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可是

2016年08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 11 条

“好好好,不看了。”而每次夏浅也都是让着这个冷血的大女人,免得尴尬,因为没见面的时候就互相达成一致,出现不可协商的事情了也要再三协商,或者有一方退让,但是绝对绝对不能用圈里的方式来解决。因为夏浅有主,她无法接受让顾琴以外的任何人动自己,心里不允许自己有背叛或者有伤害到顾琴的举动,即使顾琴看不到。

“你就那么在意她么,你两过家家呢,两年了我不相信她没有一天的时间抽空来找你”对于把实践看做圈里人必不可少的事情的严静语,简直无法理解这两个人关系的存在,不实践还在一起干什么。

“她很忙啦。大人,我都不急,您急什么。”夏浅瞥了一眼湖水,眼神里闪过一丝难过。

“看你憋屈得慌。走了,闭嘴,回家,不想理你。”严静语表情一沉不说话了,一个人在前面自顾自地走着。她看不得这种时候的夏浅,太过乖巧太过隐忍,也无法接受,这个小孩是顾琴的被,从来没有看两个人打过电话,也从来没听夏浅说起过顾琴的日常,似乎对方很少会跟夏浅说自己的事情,总觉得顾琴是在忽悠夏浅,不知道实际上已经和多少个被玩过了。

“不看啦不看啦,你走慢点,我脚有点疼。。”夏浅则是一脸无所谓笑嘻嘻地蹭过去挽住严静语胳膊,把她速度拉慢回来。

到底严静语还是心疼的她的,跟着放慢了脚步。

“明天又要业务测试了,回去你帮忙抽查下我,我看看有哪些地方没背完整。帮个忙,嘿嘿。”夏浅喜欢和严静语呆在一起的时候,虽然这个女人总是冷言冷语对自己,或者没什么好脾气,但是基本不会和自己较真也不会不搭理自己,呆久了会让夏浅觉得有安全感,淡淡的,但是不可忽略。

“好啊,正好今天打人没打爽,你要是背的不好,把你皮抽烂。”夏浅知道严静语只是发发牢骚,不会真动手的。但是她忘记了站在身边的这个主,是个爱好管教的严主。

凌晨12点下班的人伤不起。。。。第二天早上8点26分火车的人更伤不起T T
各位看官,给……【摇摇晃晃欲睡状】

-------------------------------分割线不用吃宵夜-----------------------------------------
【站着!】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夏浅小心翼翼地递过资料给静语,双手抱着个抱枕,等着她发问。

”银行本票的付款期限是多久”严静语接过夏浅手上的资料,先找个简单的问了起来,夏浅自信的回答了“2个月”,“说完整”明明资料里有一排字,这小孩倒好,直接省略成两字,“哦……是,自出票日期,付款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个月。”

“银行汇票的使用范围”看着资料问完问题,手拿着资料往下一搭,静静地看着夏浅等着回答。

“恩……已在银行开户和未在银行开户的单位和个人,都可以申请签发银行汇票”夏浅完整而且流利的背了出来。

“个人外币存取款规定,背”我就不信你夏浅什么都能背出来,严静语像是故意在挑刺,作势非要问到你夏浅什么都答不上来才甘心的语气。

“无论境内个人还是境外个人,从本人汇户或者巢湖提取外币现钞时,当日累计等值1万美元以下的。可直接办理……然后。。然后是。。。备案表。。“夏浅犹豫了,这个还真没仔细背完,只记得有长长的一坨字。

“1万呢?包含不包含?还有,超过部分呢?“严静语看着剩下还有两大段话的资料,抬头审视了一阵支支吾吾的夏浅,皱起了眉头,看着前方的地面。

等了半天见人没有反应,不耐烦了:“境外汇入汇款需要提供给对方拿些信息“

“卡号、户名、Swift代码……还有,地址?“夏浅知道还漏了两个,可是往死里想也想不出具体到底是哪两个,不禁着急了起来,担心地看着斜对面坐着的严静语。

“别人从境外给你汇钱,难道汇到你家门口吗?!家庭地址还是银行地址还是什么地址?!你这样别说业务测试了,要怎么面对客户?!“严静语忽然大声说了一句后把资料往茶几上狠狠一摔,起身就往屋里走,临关门丢下一句:”站着!给我一个字一个字背清楚!“哐的一声把门甩上了。

