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可是

2016年08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 11 条

是的,顾琴,你也给过我童话一样的美好。

夏浅觉得自己快难受得不行了,进屋把自己摔在床上。

“姐,这是谁”闷在枕头里缓了好一阵,夏浅给顾琴发了条留言,附了一张空间说说和爱殇回复的截图。

【暴怒】
夏浅等了很久很久还是没有等到顾琴的回话,一个人像行尸走肉一般在屋子里晃了一整天,自己仿佛变轻了不少,挪来挪去都是轻飘飘的。
时间过的依旧很快,转眼到了下午3点。
敲门声响了,过了很久夏浅才把门慢慢打开。“你没事吧?怎么那么久才开。”严静语关心起来。
夏浅低着头,情绪明显很低落,摇摇头,稍显凌乱的头发甩了两下:“没事。”
严静语看她这幅模样以为是身体不舒服,没多说什么。
“走吧,去吊水。”一只手搭在小孩身上,另一只手拿起凳子上准备好了的背包,出门了。
吊水期间,夏浅几乎没有吭声,严静语便自顾自地在一边玩手机,时不时给夏浅递口水喝,水很快就吊完了,两个人几乎没有什么对话。严静语觉得身边的小孩太过反常了,昨天已经不难受了,没理由今天还身体不舒服,严静语心里隐隐觉得有些毛毛的,不知道她不在的时间里,夏浅发生了什么,但是小孩似乎不愿透露,罢了,我严静语不是话多的人。
两个人在外面简单吃了点东西,回到家快到7点,夏浅依旧闷闷的,回到家里就趴到自己床上趴着,不说话,闭着眼。顾琴还是没有回,可能还在忙,没看到吧。夏浅习惯了,习惯了每次主动为顾琴找理由。
严静语拿起落在沙发上的pad,回到房里准备打理自己的小镇,这一点让夏浅曾一直不解,严静语这么没有耐心而且一直不乐于玩任何游戏的一个人,居然会没事的时候整天抱着个pad收农场盖房子,太不符合这么高冷的性格了。
输完密码,页面打开,一整面陌生的QQ空间画面填满整个屏幕,正中间的几行字,那么的凸显,那么的不正常,严静语看着,喘气声越来越凝重,觉得烦,果然还是因为顾琴,会让你难受成这样!
严静语生气,气顾琴的玩弄感情,气夏浅的傻,无论夏浅为顾琴辩解多少次,这个女人在严静语看来就是在玩弄夏浅,而且让夏浅服服贴贴的,却从来没看她认真关心过夏浅,夏浅总会说,顾琴对她很好,可是严静语没看到,更不相信。
烦躁地关掉QQ空间,准备登自己的QQ,却又打开了一个画面冲击感非常强的画面,是夏浅的QQ,一个群里,时间是几天前的某个时间段,一个叫爱殇的号各种卖萌讨好撒娇,说要和顾琴滚床单,下一行,ID叫做“大宝贝顾小琴”的号,回了爱殇一个奶瓶和一个抱抱的表情。严静语彻底怒了。暴怒。把pad用劲合上往床上一扔,顺手打开衣柜,拿出挂在里面的藤条,眉头微皱,嘴唇紧闭,走到夏浅门口,狠狠把门推开。

