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输球之后

2016年07月12日 F/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八十年代初,正当日本电视剧《排球女将》热播之时,我从省乒乓球队下到省体校当乒乓球教练。体校的少年组女队水平不错,要我再训练一下,参加省里的选拔赛,希望参加全国性比赛。
那时,中国女排在日本魔鬼教练大松博文的训练下,成为世界冠军,振奋了全国人民,也成了体育界的榜样。大松式的打屁股也就在各种训练中流行起来。我虽是一个女的,在训练体校的那些年纪还不满十八岁的可爱小姑娘时,也硬起心肠时不时打骂她们,作为达到高强度训练的辅助手段。至于超体能高强度训练的细情就不必详述了。
一年后,在省里的选拔赛上,体校和省实验中学的女队相遇。我派了苗青、赵雪娟、周珊珊三个参加团体赛。结果是苗青单打胜了一场,她和周珊珊双打胜了一场。赵雪娟两场单打全输了。决定性的一场单打时,苗青先胜了一局,第二局打到23比22领先,却连失2分输了一局。影响到第三局也输了。这样就被实验中学淘汰了。
比赛是在体校的体育馆进行的。赛后,我气急败坏地把三名参赛队员都关在更衣室里,不准回宿舍,听候处理。到我勿勿回食堂吃了点东西,把吃了晚饭的其余五个乒乓球女队员召集到体育馆里,再到更衣室去叫她们出来时,看到她们仍然站在衣柜前的长凳旁,连坐也没坐。都在抽抽搭搭地哭。三个人都没换衣服,仍穿着比赛时穿的有白袖边和白领边的天蓝色球衫,大腿两侧有白杠的黑色短球裤。脚上都是那时流行的帆布白网球鞋。苗青习惯不穿袜子,其两个都穿的白短袜。衫裤都被汗水湿透了,可都伤心的哭着,也没顾得上换下。我看她们这副模样,也心疼她们。可我的责职是要把她们带成出色的运动员,所以不能因为可怜她们就放弃了必须的惩罚啊!
我把她们带出更衣室,经过走廊来到尚未搬走乒乓球桌的大厅时,摸到了赵雪娟的头发,她的梳成双辫的一头乌发,也仍然是湿漉漉的,一股汗味。可见比赛时她是尽力拼搏的。只是技不如人才输的。但她技术提高不够快,难道不是应该怪她自已吗?这个已经十七岁的女生,平时太爱美,总是一副玉女临风,顾影自怜的做派,舍不得下死劲练基本步法和猛烈的抽杀、扣杀,我一再批评而没有全改。今天两场全输,是自食其果了。
来到墨绿色漆着白边的乒乓桌前,我向已经排成一排在等候我训话的女队员,发出了“立正!”“向右看齐!”“稍息!”三个口令。很简单地总结了当天的战况,第一个就点赵雪娟的名,从她那天输球的一个个实例,分析她虽然反应灵敏,技术全面,但缺少像《排球女将》中小鹿纯子那种“必杀技”,步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这都是平时满足成缜,不肯下死劲苦练所致。一个队员一场都没胜,对输球有很大责任。必须严加惩处。打五十板。
这里要说明的是,我平时对赵雪娟这个城市出身的娇闺女,总是看她身体比较苗条,体质较弱,打屁股从来没有打过三十板以上的。其实,这是害了她的。这一次,我下了狠心,所以宣布要打她最高限额——五十板。
乒乓球队里打屁股,新式的有反胶粒贴面的球拍是理想的刑具。打起来不费劲,声音特响,特有威摄力,我自已私下试过,比板条、藤棍都要疼,还不易打破皮。我的经验,只有反复把屁股打“熟”,即通红发烫微肿的程度,再用力的话,会在着力最重的不大一块地方,形成和胶粒分布相应的小紫点。就标志不可再用力了。捱打的少女通常都是上身伏在乒乓桌上,腿撑在地上,撅着屁股。这样打的人不用弯腰,很方便,小腹有桌沿支持,只能挺着臀部受刑。由于乒乓桌标准的高度是76厘米,15—17岁的女生,在上身趴到桌上时,如果要使腹部贴到桌面,一般腿部须斜着蹬在地上,网球鞋的鞋头和脚底形成小于九十度的夹角。(顺便说一句,正是因为布面网球鞋这种轻便而合脚的优点,我至今还要求学生穿这种鞋进行训练)
赵雪娟已经十七岁,发育相当成熟了。她自知对输球有很大责任,心甘情愿趴到桌上。
但还是心存侥幸地小声嘟囔说::”我要来例假了,教练,饶我几下吧!”我说:“不是还没来吗?那就一下不能少!快脱裤子!”她的个子高,颀长的两条腿挺直了斜撑在地板上。自已把运动短裤褪到大腿中段。原来贴身还穿一条很时髦的蕾丝边的丝质内裤。我对她这种作风特别反感,马上一把把内裤也掳了下来。裤裆里夹的卫生巾还是雪白的,被我扔到了地上。她羞红了脸颊。其实要替她着想,这种上身趴在桌上挺起臀部捱打的姿势,比平趴着捱打的姿势对赵雪娟是更加不利的。
那一天,我打赵雪娟时是丝毫不讲情面的,用的是她使的墨绿贴面的球拍。那应该是她捱过的最严厉的一场打。她先用一只手把住了桌边,一只手伸在头前,挺着打。我记得只打了十来下,她就忍不住两手乱舞,想来抵挡继续落在她屁股上的球拍。我叫周珊珊过来把她两只手抓住,按在她头前的桌面上,我则用左手摁住她的后腰(她的球衫还是湿的),继续打她一点点变红的小屁股。她的头一仰一仰的,把两条辫子在桌面上拖来拖去。一条辫子的辫结散开了。两条小腿不停地捣动。嘴里不断地喊:“我改!我改了啊!”
