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报应

2016年08月10日 F/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嗖啪!嗖啪!……
这是一诺的十七岁的生日礼物。她以为会是一次温馨的sp体验的。可自从她来,到现在为止,顾酒都没有给过她一丝一毫的好脸色。
一诺刚开始以为是为了保持气氛,可顾酒绑了她之后的第一下打下来,她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呜……姐姐,姐姐,疼……”
嗖啪!嗖啪!……
锐利的疼痛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任凭方一诺叫的多惨,顾酒也没有心软过哪怕一下。
她满脑子里都是以前的场景,她也是这样被绑着,哭喊惨叫,苦涩绝望,可是身后的痛楚也从来就没有停下过一分,甚至连重度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方煜,你会心疼么?会吧,她是你最疼爱的妹妹,却在承受着你曾经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
她特别想知道方煜知道这一切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愤怒,难过,还是后悔?
他会不会后悔,后悔曾经那样对她。
嗖啪!
“啊!!不要!”
顾酒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的心被仇恨和报复充的满满的,根本没有想过一诺是多么无辜。
藤条落得又快又狠,一诺的屁股上没过一会儿就都是血痕,很狰狞,可以想象出她正在承受的痛楚。
顾酒还在不停地打着,嗖啪!嗖啪!
“啊……哥哥,救我……”
顾酒顿了一下,眼睛里闪出了些泪光。
“救你?”顾酒讥讽地笑了一下,狠狠落下一藤条,一诺的惨叫声并没有消除她的愤怒,“这一切都是他害的!都是他,你懂不懂!”
一诺一直在哭,她根本听不懂顾酒在说些什么。太疼了,她觉得自己可能会生生疼死过去。
顾酒轻轻抚摸着她的伤口。当年,她也和她差不多大小,她不知道sp是什么,她只知道只有接受他的条件,她才有权利继续喜欢他。每一次都像上刀山下火海一般,她不止一次地想要放弃,却忍不住继续贪恋在他身边。她曾经问过他,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可不可以没有实践也让她留在他身边。
他问,那你还有什么用处。
顾酒忽然手下用力,一诺痛苦地痉挛起来,“不要!”
顾酒笑起来,“我也说过,不要。”
方一诺疼的昏睡过去,顾酒呆坐在床上,双眼空洞。
手上有血。
她睡着了,可是她不能。
顾酒把自己蜷缩起来,她要被逼疯了。
郑雅进来的时候,一个在床上趴着,身后鲜血淋漓,一个在床上缩着,神情呆滞。
郑雅没忍住火气,一个巴掌扇过去,顾酒倒在床上,清醒了一些。
“你疯了吧?!”郑雅喘着粗气,“她就是个孩子!你们之间的那些破事,你特么算在一个孩子身上!顾酒,你特么还是不是人!你和他有什么区别!”
顾酒一动不动的,忽然呵呵笑了起来。“我该怎么做……雅……我到底该怎么做……”
郑雅偏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先给一诺松开,又帮她处理了伤口,即便昏睡着,这孩子也是疼的直抽搐。
郑雅心疼坏了,还不知道方煜知道了会不会疯掉。好在郑雅是学医的,处理起这种皮外伤比较拿手。
等到把小丫头安置好了,郑雅才出了卧室。
顾酒在抽烟。白色的雾气萦绕在眼前,以前的顾酒最是讨厌这种呛人的味道,现在真的变了太多。
郑雅一把夺过,扔进了垃圾桶。顾酒的脸上还有鲜红的指印。郑雅不知道怎么说她才好,转身去开了窗,放一放屋子里的烟。
“酒,你不该这样。”
顾酒满脸颓废,她自己都觉得混蛋,“她的伤怎么样。”
郑雅摇摇头,“怎么也得半个月才能好。她还要上学,而且……你让她怎么面对方煜。方煜也是圈里的,肯定瞒不过他。”
顾酒揉了揉头发,“瞒?呵呵,一会儿等她醒了,我送她回去。”
郑雅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她,“你想干嘛?酒,你们之间纠缠得已经够久了。”
“嗯,够久了……”顾酒低下头,冷漠道,“是时候结束了。他欠我的,这一次,一笔勾销。”
郑雅摇摇头,又回屋去照顾那个可怜的丫头去了。顾酒拿了钥匙出了门,郑雅已经没有精力去管她了。
“唔……雅姐姐?……嘶……”
郑雅连忙按住她,“别乱动。”
“姐姐呢?”她本以为醒了就能看到顾酒心疼她的样子的,可她好像估计错了。
郑雅叹了口气,“她……出去了……”
一诺有些伤心,眼睛里都是泪花,她看着郑雅的眼睛问,“姐姐是不是很不喜欢我?”