【浅浅,因为…】
夏浅还在趴着一个人忧伤着,听到巨大的声响,回头淡淡看了一眼,视线落到严静语手上提着的东西,愣住了,再看看严静语的表情,除了愤怒,再无其他,你,这是想干什么。
“怎么了”。夏浅不觉得严静语真会动手对她做什么,便问了起来,探个究竟。
“你这么呵着她干什么,做这么过分的事!值得吗?!”严静语的声音很高,很难见她对谁这样激动。
夏浅听了以后立刻翻身坐起来皱着眉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门口的人:“你偷看我的记录?”
严静语冷笑了一下,瞪着眼睛对夏浅冷冷对说:“对,我偷看你记录!”然后忽然提高八度,把夏浅吓得没忍住微微抖了一下,说:“那麻烦你下次用完我的东西,记得把记录删掉,好吧?!”
夏浅无言以对,觉得理亏。视线还是落在某个长条的东西上:“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我今天要打醒你!”说完就气势汹汹地向夏浅走了过来,这让夏浅恐慌了,真的过来了,她真的过来了,夏浅连忙往后爬,企图抱起身边的被子想要阻挡。严静语一把扯掉被子,往后狠狠一摔,几乎全掉在了地上。
夏浅真心害怕了,愣在那里,跪坐着。
“静语姐...别”话还没说完,上半身就被巨大的力量拉了过去,夏浅同样像被子一样被摔在一边,只不过是摔在床上,趴着。夏浅刚想扭头反抗,严静语根本不管身下人的扭动,狠狠扯下夏浅的牛仔裤,考虑都没考虑分分钟就把夏浅的白色内裤褪了。
“你放开我!别碰我!”夏浅感受到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应该是扣子被震开带来的,跟着屁股周围的空气立刻凉了,惊讶,居然直接就把裤子扒了,简直粗鲁。。
严静语向来是习惯实践之前先热身的,但是不排除特殊情况,比如今天。
听到夏浅的大声喊叫,很烦,严静语提起放置在一侧的藤条,高高举起,夹着风声,没等夏浅多说话,“嗖---啪!!”直直抽了下去,生生落在肉上,一瞬间圆润的臀部最高的地方泛起一道白色,一秒,两秒,这道白杠变粉了,红了,紫了。
夏浅自幼是乖巧懂事的,没有人动手打过她,更别说被工具这样重重地抽下来,藤条抽下来的那一刻,她觉得肉要被割裂了一般,不禁紧闭上双眼,嘴巴长得很大,嘶哑地一句“啊!”终究是卡在了喉咙里没有完整地喊出来,两只手紧紧抓着床单,太疼了,她觉得疼到没有力气让她喊,或者说,全身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抵抗身后的那一道疼痛上。
“她没回我呢,也许不是你想的那。。”夏浅企图和严静语征求平等说话的权利。’
“闭嘴!”严静语不想听到夏浅再维护半句,立刻打断了她,顺手捞起旁边的枕头按压在夏浅头上,示意让她闭嘴。
严静语很气,气身下的人如此不安静,她说过她最讨厌实践的时候小被反抗,小被出声,小被有任何违抗的举动,除了可以哭,也气她都被抽那么疼了还要帮着顾琴说话,气到愤怒。但是她忘了,这不是实践。
夏浅挣扎起来,手撑着床单剧烈地扭动身体,严静语直接用左腿的膝盖顶在了夏浅的腰上,一只手压着夏浅后背,一只手高高举起藤条,
“嗖——啪!”
“嗖——啪!嗖——啪!”
“嗖——啪!”
带着怒气的狠狠四下,没有间隔。
一句都不废话,严静语我今天就要把你打到醒,让你知道别人伤害你了你该怎样。
停顿了,整整四下的疼痛一齐向臀部袭来,像被火点着了的浪一样翻滚着,辛辣地充斥着夏浅的臀部,20秒左右过去了,整个臀部颜色都不好了,几道深深的酱紫色,周围泛着深红,几乎已经覆盖了整个两瓣肉,真疼。此刻夏浅狠狠地喘着粗气,夏天本就热,脑门和鼻尖在这几下威力颇狠的抽打后渗满了汗珠,后背勾着,两只细细的胳膊小臂撑在床上,用完了力气去压制翻滚来的疼痛,无力地趴了下去。
“你别动我…我不是你的被…你凭什么打我…”夏浅快虚脱了,轻轻地呢喃着,声音微弱,但是清晰,直接。
夏浅真的接受不了,类似于精神洁癖,觉得和自己主以外的人实践等同于背叛,说好的不碰我,严静语,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床单上一滴泪,声音不大,连着之前的那句话,震碎了举着藤条的人的心。
………
房间安静了,气压很低,夏浅趴着,微弱的喘着气,裤子已经在刚刚的挣扎后落在了膝盖以下,床单凌乱的铺着,旁边颓废地坐着一个女人,平日精致的短发显得有些蓬乱,眼睛略带红丝,手里还提着那根东西,失望地看着刚刚说话的方向。床上那人的臀部还暴露在空气中,深深的几道泛着黑紫色的痕迹,显得有些骇人,仿佛在喊冤叫嚣着施暴者的残忍和粗暴。
空气凝聚了5分钟,女人起身走出屋外,听起来悉悉索索的零碎的声音,放东西的声音,拉拉链的声音。
重新走进夏浅的房门,手中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疼痛,而且一个背包。
“裤子提好,起来。”严静语声音冷了,因为。心冷了。
夏浅也觉得尴尬,头也没抬,费了一番功夫,把裤子勉强穿好了。
胳膊横在双眼前,用力一蹭,微微赌气地把眼泪擦掉,重新扎了下辫子,理了理自己,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看着地板。
刚想说:“以后不许碰我了。”整句话一个字还没出口,就被严静语打断了。

刚想说:“以后不许碰我了。”整句话一个字还没出口,就被严静语打断了。
其实严静语什么也没说,安静地走到她身边,拉着她胳膊,把夏浅带到家门口,打开门,把夏浅拉到门外,把准备好的背包推给夏浅,自己回到了门内。
“去别的地方住吧,今晚别让我看见你。包里有钱。”
夏浅愣愣的接住推过来的东西,看着女人的眼睛。
不知道能说什么,想用眼神请求些什么,但是求来的是一声关门声。
……

