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可是

2016年08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 11 条

“姐,你真的叫顾琴吗。“夏浅喘着微弱的气息,说出了堵在心里一晚上的话。

顾琴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看着出声的地方。

夏浅转过头,眼睛里已经快闪出来泪了,“姐?“。”告诉我“。

“谁告诉你的。“顾琴眼前一黑,像是变了一个人,死死地看着夏浅。

“你身份证上写的。“夏浅只想知道,为什么。

顾琴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前面,说:“你没必要知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告诉我你叫顾琴?!“夏浅不愿意接受,她要顾琴给她一个理由,什么都好,只要一个理由,她可以接受,她相信顾琴是有原因的,但是顾琴却给自己这样一个回答。

顾琴淡淡地看着床上的夏浅,头发凌乱地散落在床上,脸上写满了难过和失望,已经狰狞。“我说了你没必要知道。“

夏浅无法动弹,她累了,不想争执,几分钟前她还在内疚,希望顾琴不要对自己失望,但是几分钟后的现在,她对顾琴失望了。顾琴,你听过一句话吗。我颠覆了整个世界,只为摆正你的倒影。你告诉我,给我个理由,我就接受,我只会叫你顾琴,你还是我的顾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你告诉我为什么要骗我?!“夏浅近乎疯狂地喊出了这样一句话。

小孩,你终究还是不信任我了。

顾琴沉默了一会,像是下定了一番决心。

“好,我告诉你,每个人都有过去,顾琴是朋友的名字,我很早前就忘记自己真实姓名了,我十几岁就入圈了,刚入圈的时候心里不太正常的,遇到了一个主动,拍了裸照被人威胁,因为当时所有真实身份都告诉他了,从那以后心里有很大阴影不大愿意告诉别人我的真实身份。”

夏浅听完顾琴的话,揪心的疼,揭了顾琴的伤疤,看着顾琴,无限的自责和内疚。“谢谢你,敢告诉我。对不起,让你难受了。”莫名的,夏浅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

“我本身不信任别人的,很难有人能跟我长久在一起。我也不会暴露自己的弱点,一切让我没安全感的人我都会远离。不用谢我,也不用道歉,通常只有结束的时候我才会告诉别人这些事。你已经让我没有安全感了。”顾琴说着,夏浅吸着凉气。

“你想说什么。”夏浅吃过这样的亏,她不会再第一个站出来问你是要和我分开吗,这样主会没有台阶下,只能选择,是的。

顾琴没有说“我们分开吧”,而是说了一句让夏浅更心碎的话。

“我的世界里不会再有我们的蓝图。”

【鬼使神差】
回到家里的夏浅,面无表情地从冰箱掏出一瓶牛奶,静静坐在自己床上吸着冰牛奶,身后还传来阵阵疼痛,但是好像不在她的感知范围内了,双眼放空地看着地板。没有和任何人说,夏浅看着群里还在闹腾起哄的伙伴,淡淡的关掉qq放在一边,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累过,她以为可以乐此不疲,到头来发现自己那么失败,自己的信念被击碎了一地,无言以对,对自己。

离开酒店的时候,她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姿态离开的,只知道是自己一个人离开的,走回家的,走了好远。

牛奶吸到一半,敲门声响了好几遍,夏浅微微皱了皱眉费力的起身去开门,刚开门一股昏昏的酒味冲进来,夏浅有些傻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面前是薇薇,艰难地扶着靠在她身上的严静语。反应了几秒赶紧让步,给薇薇让道儿,把门关上。

“她喝多了,你照顾下她今晚,本想带她回我家的,但是今天不太方便。”薇薇对夏浅认真的交代着,顺手端起茶几上的杯子,也没管是谁的杯子直接喝了个精光,可见废了多大力气弄上来。

“静语姐怎么了?”好端端的不会喝酒的人跑去喝成这样回来了,让夏浅无法相信这沙发上昏趟着的是严静语。

“心情不太好。”杨薇没有说那么多,放下杯子拎包说:“我先走了,家里还有事。”

“哦,好,谢谢薇薇姐了,剩下的我来吧,你快回去休息吧不早了。”夏浅扯出个笑。

送走杨薇,夏浅看着沙发上的严静语,慵懒地躺在那里,有点扭,两只胳膊交叉抱着抱枕,闭着眼,很熟地睡着,突然觉得这个样子的严静语像个小孩一样,有那么一点可爱,没有冷言冷语,不傲娇,乖乖的。但是转眼一想要服侍她睡觉就又头疼了,自己行动还不方便呢,无奈地抿了一下嘴。

简单地帮严静语换了身睡衣,把她挪到床上,拿来热毛巾单腿跪在床边给她擦了一下脸,夏浅离严静语的脸很近很近,床头灯把周围照成暖色调,照的严静语的脸都温柔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夏浅忽然觉得看着床上的这人,会有种安心的感觉,鬼使神差地往那人额头上轻轻啄了一口,起身离开了。

让夏浅没想到的是,刚迈出两步路,身后“呕——”了一声……

【严静语!】
听到声音立刻转身回头,已经晚了,地上一摊呕吐的东西,传来阵阵恶酸。

夏浅一只手盖住自己眼睛埋下头,默默摇了摇头。严静语啊严静语,到底是谁让你喝成这样,我要弄死他。

从小到大自己吐没超过十次,也从来没亲手打扫过这种东西,拿着扫帚和拖把,闻着屋子里弥漫的酒酸味,夏浅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严静语!

