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子夜歌 (MF)

2016年11月20日 M/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作者:我的卯日星官

 

第1章 花笺
“今天,又挨打了……”在透着淡淡木槿香气的花笺上,吴双记下了晚上的那场“暴风雨”。这是她穿越到这个未知的璃朝成为博山侯夫人吴霜,那个与自己的名字仅有一字之差的可怜女人三个月来,挨的第二次痛打了。而施暴者不是别人,正是吴霜的夫君——璃朝博山侯璟皓。
臀上火辣辣的刺痛还没有完全褪去,即使绣凳上垫了云帛的软垫,吴双还是会时不时侧动着身子,以转换重心。不过每次动作,都得回头瞄瞄内室,生怕发出的响动惊扰了那个熟睡中的“暴君”。“暴君”,这是她心里对璟皓的称呼,从成为吴霜后第一次被打,这个词就已印刻脑中,挥之不去。试想想,一个男人将娇弱的妻子紧紧箍在膝上,檀木板子舞动的虎虎生风,一板又一板在那颤抖的臀儿上染就娇艳的颜色。任凭你如何哭嚎,如何求饶,都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触动,须得到他打累了、打倦了,才会一把推开那气若游丝的人儿,或拂袖而去,或沉沉睡去。别人的生死与他毫无瓜葛。这不是“暴君”又是什么?
外边已敲过三更了,月亮透过窗前被风儿吹动的柳枝,投下一缕缕晃动的光影。吴双还是毫无睡意。悲叹着不知是自己还是那个吴霜的命运。
三个月前,吴双刚刚与几个蜜友过完二十六岁的生日。几杯红酒下肚,带着些许醉意,喊着“吴双吴双,天下无双”的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躲过周末老爸、老妈的逼婚,如何能在那日复一日朝九晚五的小白领生活中寻得一些惊喜。只是没有想到一切来得那么快,只是在泳池中意外的抽筋溺水,人生就一下了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婚不用逼了,一越成为有夫之妇;喜不用寻了,因为惊已经抢先来到挡在了前面。
吴双轻轻翻动花笺,看着它的旧主人吴霜,留下的那一页页亦血亦泪的字句。这本笺纸是她无意间发现的,吴霜把它藏在一本诗集中,放在书架的最深处,想是不愿让别人看到她的心酸过往。这是吴霜的札记,从她进入璟府的第一天记起。不忍看,去又不得不去看。唯有知道,才能试着躲避,唯有学会躲避,才能试着活下去。
“在床头枯坐的一日,屋外喜乐纷纷,屋内却静的怕人。没有人过来同我讲过一句话。唯一的陪嫁丫头秋儿也不知被他们带到哪去了。好容易听到脚步声,是下人们簇拥着夫君进来了。他的声音好冷,听不出有一丝的喜悦。是啊,娶我进门,应该是被视为屈辱的事情吧。他让下人们都退下后,走过来站到了我的面前,透过盖头垂下的流苏我能看到他靴子上绣的云纹。我的心跳得厉害,一拍赶着一拍,我们八年未见了,他可还是那少年时的模样吗?盖头猛得被大力拉下,一双冰冷的眸子刺得我不由得颤抖起来。他用手指掀起我的下巴,好疼,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你这位吴府嫡出大小姐不是誓死也不会嫁给我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吗?’他冷酷的声音自上方响起,‘现在,不后悔吗?’揶揄讽刺的口气,掩不住他暗藏的怒意。我抖得更加厉害,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毫无征兆,夫君他已将我面朝下的紧紧按在床上。我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只是闭紧了眼,四肢僵硬的服从他的压制。一瞬间,喜袍、襦裙、亵衣都被他扯得粉碎,心中的屈辱和恐惧远比这不着寸缕更让人感到如坠寒潭。哪知道,这还远远不是结束。紫檀木的家法板子呼啸而至,没有半点怜香惜玉,反倒似发泄般畅快无所顾忌。我再也忍不住臀上火辣辣的疼,啜泣着求饶。‘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饶恕你吗?’冷哼过后,他再度扬起手,以行动证明他的满腔不满及怒火。我觉得自己真得快要死了,大红的喜被已被泪水濡湿了一片,我哭得如此伤心,连他停手了都没有注意到。在我回过神来之前,夫君大手一抓一掀,已将我翻转,当他猛压下来,伏身进入时,我感到自己快要被撕裂了,幸运的是我终于昏了过去……”
