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可是

2016年08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 11 条

三月下旬的某天,思考了一整个下午,再三斟酌,终于决定好要报名哪个考试。夏浅选报了一种考试类别,申请了两次考试时间,如果第一次没考过,还可以在第二次系统安排的时间里再考一次。申请两次不是因为怕自己考不过,而是看着系统里提示的考试时间,夏浅很是担心,第一场:4月11~12日,第二场:4月25~26日。
单位每次考试总是喜欢安排在周六周日其中一天,而11日,很恰巧得是夏浅的生日,希望不要安排在那一天吧,其实按照惯例,夏浅深知,安排在生日那天的可能性很大的。只是不想告诉严静语。
6点10分,严静语很准时地到家了,两个人简单地吃了两素一荤的晚饭。说心里话夏浅最喜欢和严静语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依偎在一起入眠的时候,不是光屁股害羞挨揍的时候,也不是挨揍完温柔抚慰的时候,只是很简单的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家里餐桌上吃饭的时候。因为夏浅喜欢用余光看严静语吃自己做的菜的样子,虽然每次问她好吃吗得到的答案总是“一般”,喜欢严静语一边吃东西一边淡淡地和自己说公司发生的开心的不开心的零零碎碎的事。
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那个人的回报,有的时候,令自己欲罢不能的,可能只是想被你需要。
“你复习的怎样了”看着夏浅一脸“要考试的人不是我”的表情整天逛淘宝看电视剧就是不舒服。
“放心吧,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会过的。”继续吃着薯片直勾勾地看着电脑屏幕。
“不过让你屁股一个月都顶着紫灯笼。瞧你那散漫样。”真的是方方面面无时无刻不在嫌弃着夏浅。得到的是一个自信的笑脸。
“你生日那天周六我没事,陪你一天。”抓住重点这种事情夏浅最喜欢了,微笑着仰头应了一声,乖顺得像小狗。
“对了,你几号考试?”前一秒还春暖花开,后一秒就让你跌入深海。夏浅晃了一下神,没敢对视严静语,假装看着电视剧,淡淡地说“25或者26号”。
“认真准备。”看着严静语远去的背影,心里隐隐的不是滋味。感觉心脏被人掐了一下,手指都会酸一下。我不是圣人,我也会想隐瞒,我承认我自私。

生日。
晨光洒满卧室,自从工作之后,夏浅对光线特别敏感,每次清晨光线透进来的时候,总是会第一时间清醒一下,每次都无奈得翻身面朝阴面继续睡。但是自从搬来和严静语一起住之后,夏浅爱上了那一刻,因为转身就是严静语的侧脸,可以看见阳光散落在她脸上的模样,静谧美好,然后自己会满足一笑,继续酣睡。
严静语睡到自然醒,看着旁边还在沉睡的小孩,忍不住开始恶趣味泛滥,坐起身,把小人轻轻转了个身,背对自己,盯着白色内裤隆得最高的位置。夏浅被转动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得醒了,心里正在开心要被有爱一拍唤醒,没想到默默微笑等来的却是一声尖叫,严静语才不会对你那么温柔,下劲儿的捏起一瓣肉扭转了好大半圈。
“姐。。”很少喊严静语姐,几乎没有这么喊过,近乎央求,眼睛里被身后的疼痛激出了泪光,表情狰狞,疼得连话都说不完整,才冒出这么简单的一句姐。许是严静语也觉得有些过了,轻轻笑笑,捏起的手立马抚平那块臀肉,揉了好一会。夏浅卖乖得双手环抱着严静语的腰,耳朵紧贴在她侧身。
“好了,起来吧,带你去看好东西。”最终还是等来了有爱一拍。
确定把眼角的泪包括眼屎在严静语身上蹭干净之后,精精神神地起身去洗漱。切,你能带我看什么好东西。。。
公交车在某站停下,四月季的春风可以轻柔到让人想闭上双眼去安静感受,梧桐树开始努力长出新叶,行走不远,两个人停在一家看起来很高大上的自行车店门口,夏浅愣了下,转头,“干嘛,我不打算买了,反正我也不会骑,而且这家太贵了。”
“穷死你算了,你钱都花哪儿去了到底。”不理会夏浅,严径直往里走,另一个人也只好蒙头跟上去,大脑早已被转移了话题,心里默想着钱,钱呢…你爱吃的牛肉,小河虾,家里的咖啡机,小米盒子,修电热水器,你点名要的红酒…还有……
“你觉得这些女士车里,哪辆最好看?”假装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自行车,装作第一次来挑选。“您好,这几款都是最近刚到的新款,您可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夏浅虽然喜欢厮杀淘宝活动款,但是眼光还是不错的,又或者说,两个人的眼光还是蛮吻合的。在一排车前打量了一番,停在一辆酒红色烤漆,齿轮金属感清晰的公路车前,“我觉得这个挺好看的。”
夏浅本以为严静语只是带自己逛街路过这家店顺便带自己进去逛逛,没想到严静语一句话把夏浅震住了:“那就好,看来我没选错。”转身朝服务生说“这是上个星期跟你们老板开的订单条,钱付过了上面有标,我跟你们老板说过要该紧的地方紧好,你帮我直接拿货吧。”服务生热情一笑去仓库提准备好的那款车。
“送你的,生日礼物。”服务生离开后,严静语傲娇的丢了一句。
夏浅早就看傻了,记得刚刚看到吊牌上写了大几千的数字,担心的拉了一下严静语,“哎,这个应该很贵吧,不用了静语姐,我都不会骑的。”
“你再叫我一声哎试试。”
“哎呀,不是,静语姐,太贵了这个,没必要的。”夏浅还是觉得很浪费。
“难得你喜欢,而且你上班的路程正好坐公交不方便走路又稍微有点远,再磨叽我在这就开揍你信不信。”
“可是我都不会骑,万一把它摔坏了多心疼啊。”
“今天专门教你骑自行车,它有几道划痕,今晚你屁股上就翻五倍有几道藤条。走吧,去乐海公园。”说罢推着车离开了,夏浅心里还是非常开心的,原来你这么有心意,抿了抿嘴屁颠屁颠地跟上。

