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姐姐

惩罚姐姐
小明今年9岁了,不喜欢学习,一天到晚就喜欢和隔壁的刺头一起到处玩,去网吧,去公园,各种淘气。但是他的姐姐却要随时管着他。好不容易姐姐上大学走了,可这一晃暑假又到了,姐姐麦妮也回来了。 以前姐姐经常打小明的屁股,小明现在逆反心越来越强烈,于是,小明决定要抓住姐姐一个把柄,好好整整她。 姐姐回来找了一个在麦当劳的兼职,白天都要出去上班。这天,姐姐出去工作了,小明来到姐姐房间,寻找把...

我被打屁股了-打屁股作文一千字

我被打屁股了-打屁股作文一千字
有一次,我去玩(那天下雨),我去才水,把爸爸的衣服弄的很肮脏。 回家后,爸爸说"不动家法打你不行了" 我脱下裤子,看了看妈妈,对爸爸说,我可不可以不脱内裤了,我。.爸爸说,你知道害羞吗?快脱!我无言以对,只好把内裤脱下来,裤子和内裤都要脱到脚踝。我光着下身站在那里,顿时觉得无地自容。 爸爸见我站在那里不动,说到,趴下,我不敢反抗,我趴在了床上,刑床是特别设计的,很软,但是趴在上面...

和风相伴,与雨同行

和风相伴,与雨同行
第一章 丁当揉了揉脑袋,还是有些晕,于是就决定先出去透透风。 歌厅对面停着一辆豪华黑车,“夜辰,现在几点了?”“……”车厢里一阵沉默。 丁当站在门口,迎面的清风吹来,红色的裙摆微飘,好似一朵鲜红的玫瑰花在悬崖边摇摇欲坠,风凝视着门口的那一抹红,陷入了沉思。 丁当是A市一所重点中学的学生,平常大大咧咧的,有很多人都喜欢她。她的闺蜜乐乐是个很伤感的女孩,但是家里很有钱。 今天本来是一次同学...

那一夜的惩罚

那一夜的惩罚
柳青在办公室看着手机,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喂,你是哪位?”柳青,怎么两天不见你就把我忘了,我是芳玲啊!算了,这次找你有事,周末一起去KTV玩啊,别忘了!”话音刚落,芳玲就挂了电话,来不及柳青多一句嘴。放下电话 ,心里满满的都是犹豫,到底该不该去。周末那天晚上柳青打扮的漂漂亮亮,趁老公出去应酬偷偷出了家门,到了KTV发现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拒绝闺蜜的好心,玩到半夜才回家。她打开门,看到老...

染红了多少个夏天

染红了多少个夏天
  作者:一朵   第一章   其实我也记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被打屁股的感觉,只是了解以后,便再也无法自拔了。又无从下手,所以在网上搜集各种sp相关的东西,终于有一天,偶然遇到的他... 百无聊赖,叼着烟,在网上疯狂搜寻sp小说看,来缓解心底那份渴望。忽然校友网看到一条消息:寻找可爱妹妹一枚,QQ:xxxxxxxx。其实已经成年,对这种消息也是半信半疑,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加了好友...

子夜歌 (MF)

子夜歌 (MF)
作者:我的卯日星官   第1章 花笺 “今天,又挨打了……”在透着淡淡木槿香气的花笺上,吴双记下了晚上的那场“暴风雨”。这是她穿越到这个未知的璃朝成为博山侯夫人吴霜,那个与自己的名字仅有一字之差的可怜女人三个月来,挨的第二次痛打了。而施暴者不是别人,正是吴霜的夫君——璃朝博山侯璟皓。 臀上火辣辣的刺痛还没有完全褪去,即使绣凳上垫了云帛的软垫,吴双还是会时不时侧动着身子,以转换重心。...

当泪水赌住胸口

当泪水赌住胸口
回忆结束,时间倒流回高一刚开始的开学第一天。 那天是开学考试,只是一个简单的摸底考以及对暑假作业中“预习”一项的检查,考的范围不过是前半章最基础的内容。 “你们暑假都在干些什么?!嗯?这么简单的卷子也能考成这样?班上35人就只有秦宇轩满分了。还有,全班,就你林汐晗没及格,那到底还要不要高考了?这很多都是初中的内容,不会的就下楼问自己初中老师去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化学老师把一叠...

母亲与杨枝

母亲与杨枝
我母亲十五岁便同一个南方商人生下了我,结果那商人丢下她走了,她的包括父母在内的所有亲戚都与她断绝了关系。母亲带着我搬出了外祖父家,在镇上的贫民窟里安了身,遭受着一切人的鄙视。她能勉强地用野菜米粒汤养活我(她没有奶水),至于怎么教育我,则只有一个打字。 我在十岁之前到底挨了多少打,恐怕说不清楚,只是我记得我的一天二十四小时里至少有三四个小时用来挨母亲的揍。当年的我无疑把母亲恨得...

打架之后

打架之后
是夜。一条漆黑的小巷。 夏安安右手夹着一根精致的女士香烟,挑眉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嗤笑一声,掐灭了手中的烟,说:“夏安安,打我马子,能耐了你。” 夏安安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笑着说:“林虎,管好你马子,别让我再看见她,不然我弄死这贱娘们。” “卧槽!”林虎怒骂一声,向夏安安扑去。 两个人瞬间扭打在一块,一时之间势均力敌,难分胜负。 林虎一拳打向夏安安的脸上,夏安安偏头躲过,却没想到...

绣房宫女受杖

绣房宫女受杖
轻轻苦着脸跟在春兰身后,心里难过道:还没上岗就是三十大板打下来,眼见着绣房的工作机会要丢了,唉,自己明明知道宫里很危险,自己却被这几个月的悠闲生活迷住了眼,没有提高警惕,遭报应也是活该。这次怕是阿紫她做的吧……那自己要恨她吗?要不要报复呢?好像自己到现在还恨不起来……她苦笑一声,眼看春兰 已走的远了,赶忙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春兰姐姐,我还有机会进绣房吗?”轻轻问道。 “这次肯定没...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