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家训

龙之家训
龙家的一处秘密别墅。这是龙天翔会自己情人们的地方。 。 “知道规矩吗?”龙天翔冷冷的声音。 “天翔,我没有犯错啊。”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娇滴滴的说。 “阿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 “天翔,难不成你还在为上次我没有完成任务而生气?”女子小心翼翼的说。 “哼,那只是一点。” 。 “除此之外,我没有干什么啊。”女子还想耍赖。 。 “既然你想不起来,我帮你想。过来。”龙天翔已经拿了一根皮带...

潘仁美妒贤

潘仁美妒贤
作者:翔仔 腰弯成直角,屁股高高撅起,一揖到地——多少年来,我第一次如此卑微。 我,呼延赞,本是个山大王,平时只接受下属的参拜,哪曾参拜过他人?如今为投宋廷,为朝廷效力,不得不来参拜我当年的手下败将——元帅潘仁美。 “小将参见元帅!”我连说三遍,潘仁美竟似睡着了,眼皮都不抬一下。 “见了元帅,因何不跪?”旁边师爷怒喝道。 人在矮檐下,只好屈膝跪下了,向上叩头,“小将失礼了,元帅莫怪!”这一...

快递——打屁股小说

快递——打屁股小说
一 我悠闲的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快递,是一份证明材料,一旦这份材料到手,我目前这个项目就八九不离十了。我叫马小双,今年三十一岁,单身,目前在一家上市的建筑公司担任项目经理。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四十,距离我的快递最晚到达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我每天五点半下班,今天我走的比较晚,原因就是这份快递,现在我想不仅仅是快递了,还有快递员。这家快递公司名字叫速达,他们公司的宣传语就是精确...

花藤

花藤
一 62:60。比赛结束了,木暮还在伸着自己的手指说:“碰到了……”。一旁的藤真健司则是看着比分牌发呆,此时的他脑海中一片的空白,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有打进全国四强,更没想到他们输给了一支新军——湘北。 更衣室里,所有人都没有出声,藤真慢慢的换下衣服。泪水慢慢的从他的眼角滑落,虽然大家都沉浸在失败的痛苦之中,但是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些,那就是翔阳的副队长----花形透。大家慢慢走出更衣室,此时室内...

翻译:MMSA 角色转换 霍斯教练——糟糕的一天

翻译:MMSA 角色转换      霍斯教练——糟糕的一天
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霍斯教练端着从学校的路上买来的咖啡走进了办公室,今天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他看见高年级的橄榄球队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发了。“看来今天今天不用因为迟到打谁的板子了。”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他的球队的划分是从16到19岁的,霍斯是橄榄球圈里最好的教练。因为什么也不是什么秘密。谁都知道霍斯在球队里打那些小伙子的屁股。见鬼的是这些队员都已都已这个为骄傲。他...

珍藏的记忆

珍藏的记忆
珍藏的记忆 1 一九九七年的的夏天,我警校毕业分在一个小区派出所里。九七年香港回归,小区举办了什么联欢会,我们负责在周围维持秩序。这种任务很悠闲,根本没什么事情,我闲着无聊便到厕所里抽烟。 一个十四五的孩子走了进来,见到我在里面似乎是不好意思似的又走了出去,眼神躲躲闪闪似乎有什么事情。那几天我正看福尔摩斯呢,每天都幻想自己是个侦探,见到这个孩子这样,我便猜他似乎有什么不可见人的...

屁股摔伤以后——打屁股小说

屁股摔伤以后——打屁股小说
我一瘸一拐的挪动着蹒跚的脚步,每一步都牵扯到臀部剧烈的疼痛。情不自禁地回眸望了一眼那个充溢着罪恶的房屋,那莫大的耻辱令我的眼眶充满泪水。 那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我的心情原本是极为愉悦的。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想到就要见到心仪的女孩,我的嘴角不时挂上幸福的笑容。 突然,摩托车压过一块大石,车子高高跃起,连带我的躯体;车子又平稳的落下,但我的身体就没有那么幸运,被甩在路旁的花岗岩上,恰...

支离之追寻

支离之追寻
? “教练,我想和您谈谈赌约的事。”手机里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 “迫不及待了?”秋瑀宸慢条斯理的问。 “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如果能看到沈默这时的表情,秋瑀宸一定会确信,沈默看似平静的语声想表达的意思实际上是早死早超生。 “我来你宿舍楼下接你。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带好东西,你今晚大概回不去了。”秋瑀宸的话让沈默有了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沈默接过秋瑀宸手中的藤条,轻轻折了一下,“很好的...

修冽之绊―打屁股小说

修冽之绊―打屁股小说
修刚一接近后门,就隐约听到一阵嘈杂,心里“咯噔”一下,但愿这骚乱的原因不是自己。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推开了门。果不其然看到一张熟悉的 脸,虽然没有太多表情,可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寒气却让修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到底是冽啊,一个眼神就把人给秒杀了。 “哼” 冽冷笑了一声,“你还知道回来啊。” “……” 冽转身,走了回去,阿旭叹口气,“二少爷,请。” 修只觉得这个类似于审犯人的地方让他反胃...

鹤唳华亭

鹤唳华亭
 清运殿的侧殿便是皇帝的御书房所在,定权肃了肃仪容,入到殿内,朝皇帝跪倒报道:“儿臣给父皇请安。”皇帝手中正抓着一份奏呈,并不理会他。定权半日不闻皇帝叫起,抬首又叫了一声:“父皇。”皇帝手一扬,那奏呈滴溜溜的便横飞了下来,啪的一声撞在定权右颧上,接着又是几本,扔到了御案底下。皇帝冷笑道:“太子自己看吧。”定权拾起那奏本,打开略略一看,却都是左右佥都御史参劾自己的,为的也皆是数日前决...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