郑雅心里一疼,“傻丫头……她不是不喜欢你……只是……”郑雅偏过头,“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来找她了。”
一诺低头,犹豫了一会,闷声道,“姐姐之前是不是被男的甩过?……那个人,是我哥哥,对吗?”
郑雅没有想到她会猜到这些,虽然猜的不完全对,不过也打在了点子上。
“宝贝儿,你别问了。都是大人的事情,你安心读书,以后不要再掺和进来了。”
一诺蓦地抬起头,“我猜对了是不是?”
她疼得直皱眉,“不然姐姐不会这样对我的。她明明也很喜欢我的……”
郑雅觉得这就是特么的报应。方煜不把顾酒当人看,现在全都报应在他最爱的妹妹身上。当初如果不是被方煜伤的太深,顾酒怎么可能转性变成这样,又怎么会和一诺到一块去,一诺又怎么会迷她迷得要死要活,这都特么是报应。

郑雅的沉默让一诺的心沉了又沉。她想起来,却扯到了伤口。顾酒进来的时候就见她疼的掉眼泪,心里被狠狠地扎了一下。
“干嘛。”
一诺看到她才又安分起来,“姐姐……”
顾酒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走了过去,又看了眼她身后的伤,皱了皱眉。
她说,“收拾一下,一会我送你回家。”
一诺愣了一下,“我这个样子……”
顾酒打断她,“我会和你哥解释清楚。”
一诺看着她拿起手机,按了一串数字。她是真的很爱哥哥吧,都分开那么久了,还记得哥哥的手机号码。
顾酒按下那一串数字,心里也是忐忑的。电话接通了。他的声音很礼貌。顾酒以前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如今一听,他对陌生人的语气都胜过于对她的,心里反而释然了几分。真的,不值当。
“是我。顾酒。”
手机那端明显能听出不耐,“什么事。”
顾酒嘴角轻佻,“你妹妹在我这。实践得有点重,你来接她?”
方煜沉默了一会,然后是压抑不住的低沉的声音,他说,“顾酒,你想死?”
顾酒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诺旁边,看着她大大的眼睛,心疼胜过快意,“方煜,这是报应……”
方煜又是沉默,然后就传来了一阵忙音。
顾酒无所谓地收起手机,可是没过五分钟,方煜就又打过来了。
顾酒甚至知道他为什么会再打来。无非就是,连她住在哪都不知道。
“地址。”
顾酒笑起来,“我以前告诉过你。自己想。”
“微信的聊天记录我都删了。”
顾酒心里苦涩,可是语气依旧很轻松,“那就等着吧。”
挂了电话,关机。
顾酒缓了一会,冷漠地看着一诺,递给她一条裙子。“收拾一下。我送你。”
一诺不敢触她霉头,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是帮自己的哥哥说话,还是帮顾酒谴责她的前男友。只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她离不开顾酒。
爱情,有时候总是给了最不该给的那个人。顾酒是这样,一诺是这样,方煜,也是这样……

顾酒开车到的时候,方煜正靠在车上抽烟,地上已经有了好多烟头。他看起来有些憔悴,顾酒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她本来应该开心的,可她现在觉得好累,好无趣。
一诺正趴在车后座,龇牙咧嘴地看着哥哥走近,拉开车门把顾酒拉了出去,然后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方煜是个男人,力气比郑雅大的可不是一星半点。顾酒直接被扇倒撞在车上,额角磕出血来。车鸣声不断,吵的顾酒头晕。方煜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她,他提起顾酒的领子想一拳挥过去,却被一诺挡住了。
方一诺几乎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她的哥哥是一个那么温柔那么幽默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暴戾的一面。
方一诺不确定地叫了叫方煜,“哥哥……?”
