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可是

2016年08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 11 条

【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揍你】
薇姐和小淳洗完澡来到严静语的房间,正好两人也刚收拾好,洗过澡稍微清醒一点的严静语再检查了下窗帘,薇姐默契的锁好门栓,电视声音调到正好,小淳和夏浅在一旁傻傻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你想怎么玩,薇薇。”把带着的工具包打开,一一摆在床上。
“两人一起,裤子脱了,跪在床上,四瓣屁股并排,让我先爽一下先”杨薇双手掂量着工具。
“啊?不热身吗”夏浅还没准备好即将到来的游戏,未等杨薇发话,严脱口而出:“热什么身,洗澡不就热身了嘛,哈哈”
“专业坑妹啊你”杨薇一脸好笑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严静语,这货翘着二郎腿边喝酸奶边看着两个屁股,静待好戏开场。
杨薇操起建康拍,欣赏着眼前两个虔诚撅起的屁股,心情大好,随心地招呼着四瓣屁股,百八十下的扇着,既不偏袒一方也不漏过每一片好皮肤。piapiapiapia的严静语听着爽极,时不时地还帮着两个小鬼配音,嘶——
“起开,我怎么觉着你更欠揍?还配音”
“哈哈哈,等你待会儿坐这vip座位你就知道了”夏浅很少看见严静语如此这般小孩子,一般这种样子的她只会在杨薇面前表露。
“恩,基本红润,上色不错,该我了。”玩心上来的严静语一股劲从沙发上起身麻溜的从工具里挑了自己的最爱,藤条,顺便拿了一个木尺和一个小红,让两人站在地上弯腰手撑着膝盖,在小淳的后背上搁置了小红,在夏浅的后背上搁置了木尺。“后背挺直了啊,看谁先掉,谁先掉了谁加小红30下。”
夏浅立马嚷嚷:“啊??那我多吃亏,尺子多不稳呐!“
一藤条夹着风声甩在夏浅屁股正中间横起一到鲜红,“让你出声儿了吗。“严静语属于拿起工具就会一秒变装自动切换冷主模式的女主,夏浅吓得不再吱声,弯着腰尴尬害羞地侧过脸看了下小淳,秒低头。
“啧啧,别吓着小孩儿。“轮到杨薇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位置欣赏现场版的1v2实践真是绝佳视角。
五十下藤条分别抽在两个人的屁股后面,痕迹整齐且漂亮的排列着。杨薇看着眼前的女人早已褪去初识时的青涩,熟练地挥舞着藤条,很工作中的她,越来越游刃有余,表情微妙的看着严静语。
“啪嗒“一个不小心,木尺从背上滑掉了,落在地上,发出让夏浅绝望的干脆响声。
“呦呵,这么配合你静语姐。“薇姐居然高兴到拍手。
夏浅吓得连声喘着粗气。
“来,小淳,趴床上歇会儿。“难得看严静语实践的时候温柔一会,把小红从小孩身上取下,扶着小淳趴在床上,夏浅还在一旁尴尬地撅着。
严静语绕到夏浅身边,挽着夏浅胳膊把她拎起来,“来,手伸高,贴着墙,准备好了,小红三十下。“
夏浅轻轻哼唧了几声没办法只好照做,上身贴上凉冰冰的墙,无奈等着自己最怕的小红无情亲吻自己的屁股。
看着夏浅臀部肌肉因为害怕有些颤抖,杨薇有些心疼小孩,忍不住走过来用手抚摸了两下夏浅屁股上的藤条印,安慰道“乖,游戏而已。”夏浅可怜的眼神看着薇姐哭腔说了句:“。。嗯”
扭头朝着静语姐,又想说又不敢说的还是说了每次都会说且没有用的那句话,“静语姐,求求你打轻点儿。。”
“薇姐, 你不知道我最喜欢看她颤抖吗?”严静语色眯眯的看着夏浅。
夏浅再一次绝望的趴在了墙上,严静语用小红抵在她屁股上,“贴好了,怎么,有意见吗。”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揍你。
“没有,没(啪——)有。”还没来及摇头就被打懵。
“记住,有意见,保留”。“啪——啪——啪——啪——啪——”
五下一组,打完六组整好三十下,前慢后快,夏浅已经疼的顾不上身后还有小淳和杨薇,眼泪倾下哭腔明显。
两个小被被在床上歇了一阵子,顶着两个红屁股,尤其是夏浅,红的透透的,高出小淳一截,两个大人也在床上换着姿势来回用手玩弄着两个屁股,时不时再用工具或者手补上几下,四个人边聊天边啪啪啪,玩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实在太困杨薇才带小淳回屋休息。

