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家教奇遇

2016年07月13日 M/M类, 全部 评论关闭

农村的孩子上大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幸运的是我经过了三年的努力时间终于考上了我理想中的学校。我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父母靠着种地供我上学,所以在大学期间,我经常做一些兼职来贴补自己。发传单,作家教,当服务员等兼职我都做过,其实我最喜欢的工作还是家教,因为家教挣钱多,又不累,而且有些家长还会给你其他方面的帮助。
大二上学期的时候,我找了份家教,这份家教我做了一年多。我还记得找到这份家教的时候的情景,那是一个周六的上午,我和同学来到大学生经常聚集找家教的一个广场,我们拿出牌子,上面写有家教二字,我们熟练的找到一块空地,然后拿出报纸坐了下来。不一会就来了一位衣着光鲜的母亲,为自己的儿子找家教,周围的学生一下子都围了过去,我同学也急忙站了起来,他拉了我一把,不知怎么的,我一直对这种家庭好的环境有种抵触情绪,我没有动,同学也我就不在管我了。我一个人站在旁边,那些学生都在拼命的介绍自己。我四下看了一下,在一旁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看样子像是找家教的,而且穿着也不像是富翁的样子,我一看是个机会就走了上去。“叔叔,想找家教吗,我是**大学的大二的学生,我叫高宾,初中高中我都可以带。”我开始“推销”自己了。中年人看了看我说:“我想找一个能带高三的,你行吗?”我急忙回答到:“没关系,我可以的。叔叔,我们到这边谈。”
我和中年人一起来到一边,我从包里拿出报纸来给那位中年人坐了,中年人问道:“你是农村的孩子吗,我想找个农村的孩子当家教。”
我一听连忙说道:“是的,我是来自农村。”
“哦,这就好。”中年人点了点头。我们又聊了一些关于学习上的事情还谈了一下价钱之后,又问了地址,很幸运的是,他家就在我们学校附近。我问道:“叔叔,我还没问您姓什么呢。”
“哦,我姓朱,是刑警队的。我的家本来在小县城,我的儿子也在县城里念书。可是我调了工作之后,我们爷俩就搬了过来,他在这里上学,也很不习惯,和其他人也相处不到一块。我想找个农村的孩子,可能更理解这种心情。”
听了朱叔叔这番话,我才对他的儿子了解了一些。我问道:“叔叔,你刚才说你们爷俩,那他母亲呢?”
朱叔叔不自然的笑了一下说道:“他母亲已经去世了三年了,他是我带大的。”
“不好意思,朱叔叔。”我急忙道歉。我们又约好了时间,朱叔叔说道:“好吧,就这样到时候你来,我可能不在家,今天是周六,他晚上没课,你直接去就好了。”说完我们道了别,我心里暗暗高兴自己有希望找到一份家教了。
一旁的人群已经散了,那位母亲没有找到想要的家教,大家都很失望的望着那位母亲,然后说着什么有钱就了不起之类的话,我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有钱还真就了不起。”有人看见朱叔叔离开急忙跟了上去,我看见朱叔叔用手指了我一下,我笑了笑,我知道他是在跟那个人说已经找我了。那个学生无奈的看了我一眼。
当天下午,我就来到了朱叔叔的家里,在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家属楼里。我按照地址找到了他们家的房门,我敲敲门,不一会从里面出来一个男生,很普通的样子。我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他只是是说了句“哦,进来吧。”
我感到很尴尬的跟着他进了屋,里面很简陋,只是摆放着一些家庭应有的物品。衣架上挂着一件警服,是朱叔叔的。我四处看了看,有一间厨房,一件卧室,客厅里是陈旧的沙发。我坐了下来,那个男生给我倒了杯水,他也坐了下来。我们互相看着,笑了笑。
我觉得这样很尴尬,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现在上高几了?”
