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SP之黑洞

2016年02月16日 F/F类, 全部 评论 3 条

“啪啪啪……”林梦琪被人放在膝盖上狠狠拍打,髙翘圆润的屁股上一片通红,大声地哀求喊叫,铁巴掌还是一下一下落下来,泪水在眼眶打着转。疼痛感似真似假。
“叮叮叮……”刺耳的铃声打断了这个残忍幸福的美梦。
林梦琪,十六岁花季少女,就读于某市第一重点高中,家境富裕,成绩优异,兴趣广泛,是父母眼中的好女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更是众多人的目标和榜样。过分平静和安逸的生活难免滋生特殊的癖好。
林梦琪从小学开始就喜欢上了打屁股,拍打在臀上清脆的响声和钝痛感让林梦琪深深着迷。从最初浏览网站到后来实践,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有事儿没事儿总会趁没人的时候自我惩罚。
林梦琪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的实质性自我惩罚是在初一,年纪颇小的林梦琪当时并不懂得这种行为叫sp,也不知道这种快感是什么,只是单纯地享受打屁股给自己带来的特殊感觉。
有一天,趁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林梦琪反锁了房门,拉上窗帘,用白纸遮住了墙上柯南的眼睛,从床上的隔层棉絮中拿出从妈妈那儿偷来的两根粗细不一,材质不同打毛衣的针,又从书柜下层取出竖笛,先是站着隔着裤子用竖笛敲打屁股,三分力度,这种感觉让林梦琪体内燃烧出兴奋和刺激,迫不及待地趴在床沿,用竖笛继续敲打屁股,五分力度,连续十几下的敲打,感觉到裤子下的屁股已经染上了一层红晕。于是停手退下了外裤,继续敲打,屁股上麻麻的感觉给了林梦琪极大的快感,一把扯下内裤,用右手用力挥着竖笛往屁股上招呼,边打边回头去看粉红粉红的屁股,可爱又有弹性,用手在两瓣粉红的屁股上抚摸一阵,放下竖笛,换了一根稍细的织衣针,用力一挥屁股上就是一条清晰的红印,林梦琪用力挥了十来下,此时屁股上留下交错的十几条红印,接着,换上较粗的那根,沿着臀部敲打,在臀峰位置连续敲打了五六下,才接着往下敲打,直到大腿根部,大腿根部敏感的嫩肉所带来的痛感对林梦琪来说是种释放。放下针,用手轻轻抚摸臀部,手指沿着红印的轨迹轻轻触摸,有些红印还只是一条印子,有些红印已经肿起一条楞子,摸着凸凸的楞子,用力按了按,只是轻微的疼痛。用锁开门的声音突然传来,林梦琪知道是爸爸妈妈回来了,急忙穿上裤子,放好工具,拿出一本语文书,开门前有转身扯掉柯南的眼罩。
从此之后,林梦琪经常趁爸妈不在的时候“惩罚”自己,工具也日新月异起来,有最初的织衣针、竖笛、横笛到木制的粗针、打手、树枝。
不断变化的工具给了林梦琪新鲜感的同时也带来了失落感,每次打自己都下不了狠手,有时下狠手打了一两下又会停下来。一种渴望在心里慢慢滋生,渴望被别人狠打,渴望工具重重抽打在臀上的快感。
但她的骄傲和自尊绝不允许她去所谓的spank俱乐部,找同好。于是,不止一次的,她祈求上天能给她一次顺其自然的机会。
一直到高中,或许上天真的被感动了,开启了林梦琪sp 之路的新里程。
“梦琪,你看,天文学家又发现了新的黑洞,据说会扭转时间和空间,好神奇啊。还有,据说探测到异象要持续整整一年。”好友顾瑶指着报纸头版喋喋不休地说着。
“嗯,是吗?”没有抬头,敷衍着应了一声。
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大多数同学都走了,林梦琪仍然埋首在大堆的习题中,马上就要期中考了,自己必须拿下第一证明自己。
抬起头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11点,匆匆收起课本,疾步走向宿舍楼。一中的教学楼和宿舍楼之间隔着一个偌大的操场,周围满布树荫,在夜间尤为漆黑。林梦琪拉了拉往下滑的书包,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穿透层层密林照射过来,如同穿透了身体一般,林梦琪感到全身痉挛,用手遮住眼睛,顺着白光的方向望去,看不到光源,只停留短暂的五秒,消失在一片密林中。
林梦琪头脑发懵,全身发麻地回了寝室,匆匆洗漱上了床。
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的林梦琪又开始夜间的必修课,在脑子里设定各种被打的场景。最近一次的物理考试考差了,就设定为家教补习吧。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画面,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啪……谁叫你在老师讲课时走神的。”接着又是一巴掌落在臀上。
林梦琪被疼痛从思绪中拉回来,自己刚刚不是睡觉了么,怎么会……如果是梦,疼痛感为什么如此的真实?抬头去看旁边的男人,斯斯文文带着眼镜,手里拿着的正是上一次考试的物理试卷,摆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自己考差的那份。难道,自己在设定的梦境中,往手臂上一掐,传来清晰的疼痛感。