她身后的伤还疼着,小脸煞白,方煜心疼得想杀人。顾酒还有些晕眩,她不想再看到他这样的区别对待了,好难受。
方煜狠狠甩开顾酒,声音冰冷得吓人,“顾酒,你特么冲我来。别碰诺诺。”
一诺拉住顾酒,却扯到了身后的伤,疼得嘶嘶抽气。方煜把她揽在怀里,一脸防备地看着顾酒。
顾酒的变化很大,刚刚一瞬间滔天的怒火发泄出去,方煜才开始打量起她来。
干净利落的短发,俊秀的面孔,顾酒的个子高挑,穿着男人的衣服显得很阳光帅气。方煜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顾酒,此时的的确确被小小地惊艳了一下。
顾酒擦了擦额角滴落下来的血珠,满眼冷漠地回望着方煜。
“呵呵,心疼么。我不过是把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重复了百分之一而已。”顾酒看了一眼一诺,然后迅速收回目光。“方煜,从今以后咱俩互不相欠,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老娘不欠你的,别特么想动手就动手。管好你妹妹,别再来骚扰我。”
说完就上了车,方煜还在愣神当中。
一诺不停地重复着顾酒刚刚的话。哥哥到底对顾酒做了什么。他打她了?他们,不是男女朋友,是主贝关系么?
一诺有一点害怕,她怕顾酒恨她的哥哥连带着也厌恶她。一诺挣开方煜的手,抬头直视着他,“你到底对她做过什么?为什么她那么恨你,连对我也……”
“不要问了。”
一诺不甘心地捶打起方煜,“你说啊!你到底做了什么?!”
方煜想起这些年的事情来,她爱他,他一直都知道,所以他才敢在她身上肆意地发泄。怀着对她莫名的恨意……与不甘……
既然她爱,既然她愿意做任何事,那现在又在矫情什么,她本就随时随地都可以走的,他从未强迫过她。
方煜从不认为自己是错的,他以为任何人,尤其是女人,只要接触了sp,就会喜欢。可他错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不是顾酒欲拒还迎,而是因为太爱,所以才会赤裸着趴在一个男人面前。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谁准你接触sp的?”
一诺嘲讽道,“你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方煜皱眉,“方一诺!知不知道轻重?!”又觉得不该对她这么凶,她毕竟还受着伤,“痛的厉害么?回家吧,上点药。明天别去学校了。”
一诺闹起了情绪,“不要你管。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到底对姐姐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要她了?她那么好……”
“够了方一诺!”方煜吓住她,“我说了,大人的事情你不要管。现在,回家。”
也许是因为知道了方煜是一个主,一诺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子和他硬顶,闷闷地跟他回去了。只是脸色很不好,一句话也不肯跟他说。
还是方煜先服的软。“诺诺。”
方一诺撇过头,不搭理他。
“诺诺。以后乖乖的,不许再去找别人实践了。”
方一诺转头看他,“我是一个贝。你觉得有可能么。”
方煜皱眉,“实在忍不住了就告诉哥,哥总比别人靠谱吧。”
方一诺讥讽地笑了笑,“哥哥打的不重么,我今天这样也不过只是百分之一而已不是么?”
“你和别人能一样么,诺诺,听话。”
方一诺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哪里不一样?!就因为她是你的贝,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哥,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方煜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也不一样。总之不许你出去找别人实践,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诺诺。”
方一诺扭头不看他,“我不想你碰我。”
方煜苦涩地无奈道,“那哥帮你找主。哥认识的都是靠谱的。”
方一诺径自回了自己房间,“我只要顾酒。”
然后就落了锁。只留下方煜一个人在客厅里拉着脸。
看样子还是要从顾酒那里下手。

方煜要见顾酒从来都是直接发微信,什么时候,到哪见面。他从来不知道会有那么一天,顾酒不愿意再自降身价任凭他呼来喝去。
方煜烦躁地看了眼手表,他已经等了二十分钟了,这是第一次,他等顾酒。也是第一次,顾酒在见他的时候迟到。
半个小时了…
方煜皱着眉头打了个电话过去,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
方煜刚想责问顾酒,却被对方先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是顾酒,是郑雅。
平时温柔的女人发起火来可不是一般的吓人。郑雅此刻恨不得把方煜活剥了。
“方煜你特么有病吧?!你还有脸给她打电话?她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挂着水,你还想怎么着?折磨一个死心塌地爱你的女人有意思么?!”
