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可是

2016年08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 11 条

【哽咽】
“嗯,好的,可以没关系,不着急王经理,我先到你办公室等会儿。”挂断电话,拎起背包,拿上文件夹,带上门。

电梯门打开,严静语朝里面的几个人微笑了一下,按下6层,抿了下嘴唇,等着第一个先下。电梯开始下行。
8层——7层——

突然,“吱——”随着一声钢索和橡胶摩擦的沉闷声响,电梯停住了,里面的灯光没有闪,直接灭掉。
周围,喘气声,惊慌声,被踩到脚疼出的叫喊声,在这没有光线的几秒钟里,耳边传来这些声音,严静语忽然迷茫了,站在最中间的她,摸索着想挨着边站。可是——
当中指尖触及到冰冷边缘的那一秒,脸部肌肉在向上堆积,心里压抑,闷极了,脚开始轻微悬空,那种感觉,似乎被称为,失重。

……

“我刚接到她家的电话,说是单位同事联系她家里人,她下班的时候电梯出事故了,现在在医院里,腿部骨折,只是暂时昏迷,没有生命危险,家里人不在身边,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先去看着,我正在去的路上。“薇薇尽量匀速地认真说完了这段话。

远处大楼的LED灯过了十二点,已经熄灭,楼下还能看到路灯照影的椰子树叶,海面上渔船的灯还在照着,微弱,晃动,月亮已经彻底被云层遮上,海风还是在吹向海景朝向的阳台,只是比刚刚,冷了一些。

“……“

才发现,情到深处,最是无奈,心里早已牵起层层波澜,竟是无言以对,两鼓热流缓缓淌下。
“嗯,我知道了。“哽咽。

——不是因为你出事了才哭,不是因为不知道会不会见不到你了才哭,不是因为想你了才哭,我只是,心疼,心疼你,非常心疼。

挂断电话,立刻找到之前给航空公司的外拨记录,按下绿键,视线模糊.

眼前好大雨,用柔软的擦头毛巾捂上,还是好大雨。

“喂,帮我定一张最近去Z市的机票。“强忍抽泣地说完话。
“谢谢。“

【我有急事,先回去了,不用担心,玩的开心。明天联系】留下便条,把自己东西全部收拾好,两袋沉沉的东西塞进行李箱,关灯,关门,打车,去机场。

【我看着你,你却无法看见我】

“现在是,早晨7点20分,飞机已到达到达Z市,地面温度18度,请在飞机停稳后解开安全带。祝您旅途愉快“

“啪“安全带被叩开,掏出手机,开机,联系人,杨薇。一系列动作连贯没有停顿。

“薇姐,她怎么样了,我到Z市了,在哪家医院。“

“省立医院,B区302房。“

“好”

302室门外的走廊,安静,阳光从走廊末端的东方斜射出一道温黄,夏浅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外,经过了一夜难眠的红眼航班,脸上显得有些憔悴,鬓角的发丝微微凌乱地散落着,深色风衣口袋里鼓鼓得装着没来及放到钱包里的打车钱。

门里面就是你,迫不及待见到你的这一秒,竟是有一丝恐慌,我怕看到你脆弱的样子,也怕看到你受伤的样子,更怕,我看着你,你却无法看见我。

“当当当。”轻轻叩了三响,停了半秒便推门而入,里面的三个人同时看向了我。杨薇站在一侧倒着开水,一位中年女人坐在床边的板凳上,充满血丝的眼角还擎着泪痕,一位发梢掺白的男人双手握着床尾的栏杆,表情凝重。

经薇姐介绍,几个人稍微寒暄了几句,视线聚在了躺在床上的人。

白皙的侧脸,两只眼睛安静地合着,睫毛浓密一如既往地诉说着温柔,嘴唇血色正常,有些干,像每一次她睡觉路过她时看到的一样,美好,乖顺,白色管道里的液体滴在手背上,左腿被吊起,缠了很多很厚的绷带。
静语姐,遭罪了,辛苦你了。

“我出去站会儿。”夏浅终究是忍不住了,看不了这样没有生气的严静语。

杨薇紧跟着夏浅出来了,带上门。

“医生怎么说”眉头略揪,关切地问道。

“骨折,养着就可以了,受到惊吓暂时没醒,要人看着。”杨薇顺手拍了拍夏浅的肩膀:“不要担心,没事的。”

“薇姐你进去吧,我想去买个毛巾和盆,给她擦擦脸。”

杨薇点了点头,进了门。

【好幸福】
那一刻,全世界都黑了,没有一点光,周围惊慌的声音充斥了我的耳膜,我陷入了深深的无助,下意识地想起了曾经浅浅告诉过我,这种时候,要靠着电梯的墙站,腿要尽量弯曲,本能地我开始立刻摸索电梯的边缘,抬手间,冰凉的触感告诉我那就是了,迈开一小步去贴近,然而,一秒,随着巨大的声响,轰然间我的脚有些浮起,心里压抑极了,强烈的失重感,脑子里一个声音告诉我,电梯坠落了,心脏承受不了这样突然的下坠,我难受地闭上眼睛,虽然一样是黑色,我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只知道我有点想浅浅,不,是很想。

当我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我知道我是睁开眼睛了的,而且我在更努力地睁大,因为我不明白为什么,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了,无论我怎么睁开,都只有黑色重叠的影子在前面晃动,没有一点色彩,这样的世界,恐怖极了,我下意识地念了一声“抱我”,只有我自己听得到,直到我感到腿部有强烈的痛感袭来,像是被石头砸碎了一般,我无法动弹,耳边是扭曲的各种嘈杂的声音,我感到累极了,难受极了,我放弃斗争了,选择闭上了双眼。

……
……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头沉沉的,像是做了很多个梦,梦里都是白色的,很安静的世界,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梦见了浅浅背包上面那个我平日里非常嫌弃的小海豚的毛绒挂坠,我感觉不那么难受了,耳边传来的声音,模糊又好听。

“叔叔阿姨,我在对面的酒店给你们定了房间,这是房卡,你们连夜赶过来太累了,这里有我和薇薇看着,你们累的话可以先去休息一会,静语姐醒了立刻告诉你们。”

“谢谢谢谢你,我还是不放心,我先拿着,我在看一会儿。”

白色。

天花板。

吊瓶。

我自己的呼吸声。

杨薇的声音“她睁眼了!”

