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报应

2016年08月10日 F/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乌黑秀丽的长发一段一段划过衣服,她静默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慢慢地变得不像自己。
理发小哥很惋惜地劝她,这么长这么顺的头发,剪了怪可惜的。
她笑笑,不可惜。
剪头发用不了多长时间,理发小哥皱着眉头落剪,眼前的姑娘漂亮极了,那一头长发披肩更显甜美可爱,如今剪成了短发,再无半点甜美可言,可也俊秀英气了些。美人儿不管怎么样都是美人儿啊,只不过他还是更喜欢之前那副软软萌萌的样子。
“剪好了。”
顾酒潇洒地甩了甩头发,她还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自己,不过以后会习惯的。
一个穿着白裙子,顶着帅气短发的女生实在太引人注目,顾酒走进男士的专卖店,完全不在乎售货小姐的目光,自顾自地挑了几件最小号的男士服装结了账。
顾酒的生活从这一天开始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从今以后,活成一个男人。
从今以后,不再被男人所伤。
从今以后,她顾酒再也不会诺诺弱弱像一个傻子一样,被玩弄,被抛弃。
一个帅哥忽然坐在身旁,任谁也不会太平静。可郑雅定睛一看,这人也太熟悉了……
“顾……顾酒?”
顾酒坏坏地挑眉,“怎么,被我迷住了?”
郑雅皱紧眉头,心疼道,“你至于把自己弄成这样么?不就是个男人……”
“跟他没关系。”顾酒摆弄着车钥匙,“我就是,过够了那样的日子。”
郑雅偏过头,眼睛里止不住发涩。顾酒的样子她看着都心疼,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想的。她从来没见过顾酒那样乖顺又贤惠的样子,一切都听他的,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出门逛街永远不忘了给他添这添那,即便是她们几个闺蜜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几句话离不开他。就是这样一个死心塌地爱着他的女人,他怎么就能狠下心伤她至此。
郑雅闷头道,“你爸妈还有你哥知道了?”
“知道。”顾酒低声笑了笑,“我哥差点要去砍了他。”
郑雅看她还有心情开玩笑,也跟着放松了一些,“你啊,”她摇摇头,“也就只有你这么傻。”
“得了,咱得庆祝一下。”顾酒翘起长腿,“我自由了。”
一个人的改变,变得混蛋,变得冷血,也许只是因为被伤的太重。
——————————————————
“呃……你好……”
顾酒冷漠地点头,她这幅样子,估计所有人都会惊讶一会。
开房,打开空调,一切都很顺利。
顾酒回头看她,有点傻,有点呆,有点……像以前的自己…
“愣着干嘛。自己脱。”
女孩咬咬下唇,有点不好意思。她是第一次实践,她以为女主毕竟是女生,心肠软些,下手也轻些,只是一眼望到顾酒包里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她瞬间心就凉了一截。
“那个……姐姐……可不可以轻一点儿?”
顾酒皱眉,抬眼看她,很可爱。此刻战战兢兢,忐忑不安的模样该死的像极了以前的她,说实话很招人疼,可顾酒恨极了这种感觉。一看到她,情绪就会止不住地翻涌。
“不想实践就现在走,来得及。”
女孩只能无奈地低头,解开裤子趴在摆好的枕头上。女孩子的羞涩让她没有拽下最后的
防备,粉嫩的小裤裤贴在圆圆的小屁股上,顾酒想着,以前他应该也是这样站着,看着这样的自己。
拿起了藤条,没有预热。
一下,两下,三下。
女孩的忍耐力还不错,只是呃呃嗯嗯地低吟,没有挣扎没有翻滚。
顾酒下了力气,藤条兜着风打了下去,声音大的顾酒都心颤了一下。不出意外地听到女孩也一样加大了的痛呼声,还有轻微的躲避。
心烦意乱,她或许真的不像他,可以那么狠心吧。苦笑着放下藤条,顾酒依旧没有拽下女孩的小裤裤,用巴掌七分力拍下去。
啪啪啪!啪啪啪!
