下全儿臣身后之名。” 嬴政终于面露怒色。 “你不怕死,只怕母妃的身后之名受损,遭人唾弃?” “是。” 嬴政沉默了片刻,墨黑眸底神色复杂,只因隔着冕流,旁人不辨悲...

小东西你可真诱人呢

小东西你可真诱人呢
这天晚上,洛白躺在床上,他已经十五岁了。但是没什么钱,只能靠打杂赚的那一点点钱勉强求个温饱。他在家开了个馆子,不是正规的,所以挣不了太多钱。但有时候也会发生这种情况,某些大户让他睡一次,给他一笔对于他来说的巨款。但自从遇到了零夜后,什么都变了。 零夜是一个公子,已经十八了。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上流的人物。这天,他无意间走进洛白的小馆里,已经是晚上了,他看到了洛白。那时洛白...

师傅的惩罚

师傅的惩罚
? ?我是沐熙,一个初一生,刚刚小升初完。我在网上认识了我的师傅云念,因为他是学霸,高考时考了650分!果断拜为师傅,但万万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实践来的这么快。 ? ?我和他是同一个省同一个市同一个区的,他也是一个主。现在期末考试的成绩刚刚发下来,看到成绩的我有点头晕目眩——英语97,数学98,语文95!也许这对别人来说考的不错了,可是我师父很严,一科离满分差一分就要挨10下板子!这样算下来,整...

妖孽妖娆

妖孽妖娆
每个老师最为头疼的就是,每当白彦飞犯错,徐皓都会竭尽全力的‘包庇’他。 “不用说了,叫家长吧” 一听叫家长,彦飞的小腿不可闻的抖了抖,在学校里做的许多‘坏事’因为有徐皓的‘包庇’白家齐多是不知道的,再加上他工作忙,家长会什么的也很少到,这次老师亲自打电话请,便意味着纸包不 白家齐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老师的一席话和彦飞在学校的所作所为让他当场就想发火,但顾虑到两个小家伙的面子,只是对老师...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