夏浅原地不动地站了几分钟,失魂落魄一瘸一拐地走下楼,还是那个长椅,侧卧在上面,冰凉的。
顾琴,我做错什么了。
静语姐,我做错什么了。

楼上,灯光开的很暗,女人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浅浅,因为,我开始在乎你了。

【不想承认】
夏浅躺在椅子上,已经到了晚上,越躺越凉,可是她不想动,一直在回想严静语关门那一秒的表情,感觉严静语冷得都没有以前那么冷了,是一种绝望的无奈。

本就偏僻的单元也没有什么人路过,不知不觉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夏浅侧卧着,抱着背包,眼睛呆呆的看着前面的草地,白色路灯把草地反射得像是烤过的韭菜,油腻腻,让夏浅觉得反胃,很不舒服。

楼上的那个人翻来覆去,早就洗好了澡,却是久久无法入睡,随意穿了件内衣,就拿上钥匙出门了,想在小区里散散心。

刚走一截不小心瞥了一眼旁边的椅子,就傻眼了,模模糊糊但是可以辨认,是夏浅躺在那里,两只胳膊环抱着背包,整个身体蜷在那里,头发散落在后面。严静语不禁皱起眉头,夏浅你到底是想怎样,能不让我生气之后还心疼你吗。

“让你出去住,你怎么在这躺着!”一个黑影挡住了前面的视线按,夏浅不抬头也能听出是严静语。

夏浅沉默了一会,头往背包里微微埋了一点,幽幽地说出一句让严静语觉得好笑的话:“不太想去你不在的地方。”

“滚回去吧,别半夜被狗吃了。”严静语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小区大门走了。

她其实不想看到夏浅起来的模样,怕自己生气,更怕自己心疼。自己又是何必呢,为了一个这么不值得不争气的人。

夏浅早就做好了在这里躺一夜的打算,她才不要告诉严静语,自己走不动路,那是一种不想被她看弱的心情。而且,也确实不想离开,只是夏浅也在逃避,不想承认。

【是时候见一面了】
之后的几天里,夏浅还是依旧准备早饭,但是严静语不再帮她扎垃圾袋了。

夏浅能感觉到严静语的变化,好像一块冰在一点点融化,但是最后还是被罩上了更大的一层冰,拒人千里之外地散着凉气。夏浅也不想多说什么,寄人篱下,多少有点内疚,也不想严静语看着碍眼,每天下班吃过饭就安安静静地关着门呆在屋里玩自己的电脑。大病结束后回到了单位,夏浅虽然身体好了,但是大家总觉得这个姑娘没有以前活泼了,玩得好的同事会有意无意地问一句关心一句,夏浅总会一笑而过。

“之前在搞项目有点忙,没看到。那句话不是说你,乖。那个小孩也不是和我玩的,她自己出去和主玩伤了,你别想多。我向来讨厌麻烦,你知道我是吃完抹净擦屁股走人的人。--顾琴”这天下班,夏浅掏出手机,一条短信像一块石头打破了一片看似平静的湖。

“嗯,知道了姐,你忙的话注意身体,多休息。”夏浅会信,顾琴说的每一句话,她都信,从开始,到现在。

“明天有空吗,我去Z市开会,可能会呆一晚上。”顾琴知道夏浅一直盼望着和自己见面,一直迟迟不见真的只是自己太忙,偶尔不忙了,也想一个人清静清静,好好休息。自己是不爱实践的,虽然经常见圈里同城的人,无论主被,也只是喝喝茶聊聊天,她讨厌一切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直让夏浅乖乖的。两年了,这个小孩一直陪着自己,不离不弃的,是时候见一面了。

夏浅接到短信心里一震,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心里是激动的,但是还是有些受宠若惊,不敢相信。

【你不抛弃】
“真的?我去接你!”夏浅抑制不住开心嘴角扬得老高,满眼快乐地往家走着。
“不用了,傍晚找你,晚上一起吃个饭吧。”顾琴永远比夏浅淡定很多。。

“好,等你电话。”憋了这些天,终于有件事情让自己喘口气了,回到家里就打开电脑和圈里玩的好的朋友到处得瑟:喂喂,顾琴要来看我了!你知道吗我要和顾琴见面了!哈,终于要喝和顾琴见面了!看着满屏的欢呼,有故意打趣说小心别被拍的有祝福的有羡慕嫉妒恨的,夏浅难抑喜悦。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夏浅早早干完了自己的活,到点了就立刻拍屁股走人了,回到家里一阵打扮,又是洗澡又是面膜,挑了好多件衣服,满床都是,来回试,试哪一件好看,只是,是关着门试。

