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绣房宫女受杖

2016年07月25日 M/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轻轻苦着脸跟在春兰身后,心里难过道:还没上岗就是三十大板打下来,眼见着绣房的工作机会要丢了,唉,自己明明知道宫里很危险,自己却被这几个月的悠闲生活迷住了眼,没有提高警惕,遭报应也是活该。这次怕是阿紫她做的吧……那自己要恨她吗?要不要报复呢?好像自己到现在还恨不起来……她苦笑一声,眼看春兰 已走的远了,赶忙小跑几步,跟了上去。

“春兰姐姐,我还有机会进绣房吗?”轻轻问道。

“这次肯定没有机会了。你虽然明显是被人害的,但你那帕子毁了,可惜了那好新鲜的花样。”春兰摇着头道。

轻轻也没有问:既然都知道自己是受害者,为什么自己还是要挨打,哪怕少打几板子也是好的?其实自己也是能理解的,如果自己负责的是一件吉服,比如说,皇帝参加大典是要用,完成后上交时才发现被毁了,误了大典,不仅自己会被罚,整个绣房的人都是要被罚的,那样说不定三十板子还是轻的!

轻轻跟在春兰身后转过了几道院子,来到一个院门前。院门两旁站着两位膀大腰圆的太监。轻轻抬眼一看,一个大匾额上书:刑律堂。里面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叫的可真凄惨啊,她心里感叹道。

“这位公公,奴婢绣房宫女春兰奉绣房管事春姑姑的命令,领新宫女轻轻来领三十板子,请通禀。”春兰像两位太监行礼道。

“进来吧。”站在右边的太监看了轻轻一眼,带头进了院子,把两人领到一个红袍太监面前。

春兰像那位太监一一说明了罚的人是谁;领罚的人是谁;为什么领罚等情况,就被带到一条刑凳边,两旁各立着一个手执大板的太监。轻轻看到那刑凳上暗红色的血迹,一时胆战心惊。

“快趴好。”一个拿大板的太监催促道。

轻轻小心翼翼地趴在板凳上,两只手紧紧抱住凳子,咬着牙闭上眼。

“打!”一个太监高声道。

板子一下一下落下来,开始她还有心神数着,可眼泪刷得一下就糊了满脸:可真疼啊。阿紫,我恨你!你个丫头小小年纪就这么心思歹毒!我的妈妈啊,怎么这么疼呢?

“小丫头,叫出来好受点。”一个声音在旁边说道。轻轻模糊地觉得可能是春兰。叫出来会好受点?此时她早已没有心思多想,张嘴大叫一声,好像真没那么疼了?于是她再顾不得什么面子,惊天泣地般地惨叫起来。仿佛在叫声中,她狠狠地诅咒了这万恶的旧社会!这万恶之首的皇宫!还有被这皇宫沾染了的万恶的人心! 渐渐的,她叫声低了下去。意识也模糊起来。

“轻轻轻轻,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呀。”一个女声焦急地喊着。是谁在摇我胳膊,不知道很疼 吗?对了,我怎么会这么疼?哦,想起来了,原来我刚挨了三十板子呐。轻轻缓缓地睁开眼,看到云儿抹着泪蹲在自己身边,云儿和月儿满脸焦急地围在她身边,还 有秦六和程海两个小孩子。再又看到阿紫远远地在一边,一脸害怕的样子,想上前又不敢。她定定地看着阿紫道:“你来做什么?”

“我……我来看你……”阿紫小声道。

“你觉得我这样好看吗?”

阿紫“哇”的一声哭出来,道:“我……”

“哭什么,我还没死呢。”轻轻不再看她,转眼对着其他人道:“你们怎么来了,还把小六子他俩领来了,不知道小孩子不能见血吗?”

“轻轻姐姐,我们来背你回去。”秦六哽咽地道。

“你小孩子背的动吗?还是搀着我走吧。”

“我力气大着呢,轻轻姐姐,你让我背你吧……”秦六着急地道。

“是呀,轻轻姐,他背的动的。”程海也在一旁说道。“小六,你过来蹲好。”他不再理会轻轻说什么,动手和云儿一起把她搀到秦六的背上。一行人慢慢地回去了,而阿紫也是后面远远地跟着。

回到寝室后,轻轻正想要说点什么,却忽然陷入沉睡。她梦见自己漂浮在一个湖水上,四周绿树群山环绕,阳光温暖迷人。她沉醉其中,记忆一片空白,茫然不知岁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能梦中醒过来。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但很是麻木,有点酸酸的。

她慢慢坐了起来:怕是在夜里,房门紧闭着,地上一盆炭火散发出微红的亮光。

“啊,轻轻,你终于醒了!”一个声音惊喜地道。是月儿。

“月儿啊,我睡了很久了吗?”