还是有些疼的,尤其是连续不断的击打,女孩毕竟第一次实践,对这样的疼痛忍耐力并不高,所以不过几轮就喘着粗气伸手挡。
“疼……能不能慢一点……”
顾酒看着自己红彤彤的手心,她可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这样双向的疼痛即便是第一次实践也没有感受过。他永远不会用手,藤条,数据线,热熔胶,他什么都会用在她身上,打在她娇嫩的皮肤上,却从来没有,用过手。
顾酒想着,他是真的连一丁点都不爱自己吧,即便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她都会忍不住心软,可他从没有对她心软过。
顾酒又用了五分力打了二十下。“休息一会。”然后就转身去了洗手间。
镜子里的女人很英气,像个男孩子,比男孩子更帅一些。他也很帅气,可他面对着她的时候总是面无表情,顾酒对着镜子努力地克制自己哀伤的表情,可是没用,眼泪还是大滴大滴地掉,她实在好委屈好难过,为什么她已经这样卑微,他却还是视而不见,还是能够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
“咚咚咚”
“姐姐,你的手机响了。”
女孩子有点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顾酒克制住哭腔,缓了好一会,才声音平静道,“嗯。放那就行。”
等她出去的时候,女孩已经又乖乖地趴在枕头上了。手机还是响个不停,她的铃声是他最爱的歌曲。顾酒皱眉接了电话。

“嗯。我知道了。没有。”顾酒看了一眼床上的姑娘,伸手拉下小裤裤,随后又拉上去。
“没什么事。嗯。不知道,可能再半个小时吧。好。嗯,到时候给你电话。拜。”
小丫头脸红得不行,用胳膊把头圈了起来,脸埋在床上。
“是谁啊?”
她的声音有点闷,顾酒掰开她的胳膊,抬起她的小脑袋。女孩的脸又红了些,真的好帅……
“一个朋友。一会有事么?没事的话一起吃个饭。”
女孩点点头,“嗯,没事。”
顾酒点头,折回她身侧,拿了戒尺出来。又使了力气打了三十来下,估摸着女孩的屁股肿了以后才停了手。
当凉凉的毛巾盖在刚刚还火辣辣的屁股上,女孩忍不住舒了一口气。顾酒心里又是一阵闷疼,越像,她就越能体会到他的狠心。

“出来了。嗯,我看着你了。”
顾酒自顾自地往郑雅停车的地方走,女孩的伤不是很重,跟上她还是没有问题的。
拉开车门,顾酒坐在副驾驶,女孩只好一个人坐在后面,有点紧张尴尬。
“去哪儿?”
郑雅从镜子里看了看后面的小姑娘,依稀有些像以前的顾酒,郑雅心里多了点怜惜,因而看着镜子里的小姑娘问,“喜欢吃什么?”
女孩看不到郑雅的样子,只觉得这么温柔的声音,应该是个温柔的姐姐,声音也少了点紧张。“想吃麻辣烫。”
郑雅愣了一下,顾酒转头看着窗外。真是特么见了鬼了,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她爹背着她在外面给她生了个亲妹妹,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像。
郑雅摇头轻笑,“都多少年没吃这东西了。”
顾酒头靠在窗玻璃上,的确很久没吃了。毕业之后就没去过了。她以前会在他问她想吃什么的时候,跟他说想吃麻辣烫,他总是冷冷地沉默,然后带她去他想去的地方。
顾酒拿起手机,冷声道,“去西音街吧。”
女孩没有出声儿,顾酒接着道,“上回七七说那里新开了一家麻辣烫的店,挺干净的。”
郑雅点头,“成。”
女孩有一点小惊讶还有点心暖,她以为顾酒是不会在乎她的想法的。这么看起来,她人挺好的,就是有点冷而已……
“姐姐。”
顾酒闭着眼睛,她觉得满世界都是他,她很烦,很想睡。也许梦里可以清净一会。
“别叫我姐姐。叫我顾酒就行。”
女孩沉默了一下,“顾酒……姐……”
郑雅打圆场转开话题问女孩,“你还在上学吧?”