“朱迪,高三,我爸没跟你说吗?”他说。
“ 哦,说了,只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你希望我在哪方面能帮助你。”我问
“我也不知道,我的成绩都不是很好。”提到成绩,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我并没有继续问他学习上的事情,而是问了他的家乡,和他聊聊其他方面的事情,这是一个家教技巧。我们慢慢开始谈了起来,其实他不是一个内向的人,他和我一样,喜欢篮球,我也有着在县城里读高中的经历,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语言。
就这样,我们俩谈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屋子里也有些欢快的气氛了。这时候朱叔叔回来了,我急忙站了起来,朱叔叔见我站了起来说道:“坐吧,坐吧,聊的怎么样。”
我说:“还可以,我和朱迪还是有很多相同的爱好的。”朱迪在一旁接过他爸手里的东西,然后走过来对他爸说:“爸,就让他带带我吧。他挺有意思的。”
朱叔叔听了朱迪这句话,我们呵呵地笑着说:“好,既然你喜欢,就是让他带你吧。小高,你明天就开始吧,价钱不变。”
我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说道:“朱叔叔,谢谢你们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尽力帮助朱迪的。”我们又寒暄了几句,然后我回到了宿舍。
第二天,我就开始辅导朱迪的功课,每周末的下午5点到晚上8点。我和朱迪也很快的成为了朋友,我发现朱迪的基础不是太差的,只是他太在意考试的成绩了。我看过他考试的卷子,好多题都不是很难,他也不是不会,只是由于紧张都做不上,我开始想办法帮助他。
第三次给朱迪补课的时候,朱迪对我说他们下周要考试。我开始帮助他复习功课,给他讲考试的技巧。朱迪突然对我说;“高哥,你爸打过你吗?”
我笑着说:“农村里,哪有小孩子不挨打的。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啊?”
朱迪说:“你爸,也打你屁股吗。”
我说:“屁股肉厚,好打,当然打屁股了。朱迪,你今天的问题好怪啊。你想挨打吗?”
朱迪说:“高哥,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和你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考不好吗?”
我想了想说:“你首先是底子差,然后是考试的时候有些紧张。我说得没错吧,我正在帮你想办法。”
“你说的没错,只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考试紧张吗?”朱迪问道。
“不知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有点糊涂,不知道为什么朱迪今天会这样问。
朱迪说:“高哥,我就和你说吧,其实我是害怕我爸。”
“为什么,朱叔叔很和蔼啊,我看他平时也不怎么兄啊。”
朱迪接着说道:“其实我爸平时还是很和蔼的,我妈死的早,他也很疼我。一直希望我能考上个好大学。他总会满足我的要求,但是对我学习这方面,他对我要求很严。我妈死的那年,我心里一直很难受,那年的冬天的期末考试我考的不好。我爸当时很生气,但是他知道我是因为我妈去世的原因。我爸那次和我谈了一次,我心里也很难受,可是之后的学习我已经追不上了,当时正是初三,下学期就高考了,我也很着急。可是我的成绩还是没有多大起色,我记得那次模拟考试之后,我得成绩离考上重点高中差的很多,我爸气坏了,就把我打了一顿。我还记得当时我爸很凶,看了我的成绩之后,一句话不说,把我按在床上,狠狠的打了一顿屁股。当时我还穿着裤子呢,这样我的屁股都被打肿了,我爸的巴掌又大又有力。我哭得不行,我爸后来也心软了,想起我妈来了。最后我们父子俩来了约定,若是下次成绩再不好就打我屁股一顿。”
我笑着说道:“没想到你们父子二人之间还这样有趣呢。那你是不是又挨打了?”