好不容易把地板清扫干净,给严静语简单地漱了漱口,服侍她重新睡下盖好被子,倒了杯白开水放在床头柜上,夏浅被折腾得浑身酸疼,打开淋浴把自己简单冲了下就去趴着睡了,实在没力气难受了。还好第二天不上班,已经夜里一点了。

第二天早上睡到阳光洒满床帘,夏浅照常在厨房准备早饭一样样摆在客厅饭桌上,严静语起来揉着脑袋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

“你醒了啊。”夏浅抬头看了一眼,继续认真地往面包里抹着巧克力酱。

“昨晚……”严静语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喝完酒是被薇薇带走了,然后现在嘴巴里还有阵阵余酸味……

“晚上请我吃饭!”夏浅没好气地开口,双手把两片面包卡在一起,心里好想捏死严静语。

“干什么。”居然这么理直气壮地跟自己讨饭吃,夏浅你疯了吧。

“你知道你昨晚吐成什么样吗”夏浅放下面包,抬头用不可置信地语气对严静语说。“以免你赖账,我照下来了,在你手机里,自己看去。”夏浅手往严静语的方向甩了一下。

严静语觉得不可能,怎么会喝到吐,自己虽然不会喝酒,也不至于吐到让夏浅这么厌恶的地步吧,但是打开手机相册的一瞬间,严静语下巴掉下来了,自己太跌相了,缓了一下立刻按了删除。走到客厅,一副昨晚吐的人不是我的表情,冷淡地说了一句:“晚上要吃什么。”心里还不高兴着夏浅出去见顾琴的事。

夏浅低着头抬了下眼睛瞄了一下严静语,继续吃自己的面包:“算了,随便了。”

严静语刷完牙拉开椅子坐在夏浅旁边,喝了口热牛奶:“你昨晚去哪了”

“不告诉你”夏浅不想提,真的不想提。

“切,满世界都知道你去见顾琴了。”严静语不屑一顾偏过头去。

“那你还问。”夏浅回了一句,让严静语很想拍她,怎么一晚上不见长这么大脾气。

“实践了?”斜着眼睛头还不对着夏浅,严静语依然傲娇。

夏浅吃着面包,手顿了顿。“嗯”

严静语不想继续问下去了。正好夏浅也不想说话了。
两个人默默吃着早饭,夏浅不想想昨晚和顾琴发生的事,打开了电视。

【什么】
和严静语两个人气压低了好几天了,自从昨晚的事发生后,夏浅不想继续跟严静语冷下去了。“下午有什么安排?”有时候,不高兴了或者不开心了,人都想让自己忙碌起来,显得不那么在意,也许会好过一点,夏浅想出去玩,想释放。

“暂时没有。”严静语闲闲地翻着杂志。

“一起去看电影吧,想看电影了。”夏浅喜欢看电影,喜欢从一个个小故事里寻觅什么,能看到美好或者希望。

“好。”

马路边夏浅耐心地叫着嘀嘀打车,但是等半天都没见一辆车应她们,严静语倒是先不耐烦了起来:“你动作利索点,快点叫车。”可能因为太热,人会烦躁,尤其是打车的时候。“我。。你怎么不赶紧买车!”夏浅故意刺激严静语,刚来的时候就调侃过她,太不符合小说里女主的小资风范了,连个车都没有,不过她知道严静语是想攒钱做别的事。

严静语听完二话没说使劲往夏浅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以表不爽。夏浅昨晚的疼还没散去,被拍了一下表情纠在了一起白了严静语一眼,嘴巴鼓鼓的。

夏浅买票严静语买爆米花,两个人坐在影厅里看着电影前的广告,夏浅心想真是来对地方了,尤其是身后软软的椅子,正和自己心意。

“晚上吃饭把薇薇姐一起叫着吧,她昨天把你送回来了呢。很,费,劲,地。”故意在最后四个字上强调了语气。

“你不想活了是吧。”严静语对于昨晚发生的事,还是一脸不想承认,不过觉得夏浅说的有道理,但是就是很不爽。

“谁让你那么难伺候”夏浅觉得严静语装的有点可爱,忽然笑了,天真无邪地笑。其实有时候人在难过的时候,会希望有个人在旁边,可以分散点自己的注意力。夏浅笑了,好多天了,第一次看夏浅笑起来,严静语愣了愣神,心里某个地方又被揉软了。