【如鲠在喉】
青岛之行结束之后几个人回到了原有的角色,夏浅投入到新一轮工作的恶战中,严静语依旧把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以前总看夏浅傻乎乎的热情帮自己打扫卫生做好吃的,但最近却似乎比以往忙不少,小浅每次下班回到家都格外疲惫,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老在开小差,说话也有些少见的不耐烦。

终于严静语因为垃圾不及时倒而忍受不了不自觉的夏浅了,要知道严静语虽然懒了点可毕竟还算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于是某天见夏浅下班回来,对正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的小浅半开玩笑的说:“再不倒垃圾我要考虑把你赶出去了。”
没想到夏浅头也不抬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你自己没有手么”说完还微微皱了下眉。
单位的事情搞得夏浅心烦意乱,回到家没有心思和人开玩笑,随意回了一句话,说完之后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了,可是就是心里反抗的小细胞骚动跳跃着,连续很多天工作上的不满积压在心里没有口发泄,让自己整个人看起来怨气朝天。
“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跟我说话!现在起来拿去扔掉。”严静语最不屑不识抬举的被,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有一天也会对自己这般态度。
夏浅一股劲从沙发上站起来,手机往卫衣兜里一揣,背对着严静语鼻子深深呼了一下气,满脸腻烦的表情走到厨房卫生间把能装的垃圾全部打包,一句不吭地拎着几个大包带上了门。
还是那个路灯下,还是那个长椅,夏浅又一次闷声的侧卧在单元楼下的长椅上,长发随意的散落着,眼神呆滞地看着路对面的草坪,同样是傍晚的余晖落尽,暗暗的小区星星点点的路灯,邻居炒菜的油烟味,夏浅不禁想起刚来这里的时候,一样的时刻,卧在这里,只身一人,虽孤单,心里却充满了温暖,有一个人因为别的女主对自己不好而跟自己发脾气,曾经写在脸上的关心和恨铁不成钢如今怎么变得有些不对味了,我难道只是你填补欲望的一个人吗。
严静语在楼上则是不爽到了极点,好端端的被这个人气得不轻,还是无法接受夏浅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居然会如此不耐烦和愤恨。喝了两杯咖啡下去,自己尚且觉得情绪稳定些了,仔细想来其实不难发现,估计是最近工作太累,长期压抑难耐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和被的区别往往就在于,主在生气到不可控的时候往往还留存着一丝理智,去思考整件事情的始终,而被,往往被情绪所控,无法正面对待。
即使这样,严还是决定不给夏浅好脸色,免得惯出毛病来,自己可受不了动不动就甩脾气闹情绪的被。
负面情绪满腔的夏浅一躺就是半个小时,本想全身贴着冰凉的水泥座椅可以让自己冷静些不要烦恼那么多,就在觉得自己快要凝固的时候,“叮——”手机铃声响起,夏浅目光转动看向一旁的手机,托起手机看着短信,如鲠在喉。
“小夏,我今天下午又去找行长了,这个阴阳怪气的人简直不是东西,搞死不肯签字,副行签那么爽快有屁用,毕竟是二把手,没用的,上面不认的,他不签字最后经办员肯定要倒霉,连着我主管连着网点负责人都要倒霉,真不是东西,事情是他要求这么做的,最后自己不肯签字让底下人倒霉。混蛋。——杨主管”
好不容易冷凝的心绪被这样一条短信又烧到了高点,烦躁到了不行,无奈,甚至有些许的绝望,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盖住自己的双眼,从侧卧变成躺平,鼻腔喘气厚重而越来越急促,最终被手盖住的两个眼角泉水一样不断得流着热泪,无声地。

