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楚门家规

2016年07月21日 M/M类, 全部 评论关闭

“少爷,回去吧,老爷正四处找你呢。”楚慕飞脸色一变,重重地踢了一下地上的书生,“今天算你走运,小王今日有要务在身,你在这给我等着,我明日再来与你算账。”
“我爹在哪?”楚慕飞一边问着身旁的丫鬟,一边往家里跑,脸上尽是慌乱之色,“老爷他在祠堂等你呢。”身边丫鬟满头是汗地追赶着楚慕飞。
一路疾驰,楚慕飞站在祠堂门口,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恭谨地敲门进去。楚慕飞慌忙撩襟跪下,“父亲,孩儿回来了,孩儿给父亲请安。”
“逆子!”楚云暴戾地怒吼一声,迎面一个耳光就甩在了楚慕飞脸上,他被措手不及的力道打到踉跄倒地。霎时,嘴角一片鲜红,“孩儿知错,求父亲责罚。”他又重新跪直了身体,低头认错。
楚云望着跪得笔直的儿子,有股怒意难以遏制地往上涌动。儿子从来都是如此乖巧地受罚,罚完回头又干一些败坏门风的事,从来不知道收敛。
“那你说说,你干了什么事?”楚云又坐回凳子上,微微发福的身体气得发抖,眉头也不由地蹙紧。
“孩儿不该私自外出。”楚慕飞只是垂着头,“恭敬”地让人害怕。
楚云的脸色有些发青,“就只有这个吗?”
“孩儿不知,请父亲告知。”他跪得更加笔直,脸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啪!”又是一耳光甩在他脸上他的头只是微微地倾了一下,又跪直了身躯,机械性地重复那一句话:“孩儿知错,求师父责罚。”
“既然你喜欢跪,就跪在这里吧。”一句“是”还未来得及说出口,楚云已经摔门走出了祠堂。楚慕飞冷笑了一下,有些自嘲:“我做错了吗?我与素素相爱,琼生处处为难,今日迫不得已再和他动手,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何错之有。”
已经跪了一夜,楚慕飞微微活动了一下肩膀,除了感觉肩膀快断外,膝盖已经没了知觉。昨天与人打架,白色的衣服上有几块被撕破,衣服上也全是灰尘。白皙的脸上五根手指印左右各一,嘴角还挂着些血丝。
慢慢地,门被打开,楚云终于来了,手上拿着他惯用的工具---马鞭。“你想清楚了吗?”休息了一夜,楚云不像昨日那般急躁。鞭梢慢慢扫过他的腰际,轻轻地敲了几下,示意他规矩要记好。
最为拙劣的手段,最为羞耻的姿势,他没得选择。外人吗面前高傲的世子,终究还要在这个男人面前受尽屈辱。父亲吗?他只是楚云扳倒对手的棋子。
楚慕飞熟练地解开自己的衣带,从外到里,一身白衣,一件件褪下,落在脚边,小麦色的皮肤,一丝不挂地站在楚云面前,随即他俯身趴在了面前的椅子上。
“求父亲责罚”又是这句台词般的话,楚云已经听厌了。带有一些怒意,他用力地挥动了手里的鞭子,朝着楚慕飞的臀峰抽去。肌肤上横过一条绯红的鞭痕,楚慕飞抽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啪”楚云加大了力道再度挥下。马鞭打在光裸的皮肤上,响声更为清脆。一道红痕狰狞地肿了起来。
“啪”又是一鞭,红痕落在了小小翘翘的地方,像是要扒掉一层皮。
“啪”这一下打在了大腿和臀部的交界处,一层皮绽开,快速地掠过,重重的落下。接连几道鞭布列在他臀上,小小的地方快速肿起。好几处地方已经破皮,楚慕飞依旧没有挣扎,连最开始的抖动都没有。
楚云有些生气,为什么他从来不知道反抗,宁可打的皮开肉绽,也不肯求饶。他有些挫败地抽打在他的背上。一刹那,红肿的鞭痕爬上了他的背,鞭子如雨点般落下。
第一百下,楚慕飞用力抓紧凳子,不让自己扭动太厉害。
第一百二十下,他将手臂塞进嘴里,不让自己叫出声,背上和臀上已经无处落鞭,每抽一下就是一道口子。
第一百四十下,背上的血缓缓流了下来,落在两瓣间的缝隙中。他咬紧手臂,扭动着身躯,低声呻吟。
第一百五十下,臀上的几道口子也裂开了,地上血迹斑斑,椅子上一片鲜红。意识有些模糊,楚云的鞭子还在落下。
第一百五十三下,他倒在了血泊中,面色惨白。
“来人,找大夫”楚云没有回头看他一眼,走出了祠堂。昏迷前,他仿佛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在对他笑。
养伤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内,除了不能出门见素素外,其它都还好。楚云也没有再来找过他。身上的伤也养的差不多了。一个月前的账不是不要算的。
清晨,一缕阳光撒在床前,窗外的桃花也都开了,楚慕飞望着树上的小鸟,心中说不出的悲凉。见他要出门,伺候他多年的老奴担忧地对他说“少爷,老爷今天心情不错,一会儿您也别再倔强了,就老老实实地在一边低头认错吧”楚慕飞没有理他,只是无奈地苦笑,推门离去。
在楚云屋前,他理了理鬓发,整了整衣冠,恭敬地敲门进入了属于他的金丝笼。
“父亲莫要生气,孩儿知错。”说着跪在了楚云面前,虽然膝盖生疼,但还是努力跪直了身体。楚慕飞用手紧紧抓住衣襟,装作没事的样子。
楚云依旧面色铁青,看到他就生气,知错,知错,什么时候改过。“你以为你偷偷派人给那丫头送钱我不知道,还是你以为你在养伤期间派人去杀琼生能瞒的过我?”
既然都知道,又何必假惺惺的要自己认错。楚慕飞膝行着去花瓶中取来藤条,恭敬笔直地跪下,将藤条平托,双手举过头顶,良久,他的手开始发酸,楚云却没有接过藤条。
微微颤动的藤条和他惨白的脸,楚云看得出他在极力托稳藤条。终于接过藤条,点了点桌子。
楚慕飞起身,强忍着膝盖的疼痛,用已经麻木的手臂撩起衣摆,翘起臀部,撑在了桌子角上,闭上眼睛,等待着藤条的处罚。
“呼”藤条拉动着空气,像是带着仇恨的蟒蛇,奔腾地咬向了他的臀。楚云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啪”直接第二下就下来了。楚慕飞努力咬着唇,嘴里满是腥甜。藤条打在刚刚长好的新肉上,每一下都铆足了力气。
“啪”第三下藤条下来,楚慕飞的臀部已经由白色变成了红色,他知道父亲不会停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承受,想想心爱的女子,他调整好了呼吸,等待更大的风雨。
“啪~啪~啪~啪......”楚云微胖的身躯在晃动着,鼻头有些汗水,每一下都用了十足的劲。楚云看了看儿子的臀部,已经完全是深红色,但楚慕飞依旧没有动一下,连呻吟不曾有过。
“啪”中间一到棱子被打破,红肿的臀微微抖动了一下。数条棱子交错,几处都已是青紫色。
“啪~啪~啪......”又是连着几下打在大腿根上,楚慕飞差点站不稳跌倒下去。五十下藤条几乎是一口气打光的,中间没有停歇。
楚慕飞放下了衣襟,跪在父亲面前“谢父亲责罚,孩儿必定谨记教训”除了臀上的伤痕和红肿的嘴唇外,楚慕飞就像雕塑一般,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楚云望着自己乖戾,叛逆的孩子,心中有些不忍。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