夏浅很显然是被吓到了,愣得眼睛圆圆得大睁着,她以为只是像大学和室友互相抽查背的复习资料那样,你补一句我补一句,嘻嘻笑笑地完成背诵。根本没料到严静语会发那么大的火,回想到刚刚看着严静语问问题时认真的眼神和自己答不出来的时候无地自容的心情,慢慢地站立起来,纠结地站在那里,看看紧闭的房门,又看看手上的资料,静静地站了一会,觉得其实可以理解的,严静语本身对自己就很苛刻,对于带过的那些被同样也很严厉,不会对那些被有太多的温暖,有的只是严厉的管教,对自己这样已经是在忍了。

想通了所以然,夏浅便开始自责了,好端端的,让静语姐生那么大气,估计对自己很失望吧,默默走到沙发边上直直站着,低头认认真真地背起资料。
夏浅傻傻的选了个沙发边上的空地,在刚刚的位置站着怕会让静语觉得有偷懒偷坐沙发,可是又不好意思跑到墙角像个被罚站墙角的小被一样,便选了一自认为不那么尴尬的地儿站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夏浅早就背完了,而且确信是完全背熟了,又纠结了将近半个小时,才下定决心离开那块自己心里画的圈儿,蹑手蹑脚走到静语房门,轻轻点了三下房门,用要不是严静语耳朵好否则根本听不到的声音。

“干什么“忽的打开门,门口站着的小孩险些没站稳,晃了下往后退了两步抬头望着自己。

“静语姐,我背好了,你可以随便抽查。“说完抿 了下嘴,双手把资料捧着。

“那行了,去睡吧,又不是我考试“严静语懒得继续再抽查找不快,但是也清楚,夏浅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不会自找不痛快的。

“哦 ,那 ,晚安。静语姐“小碎步跑开了。

严静语走到洗漱间边刷牙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不是对她太凶了,这小孩会不会觉得我是在不耐烦,其实自己心里清楚,是有点小失望,本以为浅浅会准备得非常充分来让我检查的,越是觉得不该犯错的人犯起错来越是让自己觉得不可原谅,不过自己失望又有何用,又不是自己的被,打不得骂不得,只好回屋自己呆着了。

刷完牙又狠狠地吐了最后一口漱口水,心里暗骂一句:又不是我的,我管你那么多干什么。其实严静语自己也没察觉,说这句话的同时,好像已经开始在乎某些东西了。

【这个坏女人】1
不出意外的夏浅在第二天的考试中拿了高分,心里再一次乐开了花,看到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分数立刻登上手机qq,在“我最爱的们”里点开了“顾琴姐姐”快速地打出一条:姐,我这个月业务测试考92分,么么。【龇牙笑】
没过多久就接到回话:恩。
夏浅从和顾琴确认关系开始,就有个习惯,只要遇到自己考了好分数或者拿了什么奖项,都会立刻告诉顾琴,她希望顾琴觉得会因为有她而感到些许骄傲。即使顾琴曾对她说过:你已经很好了。 夏浅也会乐呵呵地回答:我要像你一样优秀,和你一起努力赚大钱养你!
等下班回到家又是晚上7点了,静语姐今天居然没有先回来,不会又和哪个小鬼实践去了吧,这女人简直是个女流氓,又凶又冷又爱实践。 夏浅正在因为严静语没有提前告诉她晚饭单吃而赌气的时候,门被打开了。然而,门被打开之后,夏浅看着门口,傻眼了,那里站着一个,短,发…的严静语,还有一小片是…淡紫,色。

【这个坏女人】2
“静语姐,你…”夏浅之所以会傻眼,不是因为被染了紫色,也不是因为忽然那人变成短发不习惯,而是,严静语本就高挑的个子,配上这个稍过耳根的短发,整个人更加知性,也更加气场逼人了。让人无法直视。
“今天下班早,陪同事去理发店了,天开始热了,我嫌麻烦,就理成短发了,颜色是同事选的,说流行。” 你丫这决定也太随意了吧! 脱口而出:“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你是我的谁我理个发还要向你申请”严静语依旧是根本没在问问题的腔调对自己。
“没,没有。。。就是有点不习惯”夏浅才不会告诉严静语,她现在的模样足够女王足够有范儿,以至于夏浅无法接受以后要天天看着这幅模样的严静语在自己身边晃,太恐怖。
严静语五官本就精致,鼻梁高挺,眼眸更是清晰俊朗,长发只是暂时隐去了一些凌厉,稍稍显得温柔,如今的短发则是让整个人棱角分明了起来。
夏浅觉得这种近乎完美的面孔配上那个又冷又臭脾气的性格还真是印证了 一句话:上帝是公平的,没有人是完美的。这个坏女人。。