【我很想把这辆车收回】
两个人推着自行车走到乐海公园已经中午了,夏浅去一家餐饮店买了很多杂七杂八的烤串煮玉米卤鸡蛋杂粮煎饼还有可乐,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严静语安静地坐在公园湖边的长椅上休息,旁边停着一架自行车,身后是染尽春光的草地。像看电影一样享受着这美好的画面。只要能在你身边静静看着你,做什么都很开心。

一下午的时光过得很快,在严的不耐心指导和细心辅助下,夏浅基本可以在自行车上骑着不倒下来了,当然这期间肯定也不免磕磕碰碰,好在没受伤,准确的说,自行车没受什么伤。中间有好几次险些倒下的瞬间,严在一旁悉心保护搀扶着,光这一点夏浅就足够满足了,她觉得静语姐可以什么都嫌弃她,但只要她看到严的在意,就算让她付出什么都很值得。

对于一下午的成果,严静语还是很满意的,两个人在餐厅吃晚饭的时候特赦可以多点些肉补充补充能量。
“我去上下洗手间”合上巨大的菜谱,满眼笑意得离开了,夏浅今天一天像一直被抛在云海里,幸福感爆棚。
“叮——”正在玩手机的严静语听到桌上夏浅手机的短信铃声,抬头正好可以看到短信内容在屏幕中间赫然显示。

【夏浅女士:
您申请的4月11日上午9:00时,专业类序列号考试请假已审批完成,。请您于4月12日24时前登陆考试系统在“我的考试—已申请的考试“栏目下选择”审批并通过请假“,并请近期注意查询考试2时间安排。(总行考试院)】

