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可是

2016年08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 11 条

【谁是你浅姐姐】
“喏,给你。”夏浅端着一个高脚玻璃杯,里面是黄得诱人的大块儿芒果粒,面上淋上了一层酸奶,这是夏浅最喜欢吃的水果,她不会嫌芒果麻烦,总是会花很多时间把芒果粒切好后放在碗里和人分享。
严静语接过杯子,淡淡的一哼:“呵,想讨好我”。
“没有!我就是想给跟你一起吃好不好,哼,不爱吃算了。”说着就要把杯子抢回去。
严静语坐在沙发上,动作敏捷地用手掐住了夏浅屁股,没有松开,准备开始扭:“拿回来,放下。”
“疼疼疼,给你给你,你吃,全你吃。”扭不过这个女人,只好服软,赶紧把抢着玻璃杯的手松开。
严静语似笑非笑地看着杯子里的芒果粒,有些得意。
夏浅无奈地笑笑,打开电视机开始看节目。
“明天下午我约了实践,你下班先去吃晚饭吧,别等我了。”夏浅看着严静语在旁边静静地说着话,觉得摸不着头脑,静语姐明明最近很在乎自己的样子但是还出去约实践,这让夏浅着实觉得拿不准她的心意,不光是觉得拿不准,还有些许的醋味在里面。“哦”,自己也不是严静语的谁,不好说什么,暗自伤神地回到自己房里。
打开qq,看到一排未读消息,几个是群消息,几个是加好友的,严静语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明明标注的是被,怎么经常还能接到找姐姐的小朋友过来加自己,大部分都是抱着歉意回绝掉的。但是今天这个附加消息让夏浅停留了一下。
“听说严静语和你住一起,想聊聊。”
有什么好聊的,我倒要看看你想聊什么。
“你好”阳雪
“你好,有事吗”夏浅
“我以前和严静语实践过,很喜欢她,想做她妹妹,听说你和严静语住在一起,我想了解了解。顺便问下,听说你是和顾琴在一起的,那你和严静语是什么关系?我不确定。”阳雪
“我不是严静语的被。你想了解什么。”夏浅看着阳雪的这段话觉得很搞笑,你这是在顺便问吗,很明显是在旁敲侧击,顺便有点警告的意味在里面。但是又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和严静语不是主被更不是姐妹,有人喜欢严静语想要追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她那么优秀的一个女主。夏浅觉得聊聊也无妨,看看这个女生有多大能耐。只是心里更加酸酸的了,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要被偷走的感觉,可是那个东西连自己的名号都还没冠上。
“她现在一个人吗,是不是没有妹妹,你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吗,你有她的手机号吗。”这个阳雪看到夏浅这样说更加来劲了,一股脑问了一堆最想问的问题。
“恩,她经常和被实践,是不是妹妹我不清楚,她喜欢安静善良有韧劲的被,手机号你自己问她吧,这是个人隐私我不方便透露。”夏浅讨厌这种感觉,自己喜欢自己去追啊,来别人这里问这么多个人隐私干什么,现在小孩怎么想的,人家不愿意告诉你自然有人家的原因。
“嗯嗯,好的,谢谢浅姐姐,有问题我再向你了解哈。”夏浅盯着屏幕上的那个称呼,浅姐姐,觉得腻歪有点恶心,谁是你浅姐姐。。。合上了笔记本。

【静小语】
第二天下午下班后,夏浅和同事在小吃街简单吃了点晚饭,就回家了,回家的路上还从一家盆栽店带了一盆铜钱草回家,看着铜钱草圆圆小小的,惹人爱怜,忍不住拿下一盆水培的铜钱草。

推开门,迎上正准备出门的两个人,静语姐,和一个女生。静语姐依旧是在被面前冷傲的表情,好像在诉说着刚刚屋里的狂风暴雨,另一个女生,从夏浅进门开始,就对夏浅笑着,笑得夏浅觉得毛毛的,被这女人揍完的被居然还能笑得出来,真是。

“静语姐,你们出去啊”夏浅低头换鞋,不想收纳那眼神。

“嗯,出去吃点晚饭,这是阳雪,你可以叫她小雪。”夏浅在解鞋带的手僵了半秒,呵,怪不得刚才笑成那样,原来你也根本不是要从我这里套近乎靠近静语姐,昨晚跑来问话,分明就是来告知一声。

“哦,你好。”“你好啊。”
没有多说什么便让开道儿给这两个人。

夏浅越想越不爽,等那两个人走了以后,盘坐在沙发上气鼓鼓地连吃了好多口冰淇淋才好一点点。把铜钱草拿到水池好好打理了一番,洒上水,着实绿的透心,夏浅觉得好多了。

夏浅在沙发上看电视,越来越迷糊,可能白天太累了,不知觉就迷糊着了,侧趴在沙发上,电视机一直闪啊闪。“浅浅,起来了,上床睡觉去”等严静语来家的时候,发现这只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敲了好多遍门,开门那么大声都毫无反应,无奈摇摇头,准备扶这小孩进卧室。

