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母亲与杨枝

2016年07月27日 M/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我母亲十五岁便同一个南方商人生下了我,结果那商人丢下她走了,她的包括父母在内的所有亲戚都与她断绝了关系。母亲带着我搬出了外祖父家,在镇上的贫民窟里安了身,遭受着一切人的鄙视。她能勉强地用野菜米粒汤养活我(她没有奶水),至于怎么教育我,则只有一个打字。
我在十岁之前到底挨了多少打,恐怕说不清楚,只是我记得我的一天二十四小时里至少有三四个小时用来挨母亲的揍。当年的我无疑把母亲恨得要死,然而童年离我而去一两年后我就能够想到,母亲这个孩子在没了亲人与情人、生活极其拮据、必须独自挑起大梁变着法儿拼着命挣钱、身边耳内无不是针对她的薄言恶语的境地里养我这个孩子而没有把我杀死,只能说明她对我爱得很深。
我上了初中后,家里稍微宽裕了些,我的成绩又很好,母亲总算是挺过了她的最难熬的日子,对我不再像先前那样任意殴打了。如果我犯了错须得挨打,母亲便只打我的耳光,即将度过青春期的她一定知道从前的打屁股和抽大腿都会使刚刚进入青春期的我难堪。
中考结束后,我被名校录取,校方在了解了我家的情况后,还愿意将学费全免。母亲显得很高兴,第一次夸了我一顿,又命令我上高中后更用功地学习,日后一定要考上清华北大。
母亲那时已经要三十岁了,生活多少安定了下来便想要以自己的幸福报复周围人的轻视和嘲弄,又真正具有了“娘亲的脸面儿子挣”的认识和由此产生的野心。她只有我这张牌可以出手,这她再清楚不过,因此加强了对我的要求和管束,一心一意要看着私生子进名牌大学去。
谁知到了高一的下半学期,原本规规矩矩的我一下子谈起了恋爱。我当时是一个挺英俊挺精神的小伙子,学习也好体育也棒,个性又阳光开朗,早在初中就有好些女孩喜欢我了,只是当时我没有开窍。
上了高中,我终于春情萌动,一个学期先后交了九个女朋友,每天都会接到情书和寄出情书,还为情逃学、顶撞老师、同别的男孩子打架,在这期间我母亲一直不知道我的事迹。直到学期结束,期末大考成绩出来,我的成绩排班里第十八名,这对之前排名一直很高的我而言是巨大的退步。
老师严厉而痛心地训斥了我,写了一纸情况反映要我带给母亲:该生原本成绩优异,现因早恋成绩大幅下降,鉴于其因同样原因屡屡违犯校规校纪,若仍恶习不改,我行我素,则学校有权停止对其的学费补助,亦有权将其开除。望家长能够重视对学生的教育,勒令其端正态度,对其加以严格管教。
于是,放暑假的头一个傍晚,我带着老师的纸条,忐忑地回了家。母亲会怎么惩罚我呢?一顿耳光是免不了的;除此之外,她会不会因我的错误格外严重而额外加以重罚呢?我进了家门,母亲在简陋的小客厅里等着我,她一见我回来就问到:成绩呢?我看着她期待的眼睛,不由得又愧又惧,轻轻说了句:妈,先让我进屋去吧。接着我便快步走向卧室,可母亲从椅子上起身一把抓住了我,把我拽到了她的房间,并关上门。
她在床沿上坐下,对我说:考砸了啊,你是怎么回事?说,考了什么名次?我站在她面前垂着头,低声说:第十八名。我话音刚落便听得母亲猛地站起,右手抓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脸往上一掀,左手捏紧我的肩胛,颤抖地问到:你都干了些什么?我同样颤抖着,脸上发烧,说道:我这个学期谈恋爱了……这一次我话音未落母亲就采取了行动,她的一巴掌刷地向我脸上抽来,砸中了我的左眼;她一秒钟也没停,往我脸上打了三十多个巴掌,声音像是玻璃碎裂一般,我的头被她打得不断左右猛摆,打到后来鲜红的血不断从我脸上涌出,又有许多血珠被她染血的巴掌扇得飞着溅向各处。
最后她停了下来,喘息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瞪了一会儿我的脸,突然又猛地伸出手啪啪啪啪在我脸上打了四下,在第四下时我脸朝下倒在了地上,母亲便重重地一下下踢着我的背和腰,一边说着:起来!直到我爬起尽量地站直为止。我第一次挨这么重的打,她第一次打得这么重;一时间,我们两人都在喘息。母亲突然又伸手给了我一个不算太重的耳光,说:跪下!我跪在了地上。母亲突然又一把拉了我起来,盯着我的眼说:把裤子和裤头脱了!
我震惊极了。我都快忘掉被打屁股的滋味。举起,抡高,以最大的力量抽下来,发出非常清脆的声响。
我痛得尖叫挣扎,换来的是她更紧地掐住我的腰和更重的鞋底。清脆之声鸣响了二十多次后,母亲放下鞋子,将它套在了脚上。她的掐着我腰的手慢慢地松开,把我的衣角掀上去,手指在我的腰臀交接处滑了片刻。她的另一只手轻轻按在了我的一瓣屁股上,手指碰着我因臀肌紧绷而变得很深的臀缝。接着她把我拨到一旁,起身走出了屋子,并把屋门带上。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