“那可不,你整整睡了三天了!我们都担心死了!你饿了吗?这里有小六和海子送来的点心,你吃点吧。睡了三天,肯定饿死了!”月儿起身点上蜡烛,找出一包点心,又倒了一杯水。

“你说我睡了三天?你一说我还真饿了。哪里来的蜡烛?”轻轻接过点心,咬了一口,是豆饼,做的很酥软。她三口二口吃完一块,接过水喝了几大口,感觉人舒服多了。

“小六拿来的。说你晚上醒了好用呢。”

“哦。难为他这么细心。”轻轻突然想起自己身边不是阿紫那丫头的位置吗?怎么是月儿在?而且自己和月儿两个人在这闹腾半天了,也没别的人来问一声。她四处仔细看着,才发现其他的床位都是空的,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这里怎么只有你一个?其他人呢?”

“都分走了。云儿和阿紫进了绣房。还有几个被主子挑去了,剩下几个暂时就到了精洗房帮工,都搬去那边住了。我想着你没人照顾,就先留了下来。”

“月儿,谢谢你。”轻轻很是感激。

“这没什么!”月儿挥了挥手道:“我就留在精洗房,离这儿近着呢。再说,兰姑姑看你昏睡着,就允了我三天假。云儿也想留下来呢,可绣房的姑姑不许。她还说,你一醒就要告诉她,她一定回来看你呢。还有,小六和海子也是每天都来,还说你醒了给你带好吃的补身子呢。”

“有你们这些朋友在,我肯定很快就好的。”轻轻拉着月儿的走,真诚地说道。“对了,我受了伤,应该可以休息几天吧?”

“我问了精洗房的兰姑姑,她说你挨了三十板子,可以休息十天。我留下来照顾你,只能留三天,我刚还在担心,你要是再不醒,明儿白天我也要去做活了,你一 个人在这怎么办呢。万幸你醒了!可是,你伤的那样重,十天怎么能好?那天我看你一身血,可是吓坏了!不过你别担心,我明儿再去求求兰姑姑。实在不行,我就 替你把活做了。”月儿先在很担心,后来觉得自己想到了好办法,开心地说道。

“傻丫头。我觉得我好像全好了,你快帮我看看伤口,怎么样?是不是好了?”轻轻重新趴在床上。

“怎么可能全好!”月儿根本不信,但还是一手拿着蜡烛,一手轻轻褪去她的亵裤:“天啊,都结疤了!怎么好的这么快!我看那天云儿给你上药的时候可都是烂肉!”月儿不可思议地低声叫道,一边还不相信地摸了摸。

轻轻一把打掉她的手,笑着道:“死丫头,摸哪呢。嘘,快别叫了,仔细别人听见!”她坐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说:“我好了这件事,你可别告诉别人!”

“为什么?不是好事吗?”

“你想想,要是兰姑姑知道了,我不是要去做活?我还想多歇几天呢,你不知道板子打在身上有多疼!还有,我问你,你见过这么重的伤,三天就能结疤的?”

“好像没有,小六说他有一次挨了打,躺足了十天才勉强能起来。对啊,你怎么好了这么快?”月儿疑惑道。

“我怎么好的,你还不知道?我这三天可没醒过!连你们给我上的什么药都不知道!所以你别告诉人,万一别人问你,你用了什么药,你怎么说?”

“用的一般的药啊,从刑律堂领的。”

“你这样说,别人会相信吗?”

“可,我说的是真的啊。”

“所以,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我全好了,一来呢,我还想偷点懒,二来也不想引起别人注意,到时候解释不清不是很麻烦?好月儿,我这几天不是还可以帮你做件小衣吗?保管给你绣的漂漂亮亮的!”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我不告诉别人,你只管好好歇着。有人问,我只说你醒了。”月儿笑着说道。

“你睡吧,不是说明天就要去做活了?”

“那我睡了。”月儿说完,挨着她躺下,很快就睡熟了。

轻轻静静地坐在那里,出神地想着心事。绣房暂时是进不去了,只能呆在精洗房?听说精洗房里活并不很重,就算自己没有洗衣服的天分应该还是能过做好的。算 了,自己瞎想有什么用,这可不是双向择业,到底做什么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这次自己能好的这么快,难道是娘说的“祖传药浴”起了作用?真是神奇啊。额,再神奇也不要挨板子了,这次真是……唉,难道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自己已经不恨阿紫那个小丫头了……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