即便是有这样不堪的新婚之夜,即使还有过数次的无妄之灾,吴双仍能感到吴霜曾心心念念地盼着自己的逆来顺受能换来夫君的原谅。原谅她父亲在璟家籍没抄家时对他们孤儿寡母的驱逐,原谅她庶母在吴家败落而璟家长女封妃、长子封侯后不顾颜面的逼婚。在她的心中,璟皓还是那个在她三岁时,把她抱在怀里喂她樱桃吃哄她不要哭的那个皓哥哥,那个在她五岁时爬上高高的树尖为她摘回心爱披帛的皓哥哥,那个在她八岁时答应她即将离世的母亲会照顾她一辈子的皓哥哥……可她没有等到那一天。
吴双在这个时空醒来时,吴霜已在床上昏迷了十天。所有人都对这位侯夫人的溺水闪烁其词,但吴双知道当时的情景绝不是秋儿口中的“小姐神思倦怠,失足落水”。每每走到后花园的溶月池,她都能够感受到吴霜那彻骨的绝望,那个可怜的人儿真的是倦了,累了,所以选择离开了。而自己 ,却神使鬼差地来到了这里。
“干什么呢?”璟皓的声音突然从内室传来,吴双惊得打了个冷颤,手抖得连掉落在地上的笺纸都拾不起来,嗓子里也像塞了棉絮发不出声音。原想着又是一场暴风骤雨,没想到只听到璟皓翻身的响动,轻轻的鼾声又起。他侧卧时,总会如此,时而打鼾,时而呓语。
站在宽阔的雕花床榻前,看着璟皓在里侧睡得深沉。也只有在他睡时,吴双才敢将目光拂过他的脸。大璃无人不知,博山侯是当朝才俊,不但文武双全,更是长身玉立,风神俊朗。只是在吴双看来,他却多少有些男生女像,尤其是那一双凤眼,想来是迷住了不少像吴霜那样深闺大院的痴女子吧。吴霜曾描述她这位璟哥哥的瞳仁乌黑,温润如墨玉。吴双看到这句时,几乎要笑出声,那双眼睛的确黑多于白,但从未让她感到到过一丝温润,只觉清冷。吴霜会有此错觉,还真是神思倦怠,怪不得会落水丧命。
看上这副好皮相的又岂止吴大小姐一人,桂国公的养女陈菲儿、史部尚书的庶出三小姐林可湘、左都兵判的妹妹薛彩娴,一个个都争着抢着嫁入璟府作妾室。想来,璟家的大小姐璟琪是当朝皇上在潜邸的宠妾,更是当朝从二品的琪妃,还育有皇二子赵王如彬,宠冠后宫,贵不可言。璟皓之所以能够年少封侯,除了有个做宠妃的长姊,还因他曾是今上少年时的伴读,在皇上初登大宝发生的摄政王谋反时为御驾挡过一箭,显些丧命,因此深得信任。再加上,当初云姨娘用白绫勒着吴霜的脖子,在璟府门前逼着璟家履行那曾被吴父强退了的婚约一事闹得满城皆知。如今,吴双这个候夫人不受宠、遭嫌弃的消息在帝都的官家旺族也是无人不晓。即便是妾室,只要得宠,等到这个糟糠一下堂,便有扶正的一天,所以那些看上璟侯爷官运加美色的大小姐们又是哪个不想哪个不盼呢。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吴双躺在床上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为身上的伤,更为那恼火的事。今天,璟老夫人终于千挑万选出三位佳丽,让吴双晚上拿给璟大爷过目,只要贵主首肯,便可行聘纳之事。晚饭后,吴双本是小心觑着这位爷心情还算舒畅,悠闲地坐在房中的五蝠献寿桌前看书,便小心翼翼地把写着那几位小姐生辰八字的红纸递了过去,低声下气地询问他的意思。最初,璟皓只是抬头看了吴双一眼,便依旧低头看书。想是可怜的小双双该有此劫,死心眼儿地相信古人“以孝为先、婆母是天”的训示,只惦着完成老夫人交给的重大任务,而没有查觉到那一眼中的深意,不知死活地继续絮叨着那三位小姐如何如何美貌、如何如何聪慧。她的溢美之辞还没有全讲完,璟皓便已将手中的书重重摔在桌上,茶杯首先遇难,摔了个粉碎,水洒了一桌子,将几张薄纸洇湿,很快就模糊了那几位美人的名字。
吴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按倒在床,刚要轻颤,板子便已上身,火辣辣聚点成面。可怜了那两团娇肉,颜色是由白变粉,由粉变红,由红变紫;感觉是由寒转温,由温转热,由热转炙,变化多端。吴双是脑子懵,屁股痛,又气又急,说不出的难过,身上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也不知过了多久,更不知挨了多少下,才听到家法板子被用力甩到了地上,砰地一声,惊得吴双忍着痛,扭身回头。四目相对,一双含泪,一双喷火,就这么死死望着,却没一个人言语。还是吴双最终支撑不住,趴了下来,只想把整个身子都掩入床榻。满床锦缎都绣的是合欢花,一根根丝线看似光滑无比,不知怎的,此时却刺得汗津津的小脸儿又痒又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休想。”冷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接着是脚步声,屋里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吴双一个人了,再也忍不住,泪水悄然滑落。
标签: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