林梦琪既兴奋又害怕,跪着的双腿微微颤抖。
“把裤子脱了,趴上来。”看到发呆的林梦琪,男人下了死命令。
林梦琪颤抖把裤子褪到大腿根,趴在男人的腿上。
“啪啪啪啪……”刚一趴下,巴掌就如急雨落在左右臀。
“呀”林梦琪吃痛地叫了一声,打在臀上的力度是自己之前重未体会过的,比工具还疼。
“闭嘴。”男人一声低吼,挥起巴掌高高落下,左右开弓流离在左右臀。
“啪啪啪啪……做差了还不听讲,我平常是这么叫你的。”
“回答。”重重拍在臀部肌肉上,疼得林梦琪眼泪挤了出来。
“不是。”
“啪啪啪……”太疼了,林梦琪扭动屁股企图减轻疼痛,可腰被固定着,再怎么躲避巴掌还是一下一下地落在臀上。
“老师,别打了,我知道错了。”第一次挨罚就承受了这么多巴掌,禁不住讨饶。
“不许求饶,把屁股撅高。”拿起放在手边的戒尺,重重落在通红的屁股上。
“啊,痛”林梦琪撅高的屁股回了原位,嘴里发出一声惨呼。
“知道痛就别犯这种低级错误,还是优等生呢,跪过去。”男人指了指茶几前的空地,顺带往林梦琪屁股上敲了一下。
林梦琪高翘着通红的屁股跪在茶几前,上半身伏在茶几上,听老师讲解物理试卷,戒尺此刻就紧握在老师手中,林梦琪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道题,讲讲你的解题思路。”
“用安培力公式F=BILsinθ带入算的。”
“再重新算一遍。”
“哗哗”在纸上算着,结果竟然是算错了。
“啪啪”重重地两下分别击打在左右,疼得林梦琪身体一颤。
“我这是告诉你,算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知道了吗?”严肃的声音。
“是,我知道了。”
“这道题怎么回事儿?”
“我看错了题目要求。”低弱的回答。
“是看错了还是没看?”眼神直视林梦琪。
“没看。”心虚吐出两个字。
“啪啪啪……”一连串的打,“没看题就做题,你当自己是什么呀?”
戒尺连续打在臀上的钝痛让林梦琪屁股一点点往里缩。
“撅高屁股,再往里缩我就打烂你的屁股。”不敢有丝毫迟疑,林梦琪认命地抬高了屁股。
讲解依旧继续着,二十分钟过去,林梦琪挨了不下五十下,屁股在戒尺的连续亲吻下肿得老高,深红中带着凹凸的棱印。好不容易挨到最后一题。
“老师,这道题我是真的不会做。”本着坦白为宽的原则,首先做了交代。
男老师没说什么,耐心地讲解着。林梦琪被臀上的痛折磨得头脑不清,听得云里雾里,只是不住地点着头。
“听懂了没?”依旧严厉的语气。
“听懂了。”害怕戒尺加身,林梦琪撒了谎。
男老师低头,“唰唰”在纸上出了一道题,递给林梦琪。
“五分钟,我要看到正确的答案。”
林梦琪立马慌了神儿,自己压根就没听懂,何况只有短短的五分钟,自己无论如何是做不出来的,硬着头皮把本子接了过来。
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用尽了各种办法,依旧无果。
“五分钟到。”不等林梦琪做出回答,就直接抽走了还在计算的本子。
“不会”肯定的语气听得林梦琪心里一阵阵发抖。
“嗯,对不起,我刚才,我,其实我—没听懂。”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此话一出,戒尺一顿猛抽。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老师,别打了。”眼泪涌了出来,身体往旁边挪动。
“过来,给我趴好了!”听了老师的话,林梦琪不情愿地往里挪了挪,腰被固定住往下一按,屁股高高地翘起来,“往哪儿躲?恩,再躲呀?“说着往又是啪!啪!啪!几下,特别疼。
“老师,我不敢了,我错了,饶过我吧,老师——”含糊的声音混杂着哭声。
“给我憋回去!敢作敢当。”
啪!啪!啪!
“说,为什么打你?”
“我说谎。”哽咽着说出来。
“还有呢?”
啪!啪!啪!
“不——知道。”身后的痛疼得心脏都要跳出来,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不是要我帮你想?”大声怒吼。
“不是,我真的不知道。”被打怕了,林梦琪拼命摇头。
“自不量力,现在知道了吗?”手中的戒尺一下下挥打在臀上。
“知道了。”
“记住你犯的错!能不能记住!说话!”
“能…………”林梦琪把脸埋在衣袖间,擦了擦爬满泪水的脸。
啪!又是一下。
“大声回答,能不能记住!”
“能!”林梦琪把脑袋抬起来,哭喊着说。
结束了这场惩罚。
“叮叮叮—”学校的起床铃声响起,林梦琪睁开惺忪的睡眼,突然感到哪里不对经,痛!臀上的钝痛真真切切!侧身用手去摸,还能摸到深深浅浅的棱印。
去上课的时候,林梦琪破天荒地头一次拿了坐垫。
此后整整一年,林梦琪不分冬夏,每天都拿着坐垫。
整整一年,林梦琪的伤从来没有好过。
林梦琪痛苦并快乐着…………

3 条留言  访客:3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打的好女人就不能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一天一顿喜欢不经

    • jiggj153_

      傻逼,人家是学生,没结婚。脑残。

  2. 匿名

    什么时候初中物理有了安培力这么高级的东西,还带三角函数。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