【越来越默契】
日子一天天地过,严静语和夏浅除了上班时间,几乎都是一起行动的,逛书店,逛超市,散步,吃饭,两个人形影不离,也许是夏浅的同事住得都离得太远,出去逛街也要跑好远距离才能碰面,索性天天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严静语到处晃,严静语倒也不烦,不要钱的拎东西的一个小苦力,不用白不用。

严静语不收夏浅的住宿费,说是反正自己一个人也是住,多个人多分人气,只要不要把房间搞得让人无法忍受就行。夏浅天生爱干净,更何况是住在别人家里,所以日常简单的清扫工作自然是她包揽了,不过渐渐地,除了扫地拖地刷碗这样的活,越来越多男人干的活也变成自己的了,比如换灯泡,比如修抽水马桶,比如重装纱窗,简直是个女汉子,她自己却没发觉。严静语是变得一天比一天悠闲,看电视,上网,吃零食,睡觉,偶尔还实践实践,这个小房客来了以后自己更惬意了。

两个人也变得越来越默契,夏浅每天早上会早起,或者做双层果酱的夹层面包,热一杯暖暖的牛奶,或者下楼买汤包和皮蛋瘦肉粥,或者买油条和豆浆,每天换着花样准备,都是静语爱吃的。下班回来会去超市购物,家里的日用品从来没断过。而静语也偶尔变得温柔起来,比如洗除了内衣以外的衣服只要夏浅没洗就会帮她一起洗掉,比如会把垃圾桶里的垃圾袋整理好放在门外,虽然最后还是由夏浅拎下去,比如看到适合夏浅的衣服会发个链接过去。

临近盛夏了,天气变得燥热,Z市的夏天会经常下暴雨,但是下暴雨之前会非常闷热,便形成闷热然后暴雨一场过几天继续闷热然后继续暴雨这样让人无奈的节奏。夏浅的工作也因为季节因素到了盛季,整天在单位里挥汗如雨,即使单位空调很给力,但是夏浅仍然经常会觉得很黏腻,这样便让她养成了干完一件事后就会跑到空调口站着呆一会的习惯,直到爽了才走。

终于有一天,拿着刚从打印机里翻滚出来的厚厚一叠资料,夏浅连连打了三个大大的喷嚏。那一整天从那三个喷嚏开始,夏浅怎么都提不起精神,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生气,一杯开水接着一杯开水的喝,眼皮也开始睁不开,走到哪都耷拉着脑袋。

这幅样子让主任看到都不禁有些心疼:“小夏,单位没有温度计,回家你赶紧量量体温,怕是发烧了。”杨主任是个中年大叔,会戴着金丝边眼镜穿着白色衬衫和西裤,人很好很有亲和力,也经常体量员工从不让上级占自己员工的便宜,大家都心甘情愿跟着他干业绩,组里经常在市里同部门之间获奖。夏浅才来不到半年,这单位普通情况下一年只有5天公休可以请,夏浅正在犹豫,真发烧了可怎么办呢,又不想浪费公休:“好的,谢谢杨老师,我回去喝点药。”杨主任当然看出了小年轻人的纠结补了一句:“要是发高烧的话明后天别来了,快去医院吊水,等好了再把任务赶回来。”夏浅立刻展露出感动的神情再三感谢。

下班出门,又在下暴雨,已经提前离开了,不好意思再回去找人借伞,便冲进大雨里跑去路边拦了辆车就走了。

【你怎么总让我心疼】
被淋得稍显狼狈的夏浅拖着沉沉的头像行尸走肉一样挨到了家里,打开门就迎上了严静语。

“你怎么今天回来那么早?”严静语很吃惊。

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来了。”有气无力地回着,没有任何体力,绕过静语直接走进房门,一头栽在了床上。

标签:

11 条留言  访客:10 条  博主:1 条

  1. 哈哈

  2. 哈哈

    嘻嘻 :eek:

  3. 呵呵

    哈哈

  4. 匿名

    好喜欢这个网站啊 :lol: :mrgreen:

  5. 广告任务网

    很不错的样子⊙0⊙

  6. 太陽

    請問有後續嗎?好好看喔!

  7. 三五营销

    仔细瞧瞧再说!

  8. 逆向直销网赚

    嗨,你好吗?伟大的博主!

  9. 匿名

    0

  10. 匿名

    怎么投稿

    • admin

      加qq1983623617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