严静语随意的一瞥,只看到了第一排字,瞬间脸就阴沉下来了,她想听一个解释,虽然这个解释的答案,心里已是了然。

回到包间的夏浅一推门进去就能感受到气氛不对,看到严静语冷冰冰地望着桌面,心里正纳闷,发生什么事了。

严静语一句话都不想多说,视线示意了一下夏浅的手机,然后直直望向夏浅。

莫名拿起手机,夏浅看到短信内容脑子一嗡。在严静语面前很少有的害怕,像是儿时犯了错不敢面对家长的恐惧,此时此刻在夏浅心里正灼热上演着。

沉默片刻,“对不起。“没有太多的解释,简简单单三个字正是这些天她最想对严静语说的。

面对着桌面上丰盛的晚餐,两个人都味同嚼蜡,毫无兴趣,一个人歉疚,一个人失望。

菜是基本吃完了,包间里空间本就狭小,空气早已凝结成冰,这顿饭两个人都没有胃口,又不想浪费,夏浅从头到尾大口大口地吞着,只不过,是生生的吞着,不敢抬头。

回家的一路上,自行车显得那样多余,严静语倒没有走得很快,却是两眼无神地前行着,夏浅默默推着自行车。好不容易走完了这段路,到了家楼下,两个黑影在车棚里,夏浅小心翼翼将车上锁,刚起身站直,旁边那人淡淡却很清晰地丢下了一句话径直离开了:“知道吗,我很想把这辆车收回。“语气写满了失望。

进屋关门,夏浅很识趣地先去冲了澡,没有洗头发,而是随意高高盘起,轻轻敲过严静语卧室的门便乖巧推开,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跪着反省,不准动“这气压,严静语就是让夏浅乱动她也不敢。

严静语洗澡的速度并不慢,很快便回到房里,将卧室门关上,窗帘拉上。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又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这一切对于夏浅来说是未知并且紧张的,因为严静语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过,以前的实践甚至惩罚都觉得是自己把控范围内,而这一次,心里没有底,这一顿,一定不好挨。

【自知有错,奈何你狠】
四月天,夏浅只穿了薄薄的睡裤,好在严静语卧室是木地板,不会像大理石地面伤膝盖,但已经跪了一个半小时的夏浅着实两个膝盖带着小腿生疼难忍,还要保持着姿势更是异常难耐。

房间里的那个人终于说话了:

“差不多了“
“站起来“
“面朝我“
夏浅一一照做。
“你有什么想说的“

“对不起,我应该去考试的。“站在床尾的夏浅面朝写字台边坐在凳子上的严,严静语没有说话,从衣柜底层的抽屉中取出一排工具,拿起一条皮带,朝地点点示意夏浅站到她身边。

“双手伸平,握起来或者躲开的话全部重来。70下,自己数着。“

“我知道了。“夏浅其实并不讨打,只要那个人凶一点或者上一点火,她会立刻变得乖顺,乖顺到可以一句不吭,不火上浇油。

两指宽皮带抽在双手上,用不了几下便把整个手掌都照顾了一遍,速度很快,是夏浅所怕的,每次看文说主抽一下让被慢慢消化耐着痛夏浅都觉得难以理解,明明速度越快越吃不消,慢的话反而好受些。仅仅20下过去,夏浅神情就已经不堪,太阳穴和人中位置覆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咬紧牙齿,喘着粗气。

要说这前20下以快为主,之后的30下便是以狠主打,严静语真真切切想要打疼她,不希望她再犯同样的错,这是惩罚,犯错就要付出代价。匀速落下不快不慢,但是这三十下却是连着肩膀转动的惯性像甩鞭子一样抽下去。一声不吭的夏浅觉得自己快要忍到极限了,双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深红一片,肉生疼的,里面的血管似乎都要爆裂了。

但是夏浅却一句话没有说,自知有错,奈何你狠,只有受着。

对于严静语的吩咐,夏浅绝不敢怠慢,对于惩罚,严从不会跟她开玩笑,要重来便一定是不会心疼不会退让。挨完50下,夏浅早已溃败,双手依然用尽全力平摊在身前,但是头却深深得埋在了两只胳膊的臂弯中间,低头可以看见自己的睡衣因为自己太过疼痛而颤抖。

“据我所知,你在银行系统内的考试,每年只有一次申请请假的机会,用完了这一年度便不再有,你这样随意得仅仅是因为想要过生日或者说是所谓的想和我一起出去,就把这一次机会随便浪费掉,如若你日后遇到考试恰逢有别的急事,参加不了,那便是两年之内不能参加系统内考试。你有想过严重性么,想过可能会影响你的晋升你的发展吗,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幼稚么??上帝不会给你多一次机会,如果你浪费掉,只有你自己懊悔损失的也只有你自己。那一场考试难吗,你我都知道对你来说,这种程度1个半小时的考试你轻轻松松半小时就可以交卷,我大可以在门外等你,何必要这样。“