“切。”短发的侧面对着夏浅,高高的鼻梁对着屏幕,夏浅笑笑不理严静语,看电影了。

电影散场,两个人看着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饭点,就去了离薇薇家很近的一家小韩式餐厅,严静语很喜欢这家的韩式年糕火锅,小店会放各种慢节奏的韩剧吉他纯音乐,餐厅不大,但是布置得格外有韩式情调。

两个人正商量着要点哪些东西,薇薇出现了,身后跟着一个害羞的小女孩,齐刘海,白白嫩嫩的,含着笑。

“这是我妹妹,正好在我家,就一起带来了。这是夏浅,这是严静语。”薇薇在给互相介绍。

“两位姐姐好,我叫小醇。”女生微笑着,这个女孩大概刚到20岁,一下看到几个圈里人可能有点不太自在,特别害羞。

“你好,快坐吧,随意点。”严静语很大方地职业性微笑。

小醇入座的时候明显吃力了一下,僵直坐在那里,这细微的一幕被夏浅看到了,想到了昨晚薇薇姐说的回家还有事,就估计得差不多了,心下偷偷一笑,好像自己不是一样似的。

严静语和杨薇真的很熟悉,两个人聊工作聊生活聊吃的聊穿的,其乐融融,当然最后聊到了圈子。

“夏浅,听说你去见过顾琴了?是不是吃了什么好吃的菜呀。”薇薇话中有话,以为夏浅很乐于提这事,哪个小被见完自己主不是开心到不行的。严静语低着头认真地竖起耳朵听。但是夏浅听完表情就僵硬了。“嗯,吃了。”

“那她有没有说下次什么时候来找你啊。”薇薇姐你真是吃开心了,连话都说长了。

夏浅正吃着土豆条,脑子一晃神,然后尴尬地看了一圈几个人,勉强笑了一下。“我们分开了”
“什么?”“啊?”

【才不告诉你】
“怎么都没听你说”不可思议,这小孩居然一句话都没有提起,下午还笑的那么开心,严静语着实被夏浅的淡定吓到了,认真地看着她。

“有什么好说的,让别人看我笑话么”淡淡地说完一句话用筷子捣了捣碗里的年糕,继续低头默默吃碗里的东西。

“你把我们当别人么”薇薇其实是想为严静语说点什么。

“哎呀对不起薇薇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不想想。”夏浅放下筷子连忙道歉。

“没关系浅浅,乖。不说了。”严静语朝薇薇姐笑了笑,她不想夏浅太没面子,或者自己难受。

吃完饭,两个人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边消食边散步,凉风习习,姑且惬意。
“没想到你们两这么快就结束了”本该感到高兴,但是想到夏浅餐桌上被她捕捉到的一刻隐忍的眼神,又觉得为她难过。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有缘无分,算了”夏浅吸了吸鼻子,继续朝前走。
“浅浅,下次发生什么事情,告诉我”她不是在征求夏浅的同意,她害怕,怕夏浅一个人承受不了太多东西,想要替她分担不快乐的事情,至少让她有个地方可以说,可以感到温暖,每天看她对谁都笑嘻嘻的,从来不会把自己的不快乐告诉别人,永远自己一个人憋着,严静语怕这个小孩被憋坏。

“静语姐”夏浅停住了,歪头看着身边的严静语,笑得很邪恶,加了一句:“知道了。”夏浅才不会告诉严静语,她很开心,开心陪她看了一下午电影的严静语,开心生病了仔细照顾她的严静语,开心会为她解围的严静语,开心在家等着她的严静语,开心想要保护她的严静语。

对,才不告诉你,免得你傲娇。

台风在沿海城市肆虐了一周后,终于来到了内陆城市,傍晚一场大雨后,现在风刮得愈发冰凉,夏浅穿着短裤,两只手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大腿,觉得好冷,身子缩了又缩。

“冷吧,来我抱你,快到了”严静语一只手从身后把夏浅圈在怀里,另一只手尽量捂着夏浅肚子,朝着大风吹来的方向,走着。

标签:

11 条留言  访客:10 条  博主:1 条

  1. 哈哈

  2. 哈哈

    嘻嘻 :eek:

  3. 呵呵

    哈哈

  4. 匿名

    好喜欢这个网站啊 :lol: :mrgreen:

  5. 广告任务网

    很不错的样子⊙0⊙

  6. 太陽

    請問有後續嗎?好好看喔!

  7. 三五营销

    仔细瞧瞧再说!

  8. 逆向直销网赚

    嗨,你好吗?伟大的博主!

  9. 匿名

    0

  10. 匿名

    怎么投稿

    • admin

      加qq1983623617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