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报应

2016年08月10日 F/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诺已经强忍着一个月没有见顾酒了。她知道顾酒喜欢清净,她告诉自己如果顾酒没找她,她就不能总缠着她。
可是,真的好想她……
一诺终于忍不住周末翘了课,跑到顾酒的公寓门口,迟疑着不敢敲门。晃荡了有十多分钟,小丫头才轻轻地敲了敲门。
很安静。一诺有一瞬间的心慌。她告诉自己也许顾酒出门了,或者睡着了。
又敲了两分钟,依旧没有人……
一诺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受,心很慌,很害怕,很想哭,好像被抛弃了一样的感觉……
咚咚咚……
咚咚咚……
也许是一诺敲得太执着,顾酒的邻居开了门,她说,小姑娘,别敲了,这人半个月之前就搬走了。估计这房子是要卖出去了。
一诺好像听不懂她的话一样,还是咚咚敲着,手都敲红了。
她想哭,好想,所以眼泪就那么如愿以偿地掉了下来,直直地顺着脸颊砸在地上。
顾酒,你不要我了。
——————————————————
顾酒正和郑雅七七几个人在一起,周末的时候姐妹几个出来逛街是常有的事。
一瞬间的心痛好像电击一样,顾酒愣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那个总缠着她不放的小丫头。
我叫一诺,一诺值千金的……
“酒?”
顾酒回过神,“嗯?”
“想什么呢,快来看看这件怎么样?”
顾酒看了看她手里的粉嫩嫩的小连衣裙,皱了皱眉。“都快三十的人了,还穿这么嫩?”
七七白了她一眼,“这是给我表妹挑的,敢情刚刚一路上你都在发呆啊?我说的你都没听着呗。”
顾酒有点惭愧,“得了,一会儿午饭我请了。”
七七哈哈一笑,“这可是你说的。”
郑雅试好了衣服出来跟她们显摆了一圈,若有所思地打量起顾酒,“本来想咱三试试穿一样的出去,酒,你这……”她若有所指地瞅了瞅顾酒的胸,“也撑不起来啊~”
顾酒无视她的嘲讽,站起身朝着一件连衣裙走过去。
鹅黄色和草绿色缠绕在一起,小雏菊镂空蕾丝罩在外裙,显得很清纯稚嫩。
“呦,还说我装嫩呢。”
顾酒没理会这个女神经,径直看了好一会,然后叹了口气,怎么会忽然觉得内疚起来……真是见了鬼的情绪。
“帮我把这件衣服装起来吧,要M号的。”
郑雅摇了摇头,顾酒现在打死都不会穿这样的衣服,她这是给谁买的根本一目了然。
郑雅又开始替她担心起来,虽然一诺那丫头有点可怜,她也很喜欢她,只是如果顾酒还和她当断不断,就免不了要跟方煜打交道。
和一个被她同情的女孩比起来,还是多年以来的闺蜜更重要一些。
再说方煜做了那么多混蛋事儿,也算是一诺替她哥哥还债了,没什么无辜一说。
“诶我说,你俩今儿不太对路子啊?”
顾酒拿着衣服的包装盒,兴致缺缺地瞥了她一眼。
郑雅手里比顾酒拿着的可多的多,她现在更没心思搭理七七了。
七七不是圈里的,有些事还是瞒着她好一些。
“对了酒,你之前不是说辞职了么?我们公司正好空了个职位,挺适合你的,你……”
“不用了。”顾酒冲她笑了笑,“我打算出国。”
连郑雅都很惊讶,顾酒是最讨厌接受新事物的人了,她绝不会轻易地离开一直居住的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七七皱眉,她终于觉出不对来。
早就应该觉得不对劲了。
顾酒这样温婉的女孩子怎么会忽然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完完全全的两个人。七七本以为是方煜又冷着她了,可是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儿。
“方煜呢?”
顾酒停下脚步,背对着她们。
方煜。
顾酒看了看前面的路,那么宽,人那么多。
“以后没有方煜了。”顾酒回头对着七七笑起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自挂东南枝~”