朱迪说:“那次之后,我开始更加努力的学习。只是我差的太多了,接下来的那次模拟我距离重点高中的分数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当我把成绩拿给我爸看了之后,我爸说:‘还记得我上次是怎么和你说的吗?’我点了点头。我爸说那你还不赶紧脱裤子趴好,我当时很慌,只是不停的和我爸说我下次肯定会考的好的。我爸后来急了,一把把我按在了床上,当时我穿的是运动裤,我爸很利索的扒了下来,我的屁股立刻就露在了外面。我当时拼命的挣扎,可是我爸是真正的警校毕业的,哪里会有我的机会。我被牢牢地按在床上,接下来他用皮带狠狠的抽了我一顿。我还记得当时我的屁股被抽得全是檩子,一周后才消了肿。那次之后,我才知道我爸不是和我闹着玩的。”
“ ?然后那?”我问道,我突然对这对父子之间的事情很感兴趣,我想好好了解他们之间的事情,这样才能解决朱迪心里上的障碍。
朱迪继续说道:“然后,我怕我爸再打我,更加的努力的学习了,成绩终于有了些起色。我爸这次没打我,可是因为距离中考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我爸就说下次在达不到重点高中的水平,就小心我的屁股。我当时很着急,只能拼命的学习,我爸看了也很心疼,拼命的给我买好东西来补偿我。接下来的模拟,我的成绩竟然将了,这下我爸气坏了,这次我也学乖了,自己主动的脱下裤子,趴在床上。我爸当时很满意我的表现,所以没有打太狠,屁股当时只是有些微微的发肿。后来我的成绩终于达到了重点高中的水平。我爸也就不打我了。可是中考的时候,我还是没有考上重点高中,当分数线出来的那一天,我心里难受极了。晚上我爸回来的时候,我主动拿出他的另一根皮带,然后自己露出屁股趴在床上。我爸已经知道我没考上的消息,他走过来把我抱起,给我提上裤子说:‘小迪,爸当初打你只是为了让你进步,现在爸怎么忍心再打你,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我当时哭了出来,我爸给我擦了眼泪说:‘没关系,爸多花钱也要让你上重点高中。’然后我就上了高中。上高中的第一天,我爸说:‘我上高中了,为了让我进步,规矩要继续进行。’我点了点头。我们班级有个排名,我爸就每次都按照那个名次给我评判。我的成绩是忽高忽低的,所以还是会挨打。后来我爸为了给我一个好的环境,就主动调到这儿来了,我也就跟着搬了过来。可是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一点也不适应,成绩也不好,这里考试又多,所以我的屁股也开始经常挨打了,时间长了,我对挨打已经习惯了,心里对考试也有了紧张的心理。”
听了朱迪这番话之后,我才真正的了解他的成绩不是很好的原因。我对朱迪说:“看来你和我的环境是不一样的。我小时候挨打,可是只是因为淘气。我还记得我爸有一次因为我偷偷去河里洗澡差点淹着狠狠的揍了我一顿,用那种硬塑料的拖鞋把我得屁股都打烂了,我疼哭声震动了整条街。可是我爸从来没有因为我学习的事情打过我。”
“ 其实我也知道我爸是为我好吗,只是我心里面老是担心,所以每次都考不好。”
我说:“下周的考试你要努力一些,尽量放松自己,成绩一定会好的。”我又鼓励了一下朱迪。然后又帮他好好的做了考前准备。
接下来的周三,我给朱迪打了电话,问了他考试的事情,朱迪说考的不是很好,但是应该有些起色。我心里稍稍的放下心来。周五的那天晚上,朱迪给我打来电话对我说成绩出来了,他考的可以,有所上升,可是没有达到他爸对他的要求,我安慰他说他爸应该会看到他的进步的。
周六的下午,我按照时间来到了朱迪家,朱迪一个人在家。朱迪见我来了就把考试卷子与成绩都拿给我看了,我看了一下,有一些进步,名次也上升了几名。我对他说:“这下朱叔叔应该不会打你了。你的屁股该轻松了。”
他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不知道,我爸还没回来呢,一会才回来。”
我开始给他分析这次的考试卷子,指出了他的几处毛病。不一会,他爸爸回来了,我站起身来问了好。他对朱迪说:“小迪,考试了吧,把成绩拿来我看看。”
朱迪把成绩给他爸看了,我说:“朱叔叔,朱迪已经进步了许多。”
他没有应我,而是对朱迪说:“朱迪,忘了规矩吗。”然后对我说:“小高,你先坐一会,我和小迪说几句话,我一会还有事情。”