“对不起静语姐,是我太草率,不考虑后果,我错了。“依旧默默低着头,没脸面对身边责问教育自己的人。
剩下的20下,严静语尽量不过分抽打,也不必,那五十下过去,就算是手轻轻拍打,想必这双手也异常难忍。

“多少下了“严静语停手。
“76。“
“为什么不说话。“我这么一直打下去你也一直不会开口提醒我么,你总是在特别的时候让我特别心疼。

“是我不对。“听到这个回答严算是基本满意,看来已经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手放下吧,歇三分钟。裤子脱了,撑着桌子。“
“我生气的部分已经惩罚完了,下面我要惩罚你让我失望的部分。“夏浅复杂的眼神看向严静语,先是些许的诧异,而后慢慢换成了认可,服从。

【如果人心都凉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失望吗”气已经消了大半,心平气和的在问话。

“大概知道。”说了实话,给自己留了个台阶。

“大概。好,我抽你一百下,这一百下的时间我要你想清楚我失望的是什么,结束之后告诉我。”越是说得坦诚越是让人觉得心生恐惧。

夏浅低下头以尽量标准的姿势表示默认。

严静语抽下去的藤条比夏浅想象中的要狠,本以为皮带抽手掌是严着重惩罚的点,可是在挨了一藤条之后夏浅心里一句话堵在了胸口:原来你对我这么失望。

六十下的时候,夏浅粗气喘得厉害腿也开始不住的抖,严静语看在眼里,走出房间端了一杯温水进来递上去,这个举动让还在被惩罚的人受宠若惊,眼睛红红的望着严,暗流涌动,嘴巴缓缓吐出一句:谢谢。

放下水杯,重新塌腰,腿伸直。严静语站在一边莫名的开始陷入沉思,许久没有动静,看着夏浅做的这些动作,突然发现相识至今,这个在自己藤条挥舞下的少年,一直以来都在尽力做着自己想要被做到的标准:保持姿势。无论单纯的实践还是,惩罚。作为主,不免觉得,很是合心意,也很感动。

最后10下,必不可少的加大力度。严静语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担心这个小孩说不出自己想要听到的,那样自己也必然还是会加罚不会退让。

一百下圆满结束,严静语并不急着把藤条撤下,而是有意在夏浅屁股上停留片刻,短暂划动,这让人又痒又疼的举动惹得夏浅心里很是难耐,且多了几丝敬畏。

臀上满是痕迹的人在得到应许之后起身勉强站直。最紧张的时刻终究还是要来临,本就已经让你失望,如果再回答错,那是让你更加失望。

“说吧。”藤条还置于手中并未放下。

“……”夏浅深怕说错,许久未支声。

这时的沉默让严顿然生火,左手接过藤条,右手便高高举起,作势要扇人耳光。

“对不起我瞒你了。”夏浅惊恐地闭眼低头一躲,几个憋了那么多天的字终于说出了口。

右手慢慢放下,“下次犯错的时候不要高估我对你的耐心!”其实严不想承认是自己着急了。

在听到答案之后,提着的心终于落下,小孩,谢谢你的心有灵犀,谢谢你一直懂我。

把藤条放在一边,站到夏浅正前方,抬起眼前人的下巴直视着。“我上次问你什么时候考试,脸不红心不跳得就那么告诉我25或者26号,要不是你们的通知短信,我想我会一直被瞒下去。”

“对不起,我太让你失望。”乖乖认错,内疚,自责。

“你今天给我听好。我想告诉你,我会认真珍惜你,但是也请你记得,一个人若总是失望,是会心凉的,如果人心都凉了,那是捂也捂不热了的。”

“嗯。”诚恳点头。

“我希望你记住今天的惩罚。”

标签:

11 条留言  访客:10 条  博主:1 条

  1. 哈哈

  2. 哈哈

    嘻嘻 :eek:

  3. 呵呵

    哈哈

  4. 匿名

    好喜欢这个网站啊 :lol: :mrgreen:

  5. 广告任务网

    很不错的样子⊙0⊙

  6. 太陽

    請問有後續嗎?好好看喔!

  7. 三五营销

    仔细瞧瞧再说!

  8. 逆向直销网赚

    嗨,你好吗?伟大的博主!

  9. 匿名

    0

  10. 匿名

    怎么投稿

    • admin

      加qq1983623617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