方一诺今年也不过十七岁,到底还是个孩子。在顾酒的公寓门口呆呆地坐着,眼泪一直掉。邻居看不下去让她进屋,她也不理,眼睛一直张望着电梯出口,她多么希望下一秒电梯门打开,帅帅的顾酒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温声责备。
晚上八点,方煜来到顾酒的公寓,果不其然地看到自家妹妹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眼睛红肿着,像一个被抛弃的洋娃娃……
“诺诺……”
一诺有一瞬间的高兴,抬头望过去。那种神采,让方煜心里狠狠一颤。这样的神采,从来没有过,顾酒在她心里的分量已经这么重了么……可她们是错的,就像他一样,错的离谱。
“哥哥……你怎么来了……”
一诺的眼神又迅速暗淡下去,方煜心疼地大步迈过去把她抱起来。
“怎么可以就这样坐在地上。”
一诺埋在他怀里,“哥哥,顾酒在家睡觉,她不给我开门。”
方煜不想拆穿她拙劣的谎言,“郑雅不是给了你钥匙么,进去把她叫醒吧。”
一诺摇摇头,“顾酒不喜欢我打扰她。可是哥哥,我想她了……”
方煜心疼得要死,他终于开始后悔起来。他在想如果当初他没有伤害顾酒,诺诺是不是就不会也被这样伤害了……
“乖。”方煜在她的额上轻轻印下一吻。“我们回家好不好。”
方一诺忽然挣扎跳出他的怀抱,“不回去,我不回去,我要在这等她,她一会就醒了。”
方煜皱眉,“诺诺,不要闹了,你留在这一会在哪睡觉?”
方一诺沉寂了一会,“我……”
“听话,回家吧。明天还要上学。”
方一诺向后退了一步,“就是因为哥哥在这,顾酒才不愿意开门的!顾酒讨厌哥哥,但是顾酒喜欢诺诺……”
“诺诺!”方煜觉得一诺神智不清一样,只好打断她,“跟哥哥回家。”
“我不!”
“那你去哪睡?”
“我……我有钥匙,我进去等她。”
方煜拗不过她,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这儿,只好陪她进了屋子。
他第一次进入顾酒的家。很干净,满屋子都是她的气息,有一种温润娇软的感觉。
一诺不管他,径直坐在沙发上,她记得那一次她就是这样坐着,顾酒在厨房里给她做早饭。好像等到早上,顾酒就会给她做早饭了一样。
那天阳光那么好,那么暖,可是今天好冷。即便开着灯屋子里也是暗暗的。
方煜推开卧室的门,东西都还在,她一定会回来把东西拿走。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这么多年了,如果真的忽然少了她,还真有一点不适应。
方煜打量着每一个房间,想象着她在时的样子。嗯,应该是坐在这里看电视,应该是在那里玩电脑……
方煜推开另一个房间,屋子里的风格和整体一点都不搭。完完全全的红木古典风格,沉重忧郁,就好像顾酒在他身上体验到的感觉。
方煜感觉心里像被一根细细的针扎了一下一样,他第一次感觉有些心疼,不是因为诺诺而心疼顾酒,只是单单纯纯地心疼她。心疼她的固执。
“你喜欢这样的风格啊?那我把书房照着这个装修~”
顾酒讨好的笑好像近在眼前,方煜抚摸着干净的桌面,顾酒的照片摆在左边,长长的头发,甜甜的笑容。方煜觉得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顾酒在他面前真正地笑了,嗯,他带给她的应该只有疼痛和悲伤吧……
桌子上放着一本书,和一个本。本子很厚,上面放着一管钢笔。笔是新的。
方煜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打开了顾酒的世界……
在这样一个不对的时间,他迟迟地进入了顾酒的世界。

早上一诺醒过来的时候,方煜正坐在她身边,眼底一片青黑。看起来很邋遢很憔悴。
一诺看向厨房,然后又垂下了头。
方煜抱住她,把她牢牢地按进怀里。
“对不起,诺诺……”
一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道歉,可是她不想问,她不想知道顾酒和哥哥的事情。也不想再知道了。
她好想比哥哥先遇到顾酒,那样她们或许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走到一起。
“哥哥……顾酒是不是走了?”
方煜又紧了紧怀抱,“都是我的错。”
方一诺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哥哥为什么,讨厌她?我没见过你那样子对别人。以前有别的姐姐喜欢你来找你的时候,你都很温柔的,为什么顾酒不一样?”
方煜苦涩地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对所有人,都很好。独独对她……
方煜看着厅里顾酒的艺术照,看着她忧伤沉郁的双眼,心里默默地问自己,也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一诺低下头,“哥哥。你可不可以,离开这里……顾酒不会喜欢你在这儿的。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一会吧…明天,以后,我把这些都忘了…”
方煜不敢看她,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变态地喜欢自己的妹妹,又把这一切得不到的痛苦发泄在顾酒身上,错的人是他。他这么晚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害了诺诺也害了顾酒,如果可以,他希望她们现在所承受的痛苦都转移到他的身上。
——————————————————
救护车的红光刺痛了眼睛,响个不停的声音也没能唤回发呆的方煜。
诺诺……
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她的裙子,血,到处都是血,诺诺手腕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淌血……
诺诺……
患者求生意志太弱……
怎么办……
顾酒……
方煜几乎是颤抖地给顾酒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方煜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忽然想起最后一点希望,他拨通了郑雅的电话。
“顾酒在哪?!让她接电话!”
郑雅皱眉,嘲讽道,“方煜,你有完没完了?你……”
“我求求你!让顾酒接电话!诺诺出事了……”
郑雅反应了几秒,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可是顾酒……她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顾酒今天中午的航班……”
方煜忽然咧开嘴笑了,报应……
可是为什么要报应在他的诺诺身上,她是无辜的……他才最该死,他比谁都该死……
“我把她的新号给你吧。”郑雅皱眉,她只能尽人事了……她甚至不敢问诺诺怎么了,毕竟是一条年轻的生命……
方煜几乎绝望地打通了顾酒的电话,通了。
顾酒的声音清澈动听。
方煜喑哑着嗓子,“诺诺出事了……”
顾酒已经过了安检了,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顾酒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从早上到现在,她的心就一直狂跳个不停。

顾酒到医院的时候方煜正颓废地坐在地上。
顾酒没见过这样的他。好脆弱。
可她现在完全感觉不到醋意的心痛了。她的心满满的都是牵挂着那个小丫头。
顾酒进去的时候,很乱。顾酒凑过去,贴在一诺的耳边。“一诺……”
“唔……”
医生很惊讶地看到那个求生意志薄弱的小姑娘醒过来。
“顾酒……”
“嗯,我在,我在。”
一诺很虚弱地动了动嘴角。顾酒凑近她。
“姐姐……我爱你……”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顾酒还是听到了。顾酒干涩了许久的眼眶又湿润起来,“我知道,”她不停点头,“我都知道。一诺,一诺乖,挺过去,然后我们一起去荷兰,我们结婚,好不好……”
一诺眼睛半睁半闭,她不行了,好空,身体好像要腾空了……
一诺又说了什么,方煜只能楞楞地看着她微动的嘴唇。
“滴,滴,滴,滴………………”
顾酒和方煜谁都没有说话。
上天有时候真的不公平。
生活好像乱成一团。
死去的人解脱了,活着的人在受折磨。

标签: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