女孩低头,“嗯。淇水高中的。”
郑雅又无语了。顾酒几乎要抓狂了。
淇水高中,见鬼的和他是一所高中的。
“呃,高一么?”
“高二的。”
郑雅把车倒进车位,回头温和笑道,“高中生还是安心学习好。”
顾酒讥讽地笑了一下,她俩高中的时候不也一样没着没调地玩。装的像个人似的。郑雅见她这样也有点不好意思,解开安全带,“到了。”
女孩终于放下了芥蒂,笑的开心。
“姐姐你叫什么啊?”
郑雅挑衅地看了顾酒一眼,“郑雅。”
“雅姐姐~”
“哈哈,这丫头嘴怎么这么甜。”
顾酒没搭理她,郑雅就和小丫头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你还有哥哥啊?”
“嗯,不过我哥一点都没有主的样子,不然我早把他培养成主啦~”
“哈哈,你哥怎么没有主的样子了?”
“就是没有,比如……哎呀,他就是,只会惯着我。”
“那不是挺好的么~”
“好什么啊,一点都不酷。”
“噗……”
顾酒也有点忍俊不禁。
郑雅笑的直抽,“你哥要是打你你就开心啦?”
小丫头努努嘴,“那多方便啊,都不用找主了。而且他肯定对我可好了不舍得打太重。”
顾酒想起自家哥哥那一副见着她跟见着祖宗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他肯定不舍得碰你的。”
女孩耸耸肩,当然是这样,要不何必放着家里现成的不用。
吃饭的过程让小姑娘放松了不少,旁边一个大美女一个“大帅哥”作陪,怎么也会开心一些。于是小丫头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我哥不让我吃麻辣烫,他说不卫生。”
顾酒一直保持沉默,不过偶尔应和几句。倒是郑雅陪她聊的开心。
“这东西还是少吃的好。我可羡慕你们有哥哥,我都没有。”
“有什么好的呀,天天啰啰嗦嗦的。”女孩吐吐舌头。
郑雅笑着拍了她一下,“至少他是真心为你好。”
顾酒一直闷闷地喝酒,她酒量很差,但酒品很好,所以郑雅就没管她,倒是小姑娘看着有点担心,“姐姐,你少喝点……”
顾酒心里一暖,冲她笑了笑,殊不知这一笑把小姑娘魂儿都勾了去。
“没事。我是大人可以喝酒,你不行。”
小丫头皱眉,没再说什么。
顾酒觉得她眉眼之间有些他的痕迹,很有一种让人着迷的味道。好像想到了什么,顾酒喝了一口啤酒,道,“以后好好学习吧。等高考完了再玩这些。”
小姑娘蓦地抬起头,“姐姐,你不要我了?”
顾酒又喝了一大口酒,直直地看着她,“我跟你只是纯实践。”
郑雅直摇头,顾酒真的变了太多。她以前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伤别人的心。
“我知道……可是……”
“没有可是。”顾酒不再看她,“我不收贝。”
方一诺红着眼睛,她很喜欢这个帅帅的姐姐,虽然她总是对她冷冷的,可她对她是好的,她能感觉出来。
“我不会烦你的,平常不用你管着。我也会安心学习,每个月见一次可以么?”
郑雅无奈地看着顾酒强迫自己冷漠,又心疼那小丫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酒,要不……”
“不要。”顾酒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温暖的光晕,都是冷漠和虚无。“我不想收贝。”
沉寂。
郑雅不再插手。
小丫头低着头忽然出声道,“我不做你的贝。我们只纯实践。这样,可以么……”
没有人能想象到顾酒心里的悲戚,曾几何时,她也与她一样卑微到尘土里,只是因为喜欢,单单纯纯的喜欢。她埋怨他以那样残忍的态度对待这种纯真的情感,可她现在在做的和他所做的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她做不到像他那样,决绝,残忍。
“随你吧。但是如果学习成绩下滑了,以后就不用再找我了。”顾酒还是妥协了。她到底不是个男人。

标签: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