【还是敌不过那一丝心疼】
在座椅上躺了近一个小时,觉得有些冷,夏浅起身上楼,回到屋里,其间严静语房门紧闭,在自己的屋子里冷冷的做表格。
“滴滴滴滴——”打开qq对话框。
“静语姐,抱歉,今天心情不太好。”夏浅说不出口,只好憋在屋里给隔着一堵墙的严静语发qq。
“心情不好就要向身边的人发脾气甩脸色是么”严静语很出火。
“对不起,静语姐。”夏浅看着回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很堵。
“理好自己的情绪再跟我说话。”严静语理智的回答着。
“是”。
好巧不巧,两个人同时打开房门,有时候我们惊喜于和喜爱的人有着心心相印,就好像你盯着手机对方就正巧来了个电话,也有时候,你不想碰见对方的时候,却尴尬的因为心有灵犀而撞见了。
一瞬间撞出来的尴尬,夏浅头发略显凌乱,像小偷看见了警察,瞟了一眼严静语就迅速狼狈的低下头让对方先走。
而严静语看到眼前的夏浅,一脸委屈和无奈,看自己的一瞬间捕捉到了她布满血丝流过泪水的双眼,衣服也有些褶皱。
“你怎么了”还是敌不过那一丝心疼。
“没事”夏浅觉得自己特别无助,单位的事情没有人能帮到自己,还不下心惹了静语姐不高兴,情绪异常低落,低头闷声站着。
住在一起这么久,严静语还是了解夏浅的,只有在自己无助的时候才会说没事,其实心里早已经乱成一团了。严静语喜欢省心的小孩,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小人让自己觉得欢喜正是因为她基本算成熟,没有乱七八糟的屁事,但是在一起之后发现,这个小孩原来一点也不让人省心。不过严静语也忽略了一点,人和人之间之所以觉得简单轻松,是因为有距离,如果两个人关系越来越近,那么彼此都不会像平日里那般无害,仅仅是因为,有了依靠,便让我们在熟悉的人面前,想显露真实的自己,愿意把自己的伤心难过揭开给对方看。
皱了皱眉头,决定还是关心下小孩,轻推着夏浅的腰把她带到自己的屋子里,坐在床边,自己拉了电脑椅坐在夏浅面前,“说说吧,怎么回事。”

【情绪控制是基本】
“有个单位账户的印鉴章丢了,丢了很久了,之前前台办业务的时候也没有发现章不对,现在企业才说要更换预留印鉴,按要求是要先登报报遗失处理的,因为程序很麻烦,行长让我们直接做作废处理,省的上面人追究为什么印鉴章不对那么久了还没有人发现,现在我们按行长的指示做了,我盖了私章,主管盖了私章,营业主任盖了私章,副行长签了字,可是行长不愿意签字。他不签字副行长的签字没用的,一串人都要跟着倒霉。主管找过行长了,怎么跟他吵他都不签字。……”一脸愁闷的夏浅慢慢说着。
严静语听了也跟着皱了眉头思考了半天,一边帮夏浅想办法,一边在心里暗骂这个领导人,真龌龊。
“抬头,认真听我跟你说。”思考了一番,严静语坐在电脑椅上双手交握放在腿间,这个习惯性动作经常是严静语开会时做决断的样子,同样的动作面对夏浅,却显得格外耐心,温柔。
“你们行长不愿意签字无非是因为害怕担责任,但是你们杨主管找行长去签字的时候做法不对,毕竟是领导,他不能强迫让对方签字,争执吵架更是不可取,行长当然不会愿意签字。你明天拉上你的营业主任一起去找行长,你跟他提二点,第一,大家都想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方便了我们自己也方便了客户,如果他不签字,这个业务没法完成影响了客户,客户的损失就是你们自己的损失,长远看对你们不利。第二,现在国家强调尽职调查,你行长签过字的业务在不违反员工守则的情况下更能说明你尽职调查做的到位,对下面人以后开展工作也非常有利。尽量不要跟他提什么责任,他只是这么让你们做,做的人是你们,他确实没有必要担什么责任。”严静语细心地跟小孩分析着整件事。
夏浅听完之后觉得终于不那么无助了,对严静语的崇拜之心更是上了两三层楼,眼睛里终于看出了点星光。
“听懂我说的了吗?”
“恩,我听懂了,明天我在跟行长好好说说。”
“那是不是该处理我们之间的了。”夏浅听完一脸茫然地看着严静语。
“你听好了,我不管你在单位遇到什么事情,无论你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还是日后处朋友了,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情绪控制是基本!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不要因为遇到了不高兴的事情就随便向身边的人发火甩脸色,很幼稚。”面对严静语非常严肃的教训,夏浅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更从心底钦佩严静语的处事能力,低着头时不时说到点上跟着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去洗洗睡吧,明天好好上班,记住我说的话。”
“嗯,谢谢静语姐。”
“嗯。”

 

 

?

?

?

?

?

?

?

?

?

?

标签:

11 条留言  访客:10 条  博主:1 条

  1. 哈哈

  2. 哈哈

    嘻嘻 :eek:

  3. 呵呵

    哈哈

  4. 匿名

    好喜欢这个网站啊 :lol: :mrgreen:

  5. 广告任务网

    很不错的样子⊙0⊙

  6. 太陽

    請問有後續嗎?好好看喔!

  7. 三五营销

    仔细瞧瞧再说!

  8. 逆向直销网赚

    嗨,你好吗?伟大的博主!

  9. 匿名

    0

  10. 匿名

    怎么投稿

    • admin

      加qq1983623617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