刚把沉沉的某只拖起来,某只就醒了,一脸痴呆地看着严静语,一秒,两秒,三秒。“啊?静语姐,你回来了啊”立刻摆脱站正,企图掩盖睡着了的真相,就好像上着课老师走过自己身边在桌子上狠狠敲了两下,学生被惊醒之后还故作淡定假装正经地定睛盯着书本,企图回避瞌睡的事实。

“嗯,再不回来房子被烧了你都不会知道的。”严静语疲倦地把包扔在一边,忽然看到茶几上摆着个南瓜形状的小玻璃盆,里面是干净的白色根须,上面是长得正旺盛的圆形小草,可爱极了。“这哪弄的”

“这个啊,笨,铜钱草都不认识,可爱吧~”夏浅又恢复到一脸无害的表情,开玩笑地说道。

“再说一遍”严静语每次觉得夏浅要爬到天上去的时候,都会说这句话,这句让夏浅不敢不立刻收敛的话。

“啊?呵呵呵……没有啦,她好可爱,像你,我给她起名字吧……静小语。嗯,就这样决定了。”严静语懒得和夏浅搭话了,实践一下午累的不行,这货还敢调戏自己,找死,不过心里觉得静小语这个名字还真挺可爱的。正准备去浴室洗澡,夏浅嘀咕了一句话:“你要是让我不开心,我就欺负它,不给它水喝!”

严静语背朝着夏浅,被这句话笑惨了,这孩子太天真了,但是回头一脸认真,不过一看就是装的,快步走到夏浅身边,把她推倒在沙发上,一只手按着夏浅肩膀,另一只手抬很高,作势要扇夏浅。

夏浅半遮半掩,感觉半天没有动静,才敢睁开眼,看严静语笑得得意的不行,夏浅起身作势甩开,傲娇地捧着静小语回屋了。

【阳雪】
“今天玩的怎样?”还是忍不住,在屋里一个人玩了会电脑的夏浅耐不住好奇跑到严静语房间门边上靠着问里面的人,严静语房间里的窗户大开着,下过暴雨的夏天很凉快,偶尔有风吹进来,是严静语喜欢的惬意。“实践,玩游戏而已,有什么怎么样。”严静语拿着淡橘色干毛巾擦拭着还淋着水的头发,轻描淡写地回答着,灯光下的淡紫色发丝多了一丝柔和,但是刚到脖子的长度还是透露着主人的棱角分明。

“这个女生好像以前来过”旁敲侧击地打探着什么。

“嗯,身材不错,就同意再见面了,实践,我向来不拒绝好货色。”一句话把夏浅堵在那里,严静语也只是说了句事实,实践这种东西,只要看着赏心悦目,不让自己反感,约见第二次很正常,但是严静语不知道这回这个小被,是抱着目的来的。

夏浅不想说什么了,也不回话,径直走回自己屋子里呆着。严静语没有发现夏浅的异常,继续在电脑前看着美剧。

接下来的日子,夏浅也不知道整天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愣愣的过着日子,除非在上班的时候能全身心投入到需要做的事情里,只要一空下来,就会站在原地发呆。严静语和那个阳雪见面越来越频繁,偶尔晚上会听见有电话来,严静语接起电话就会说一句小雪,怎么了。每当这种时候,夏浅都会不耐烦地戴上耳机一个人玩电脑。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两个星期,夏浅觉得静语姐正在离自己一点点远去,以前每每下班都是两个人一起吃饭散步回家,现在严静语经常会很晚回来,每次回来家的时候,也都是非常疲惫非常没精打采的样子,又想上去和严静语靠近,看她累得不行的样子又不想打扰到她休息,想她快点好好睡觉。就自己一个人刷微博看综艺翻贴吧。

夏浅早就发现了,阳雪写了一篇纪实的文,id就是阳雪,夏浅心里很鄙视,至于这样显摆么。每天都会看阳雪更新,写的都是两个人实践或者平日里温馨到腻人的场面,夏浅觉得那不像平日里的静语姐,但写的又很真实。还有很多同城的好友都前来恭喜阳雪,好像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一样。夏浅看着特别不是滋味,还忍不住想看,看两个人到底怎样了。其实严静语并不知道阳雪在写文,她很少逛贴吧,也没那么多时间。

第四次去严静语家实践了,阳雪显得很轻车熟路,进门换鞋,进屋放包,到浴室洗澡,去静语姐屋里关上门,像是回自己家一样随意,这一切对于靠坐在自己屋子门边的夏浅来说,仿佛世界都变得聒噪、嘈杂,双手撑在膝盖上,捂上耳朵还是能听到。