方煜一时无话,听起来,顾酒好像是生病了。他记得她以前身体很好,连感冒都少有。
不过还是诺诺的事更要紧一些。
“她病了?哪家医院,我有事和她说。”
郑雅真想撕开他的心看看里面是不是空的。顾酒在睡觉,她不想让她再见方煜了。每一次见他都是一次伤害。这一次是轻微脑震荡,下一次恐怕小命都要不保了。
“别再来找她了,她不欠你的,就算她对一诺做的不对,也是你造成的。”
方煜皱眉,她怎么说他他都不在乎,可他不喜欢别人提起一诺的事。“让顾酒接电话。”
郑雅良好的教养也禁不住这样的挑衅,“你……”
“喂,是我。什么事。”顾酒醒过来抢过电话,拔出手背上的针。无视了郑雅不满的眼神以及动作,皱着眉头听对方说话。
“我想和你谈谈诺诺的事。”
顾酒嗯了一声,方煜看了看手边的杯子,“我现在在你最喜欢的咖啡厅。”
顾酒的动作僵硬了一下,回道,“换个地儿吧。那儿旁边有一个酒吧。半个小时后见。”
说完就挂了电话。她也的确有很多事,想确认一下。至少,这么些年,她要死个明白。
顾酒第一次见方煜这样,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地等她,可她没有感动,也没有开心,有的只是沉寂和苦涩。也许当年,从一开始就是她的错。是她不该招惹他的。
那个瘦弱的小女孩满眼希冀与憧憬,问他,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么?
顾酒觉得那一天恍如隔世,她从没有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你来了。”
顾酒放下包,点点头。
“服务员……”
“不用了,”顾酒打断他,“不会太久。”
顾酒手里握着一管钢笔,这是他送给她的唯一一件礼物。“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方煜皱眉,“我不是来回答你的问题的。”
顾酒笑着转了转钢笔,“我知道。今天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妹妹面前,只要你肯如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方煜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他觉得哪里不太让他舒服,甚至有一些惧意。
顾酒看着他的眼睛,再也没有丝毫畏惧或者向往,有的只是冷漠与探究。
“方煜。为什么当年有那么多女孩跟你表白,你却只选了我?”
方煜不耐烦道,“不记得了。不过是随便选的。”
顾酒又问,“那为什么又那样对我?你对别人,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都很好。我曾经做过什么让你讨厌的事情了么?”
方煜摇摇头,他有些讨厌这样的问题,“你说过你爱我,为我做什么都愿意。我没有强迫过你做任何事。”
顾酒的嘴角一直都是微翘着的,似是嘲讽。
“方煜,我早就该知道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方煜眯起眼睛,顾酒仍然不屑地看着他,字字逼近他的心,“你心里有喜欢的人,对吧?她和我很像,对吧?”
顾酒低头呵呵地笑起来,笑的眼睛都湿润了。
“你得不到她,就只能找一个替代品。可你心里又不舒坦,所以才会那样对我,对吧?”
方煜不说话,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惧意了,多年以来,他心里最见不得人的角落好像已经要被顾酒看到了。
“我以前总是在想,你为什么讨厌我却偶尔还会对我有那么一丝丝宠溺。呵……”顾酒盯着钢笔看,“是因为她吧。因为你偶尔会把我当做她吧。”
方煜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他忽然觉得没有办法面对顾酒。
“上次一诺看到它,”顾酒扬了扬手里的钢笔,“说她最喜欢这一款。”
顾酒没有错过方煜脸上的羞惭与不堪,她的嘴角扬起了更大的弧度。“我还纳闷呢。我明明不是很喜欢用钢笔。你那时为什么会忽然送我钢笔。我本来以为是你随便买来的不想要了,就施舍给我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呢。”
顾酒的语气中饱含嘲讽,方煜低声喝止,“够了,顾酒。不要再说了。”
顾酒拄着脸,凑近方煜讽刺地问,“暗恋自己亲生妹妹的感觉好么?方煜?”
顾酒没打算听他的回答,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她猜的都是对的。
顾酒觉得这简直就是疯了,她根本就不该卷入这场恶心的感情纠纷中。
“这个拿回去送给你妹妹吧。”顾酒把钢笔推到他眼前,已经有些旧了,可见顾酒以前经常被带在身上。
“祝你们,百年好合。”
顾酒拿起包,没有回头。
就像以前义无反顾地跟着他一样,这一次,她离开得也义无反顾。
顾酒这两个字,再也不会和方煜的生活有任何交集。

标签: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