我知道他要打朱迪,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应该怎么做。只能含糊的答应了。朱迪跟着他爸爸进了卧室,他爸将卧室的门插了一下。卧室的门是有玻璃的,我走到门旁从旁边向里面看去。就见朱迪自己主动的趴到床上,自己将裤子脱了,露出屁股来。我隐隐约约听见他爸说:“不要以为有外人就能逃过这顿打。”朱迪一句话也不说。
啪,从里面传出很清脆的声音,他爸拿着皮带照着他的屁股抽了一下。卧室的门离床很近,我清楚地看到朱迪的屁股抖动了一下然后现出一条红印子。啪,他爸又是一皮带,朱迪的屁股立刻又显示出一条红印子,两条印子交织在一起。啪,啪,皮带象雨点一般落在朱迪的屁股上,朱迪屁股上红印渐渐连在了一起,整个屁股都变红了。我不知道按规矩什么时候该停下,心里一直在琢磨是不是应该阻止朱叔叔的行为。我在一旁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里面的皮带却仍然在继续着。我看了一眼朱迪的屁股已经开始发肿了,颜色也变得更加红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轻轻的敲了敲门,朱叔叔停下了手中的皮带,我透过玻璃看见朱叔叔向门口走来,朱迪慌乱的提着裤子。朱叔叔打开门对我说:“小高,有事么。”
我说:“朱叔叔。我都看见,你就别打朱迪了,他这次不是有进步了吗。”
朱叔叔说:“既然你看见了,我也就不躲着你了。朱迪,打完了吗?”朱迪又趴在床上,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脱裤子。朱叔叔对他说:“磨蹭什么,还不脱了。”
我急忙说:“朱叔叔,你先听我说,朱迪这次进步了,你应该鼓励他。”
朱叔叔说:“小高,你不知道我们爷俩之间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我说:“我知道你们之间的规矩,可是这次朱迪进步了啊。”
朱叔叔说:“既然你知道了,你就更不该管了。”
“ 可是朱叔叔,我觉得我应该和您谈一下。”我还想劝住这个父亲。
“小高,你管的太多了,你还是出去等我们父子俩。”朱叔叔有些生气了,“高哥,你还是先出去吧。没关系的,我考的不好,我爸应该打我。”听到他也这么说,我只好走到外面去。
朱迪又把自己的裤子脱了去,屁股红红的发肿。他爸把皮带顺了顺,照着的他那红肿的屁股继续抽下去,啪,啪一阵清脆的声音从卧室里面传了出来。我看着朱迪的屁股越肿越高,我的心里竟然酸酸的,我无法理解这对父子之间的感情,只是看着皮带一下下落在朱迪的屁股上。
我也不知道又打了多少下,只见朱迪慢慢的把裤子提上,似乎很疼的样子。他爸把皮带扔到床上,父子俩一前一后就出来了。
朱叔叔看着对我说:“小高,刚才别介意啊,我还有任务,一会你给朱迪上下药,麻烦你了。”
我说:“朱叔叔,你明天有时间吗,我想和您谈谈啊。”
朱叔叔说:“好啊,明天你下午早些来吧,我在家等着你,我明天刚好放假一天。”
“好吧”,我答应着。
朱叔叔很快就出去了,我找到他们家的药柜,拿出一些药来。我问朱迪:“朱迪,叔叔平时给你用什么药啊?”
朱迪很窘迫的样子,说道:“高哥,不用你给我敷药了。没事的,不疼了。”
我笑着走到他身边,照着他的屁股拍了一下,他哎呦的一声,我呵呵笑着说道:“还说不疼,我轻轻碰一下都叫得那么大声。赶紧说,要不你明天上课都坐不了凳子。”
朱迪尴尬的用手指了指,我拿出了药,是药酒。我叫他趴在床上,他不情愿的脱下裤子,我开始给他的屁股擦酒,他的屁股红的发热,肿的很高。我还用手捏了一下,他不好意思的用手挡了一下。我给他上完药之后,他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脸红红的。
“没想到你爸还真下重手啊。”我说
朱迪说:“我爸这个人很认真的,他说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他说要按规矩打我,就不会留情。他说要让我记住教训。可是他却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虽然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心疼我的。”
“唉”我叹了口气说道,“我明天和你爸谈谈,说出你的心情。”
朱迪不作声了。当天夜里,我回到宿舍,想到下午的经历,让我很难平静下来。没想到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竟然如此的奇怪。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