几个小时的实践过程中,夏浅不想显得过于反感,不想让严静语发现,不会去甩门而出,不会去敲门大骂,只是像每一次一样,对着电脑,塞着耳机,屏幕上放着电视剧,眼神却在发呆。夏浅是害怕的,这个让自己有安心感觉的人,在离自己远去,可是又抓不住,那不是自己的。一次次的实践,里面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单调,从以前鞭笞声和娇喘声横纵交织,到现在几乎听不到任何求饶和哭嚷,只有不断的藤条和各种工具拍打在肉上的声音,这是严静语喜欢的类型,阳雪在一点点被训成严静语喜欢的样子,夏浅不舒服极了。

房门被打开了,夏浅感觉终于熬到这一刻了,好像屋里那两个人实践,自己才是最难忍的那个,心会发凉,会有冷汗的难熬。

“咚咚咚。”简短的敲门声,是静语姐。

“静语姐,怎么了”夏浅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打起精神打开房门。

“家里药用完了,我出去买点药,钥匙我不带了。”夏浅总是傻傻的,听见严静语陈述句的语气,就会习惯性地应一声:“嗯。”

这样,家里只剩下两个人了。

阳雪出现在夏浅卧室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提好裤子的模样了,表情轻佻,手指勾勾夏浅:“过来,跟你聊聊。”夏浅看到这幅摸样的阳雪,心里已经反感到极致。阳雪你懂不懂一个词,叫教养。但是夏浅不会表现出来,她从来不会从表面上让人看出自己对对方的不满,其实心里早已经否定掉了那个人。

有些人,
如果她是有文化的高智商人,和她耍赖她也不会和你计较。
如果她是无赖,跟你耍流氓,那么你就要高姿态地用自己的素质虐死她。

平静地起身,走到阳雪面前。“什么事。”

【幼稚,神经】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严静语吗。”这有什么为什么的,喜欢严静语的人多着去了,又不差你一个,夏浅觉得这种问题真是没什么好回答的。

“严静语招人喜欢。”夏浅其实根本没想认真和她谈话,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一下嘴角回答着。

“因为她够渣。”呵呵,你才认识到静语姐渣,实践换被比换衣服还勤的女人。但是阳雪的眼神让夏浅觉得很诡异,迷离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恨意。夏浅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事情被忽略了。

“她只对懂她的人不渣,如果你觉得她渣,那么一定是因为你不够懂她。”你算什么,轮得到你说静语姐渣,夏浅心里早就不平静了。

这句话似乎挑起了阳雪的某根神经,她轻蔑地对夏浅笑了一眼:“呵,我当然懂,我会把什么叫渣,原模原样地还给她。”

“你想干什么。”夏浅觉得阳雪的语气和神态里充满了攻击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定不只是想靠近严静语那么简单,眯起眼睛问道。

“干什么,我要让她也体验体验什么叫失去。”阳雪目的心太过强烈,说漏了嘴一般,夏浅就顺势抢着她的话接下去:“她以前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要报复?”

“在你认识严静语之前,我就是杨薇的妹妹,是严静语,把我姐抢走了。严静语,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我这次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失去,我要让她也感受到和我一样的痛!”阳雪像是中了邪一样把这些人串了一个新的故事,而这个故事,让夏浅觉得信息量好大。

“所以呢,你要勾上她,然后把她一脚踢开?”阳雪,虽然我不知道静语姐是为什么和杨薇在一起的,也不知道你是为什么和杨薇分开的,但凭猪脑子想,也知道,静语姐绝对不是笑里藏刀的人,而你,凭脚趾头想也知道,你是幼稚到让人觉得搞笑的神经病。

夏浅在意第一印象,真的在意。而阳雪给夏浅的第一印象就是,幼稚,神经。

“你可真聪明,夏浅,你们住在一起那么久,没有在一起,一定是觉得她够烂吧。呵呵,当我的内应吧,帮我对付她。”阳雪,你几岁,居然企图对严静语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你还有没有道德。夏浅心里很火,为什么没有在一起,这句话莫名戳中了自己心里最软的某一块角落,而这块角落,夏浅不想任何人触碰。更让夏浅暴怒的是,你居然敢拉我一起伤害静语姐,疯了你。

“啪!!!”“我们在不在一起不用你管!不准你伤害静语姐!”一巴掌扇在了阳雪的脸上。阳雪顿时像是被拔了毛的刺猬,捂着脸狠狠地盯着夏浅。

如果你有潜意识地认真想维护某个人,那么一定是你真的在乎她了。

而站在客厅已经听了很久的严静语这时候走了出来,表情冷淡到极致。
两个人愣住了,说不出来话。

“啪!!!”

标签:

11 条留言  访客:10 条  博主:1 条

  1. 哈哈

  2. 哈哈

    嘻嘻 :eek:

  3. 呵呵

    哈哈

  4. 匿名

    好喜欢这个网站啊 :lol: :mrgreen:

  5. 广告任务网

    很不错的样子⊙0⊙

  6. 太陽

    請問有後續嗎?好好看喔!

  7. 三五营销

    仔细瞧瞧再说!

  8. 逆向直销网赚

    嗨,你好吗?伟大的博主!

  9. 匿名

    0

  10. 匿名

    怎么投稿

    • admin

      加qq1983623617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