终于等来了顾琴的短信,夏浅也终于挑好了衣服,本想穿得学生气一些,让顾琴看起来好欺负,但是最终还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带给顾琴,把长发搭理直顺,选了一件雪纺衬衫,领子是淡蓝色的牛仔尖领,白色底色上靠腰部位散落着零碎的蓝绿橘色菱形的格子,裤子选了件宝石蓝的裤子,搭了个简单的腰带,穿上黑色漆皮稍微带点跟的皮鞋,拎着一个墨绿色的皮质很好的单肩包就出门了,其实远远地看起来,似乎更像主一点。

夏浅选了一家比较精致而且安静的餐厅,坐在位子上点了一杯芒果汁,随意地翻看着菜单,时不时的抬头望着门口,偶尔看看手腕上的手表。

“浅浅。”夏浅因为太过紧张导致听到这日思夜想的声音震荡在身边的空气中时,打了一个颤,抬起头,和照片上一样,比照片上的顾琴还好看,双眼皮,脸很白嫩,皮肤很有光泽,长发,直直的,斜刘海,无袖白色雪纺小衫,浅蓝色七分裤,一个枚红色手提包,简单的打扮,带着仙气。

“顾琴……姐姐。。”夏浅每次看到美女都会呆掉,“你才忙完啊?”顾琴说过喜欢夏浅笑的样子,但是此刻的夏浅真的笑得让顾琴觉得有点渗,这丫头至于笑这么开心么。
“嗯,以为Z市不会堵车呢,原来也不例外啊。”顾琴跟服务员点了点头,要了杯柠檬汁,回应着夏浅。

你一言我一语地点完菜,两个人就有些尴尬了,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夏浅前几日的病情,随意的调侃了几句顾琴怎么那么忙,终于把菜等来了,其实两个人也都饿得不行。
菜一上来,夏浅本性就暴露了,吃货一样盯着盘子里的菜,笑靥如花,顾琴则是很淡定,边夹凉菜边交代夏浅,下次在外面吃菜不要吃太油腻的,对身体不好。夏浅边吃好吃的边点头答应。

吃到后来,两个人都放开了,气氛也变得很融洽,说说笑笑,夏浅是真的开心,能遇上顾琴,简直是在圈里被抛弃无数次修来的福气,眼神里透着珍惜两个字。顾琴,无论怎样,你不抛弃,谢谢你。

“走吧,出去晃晃。”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冷炙,顾琴起身去吧台结账。
夏浅拿齐了东西,小碎步紧紧跟在顾琴后面。

两个人来到了湖边。

【我想为你,挡风挡雨挡刀枪】
“姐,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月亮?”湖周围环绕着二三十米高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夏天的晚上在这样的湖边散步,清凉舒适,面前的湖水印着月亮的倒影,安静,温柔,和身边的人一样,让夏浅觉得像是醉了。

“我每次看到月亮就会安心,什么都可以忘记。”顾琴仰望着月亮,偶尔对着月亮深呼吸闭上眼睛。

“我要做你的月亮,让你一直安心。”夏浅认真地看看湖里的月亮,转身看看顾琴。

“小鬼你还是继续做我的太阳吧。”顾琴喜欢夏浅认真的样子,其实心里知道无论月亮也好太阳也好,夏浅无论何时都会在身后默默地陪着她。

“好啊。那我就做你的太阳,时时刻刻温暖你!”说着挽起了顾琴的胳膊,作势要站在她身边站成一幅画,为顾琴挡风挡雨挡刀枪。

顾琴笑了,笑的很满足,夏浅,谢谢上天给了我一个你,和我不一样的你,你真实,单纯,美好,有我没有的,让我羡慕,让我舍不得。“别,你够温暖了,我要热死了。”把夏浅的胳膊甩开了,紧跟着把小孩搂在身边,环在胳膊里。

“相信我,不要质疑我,不要背叛我。”从我认你的那一天,我就恐惧,恐惧会失去你。

“知道,你最讨厌的,我怎么会做。”夏浅歪头一侧,靠在顾琴肩膀上,享受着。

夏浅,你好像忘了什么。

标签:

11 条留言  访客:10 条  博主:1 条

  1. 哈哈

  2. 哈哈

    嘻嘻 :eek:

  3. 呵呵

    哈哈

  4. 匿名

    好喜欢这个网站啊 :lol: :mrgreen:

  5. 广告任务网

    很不错的样子⊙0⊙

  6. 太陽

    請問有後續嗎?好好看喔!

  7. 三五营销

    仔细瞧瞧再说!

  8. 逆向直销网赚

    嗨,你好吗?伟大的博主!

  9. 匿名

    0

  10. 匿名

    怎么投稿

    • admin

      加qq1983623617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