我爸,我妈。

手上拿着一只盆和毛巾的,浅浅。

我知道我哭了,热热的,好幸福。

【还没有忘记答应我的事】
几个小时后,严静语爸妈和杨薇都已经暂时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床上的那人,和夏浅。

“你怎么回来了”企图起身的严静语在夏浅的帮助下摇起了床铺,显得有些吃力。

“你不欢迎我?”夏浅淡淡的表情看不出高兴与否,说完走到门口,拉开还没来得及放回家里的旅行箱。

整了整头发,严静语很无奈的说 :“你玩完了?”

“没有,提前回来了。”依旧是听不出心情轻描淡写的一句回答,让严静语觉得很是把握不住,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夏浅。走回床边的夏浅手上提了一个红色的大塑料袋,看起来似乎非常沉。

“什么东西?”莫名其妙的。

“答应了给你带芒果。”低下头,双手撑开袋子,捧出里面硕大的两颗芒果,拿起早晨在楼下买的水果刀,熟练地划开两瓣,一手捧着一手用刀尖在芒果肉上认真地划出了田字格的模样,反手一撑,所有的果肉一块块地被撑了起来,夏浅拿来塑料袋,摊开放在严静语面前,双手递过去。“没有碗,不去皮了,你凑合一下吧,昨晚刚买的新鲜的。”

阳光洒满窗棂,看着夏浅这一系列的动作,严静语竟觉得有些眩晕,从来没有认真观察过她切芒果的样子,今天发现,原来自己遗漏了她那么多微妙的神情。说不出的感动,你是赶回来看我的吧,还没有忘记答应我的事。

细细地品味着来自热带最新鲜的水果,吃完后旁边的人递过来一块半湿的热毛巾,夏浅一如往常一样打理着这些严静语想不到的琐碎的事情。

“怎么都不抬头看我”严静语憋不住了,盯住一直低着头的夏浅,冷冷出了一句,更像是斥责。

放下手上正清洗着的毛巾,夏浅抬起头迎上严静语些许怒意的眼神,沉默了半晌,微微皱起眉头瞥向一边,眼眶里有些难以发现的湿润,“快好起来吧,我看不了你这么憔悴。”

严静语心里舒展开了。

“病好了跟我出去玩,补偿你的旅行。”听起来不像是邀请,更像是命令。

“你是强迫我啊。”夏浅猛地眨了眨眼,收起眉头,不想床上的人为自己担心,朝着床上的人露出了一个比身后阳光更温暖的微笑。

【姐姐慢慢折磨你】
在医院躺了两星期,回家躺了一星期,公司早就急着召唤严静语回去了,经理不放心把事情交给她以外的人去做,总是不到位,来看望她两次了,第一次的意图是看望,第二次的意图严静语再清楚不过。

“差不多了,后天回公司上班。”看着严静语气色一天天好起来,夏浅慢慢放下心,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严静语爸妈已经回家了,每天除了上班,回家就各种给严静语带饭各种打扫家务各种陪她出去散步。“嗯,我终于不用想给你带什么了。。。”

“很为难?”正在沙发上玩手机的严静语瞄了一眼正在扫地的夏浅。

“还行吧~”扫地的那人一副很欠揍的样子打量了一下严静语,吐出一句。

“找死”一个抱枕丢过去。

“喂,群里人在说明天中午有聚会,你要去吗。”夏浅诧异地看了眼沙发上的严静语,从不关心这些聚会的她居然主动问自己要不要参加,什么情况。

“不去,没兴趣。”把发绳卸下来屡齐了重新扎起来,继续扫地。

“真的?那我去了。”夏浅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扫帚,掏出手机打开看个究竟,什么能吸引这女人去聚会。

刷了一会才知道,是为了庆祝严静语病好了才组织的聚会,估计Z市经常混迹圈里的主被都会去,当然包括群里的一些朋友。夏浅心里暗骂,这群人有什么好庆祝的,庆祝静语姐能重新站出来揍人重新攉攉了?

“我跟你一起去!”

自从严静语上次被夏浅拒绝之后,两个人就变得异常暧昧,倒不是非常亲近的暧昧,而是一种非同寻常的暧昧,一种互相戳却又互相心疼的状态,但严静语就是忍不住想欺负夏浅,而夏浅就是天生的受虐狂,严静语被拒之后一副高冷,夏浅却反而更想贴近,越来越觉得离不开了,严静语心里慢慢觉得被拒是好事,给她时间看清楚到底需不需要我,好事多磨,姐姐慢慢折磨你。

标签:

11 条留言  访客:10 条  博主:1 条

  1. 哈哈

  2. 哈哈

    嘻嘻 :eek:

  3. 呵呵

    哈哈

  4. 匿名

    好喜欢这个网站啊 :lol: :mrgreen:

  5. 广告任务网

    很不错的样子⊙0⊙

  6. 太陽

    請問有後續嗎?好好看喔!

  7. 三五营销

    仔细瞧瞧再说!

  8. 逆向直销网赚

    嗨,你好吗?伟大的博主!

  9. 匿名

    0

  10. 匿名

    怎么投稿

    • admin

      加qq1983623617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