打到三十来下,她的整只屁股就“熟”透了。我决心一定要打满数,改打她大腿的上半段,半段大腿也打红了,又打大腿的外侧,反正每一下都要使她感到鲜活的痛楚,只留下最后三珠拍重新盖在她的臀峰上。
打完后,她嚎啕痛哭捧着光屁股,不敢提内裤和球裤。我就让她背朝队友们跪在地板上,等她自已平静下来。
接着,我点了周珊珊的名,这个常冒傻气的十六岁的疯丫头,那天球打得还算不错的,比较放得开,和苗青双打那场是赢的。不过全队输了却陪着苗青、赵雪娟也哭了,是可以称赞几句的。不过我还是想趁机再敲打敲打这块好料。便向全队分析了她比赛中的表现。她和苗青一共打了四局,三比一拿下的那场。全场一共丢了64分,她一个人丢了57分,如果没有苗青和她搭档,她在单打中是很可能要输给对方的,而苗青丢的球,有三个是她闪避路线不当,挡了苗青活动的方向造成的。这说明她虽然有敢打敢拼的优点,在声势上给敌方造成一定的威胁,实际技术水平还不达标。所以我决定还是要打她三十板。这也是为了强化全队的集体责任感。
周珊珊先听说她也得捱打,没有思想准备。听了我分析讲评,虽然眼泪在大眼睛里乱转,还是很听话地主动趴上了桌面。她的屁股比赵雪娟肉多,打起来更富弹性,声音更脆亮。但这个农家闺女,训练特别能吃苦,捱打也特能熬痛。那是她从小淘,被她爹打出来的,常私下说我打屁股的本事不如她爹。我听她队友的汇报,打她时往往要多用点力气。这一天,我虽只打了她三十球拍,她比小赵表面积要大30%的屁股,也几乎“熟”透了。但她只是一直抽泣着低声的鸣咽,嘴唇咬出了牙印。还是倔头倔脑的样子,其实倒是很讨我喜欢的。所以打完我就让她提上运动短裤一瘸一拐的归队了。
最后是处置队长苗青了。这个还只有十六岁的女生,是我最喜爱的,属快打快拼进攻型的选手。性格特别爽朗,爱笑爱唱。只是那天她本来是有机会在决胜那场单打中取胜的,在各赢一局后,她已经打到23:22,再拿下一球,就可以基本奠定胜局,却失手被对方以22:24反超,输了这一局。接下来的一局,因为情绪受影响,又急于取胜,对付对手弯化多端的削球,不够冷静,一味猛扣,不断失分。又以17;21输了最后一局。
我凝视着这个女孩子,她的一头乌发剪得短短的,右侧扎了条一把抓的辫子,特别干净利索。全身惟一的装饰品是头上别的那只帆形的有珠光的红发夹,却衬得清纯的容貌楚楚有致。我注意到她裸着双踝的脚上那双鞋,这种布面网球鞋的鞋底四周,有一圈比鞋底厚度略宽的白胶条做贴边,在靠近胶条上边的白帆布鞋帮上,明显的呈现一圈暗灰色的湿渍。那是顺着小腿淌进鞋窠里的汗水打湿鞋帮的结果。苗青在训练时常常这样打湿鞋子,说明她练得特别刻苦。今天比赛时又是这样,说明她拼尽了全力。我看着她这身打扮,抽泣得双肩一耸一耸的样子,不禁百感交集。但为了她临场表现出的不成熟,为了响鼓一定要用重槌敲,我必须惩治她。便毅然向全队宣布,给她打四十下屁股的处分,而且为了她辜负了全队的期望,作为领队没尽到责任,由每个队友一人打她三球拍,让她和大家都接受教训。
她默默走到桌边,姿势端正地趴好,自已把几乎湿透了的短裤褪到大腿中段。裸出她健美的臀部。我打她的时候自已心里也痛得厉害,不过还是坚持着一贯的力度和节奏,像一台机器执行着职责。这是一张我平时很少打过的屁股,结实而浑圆,这两爿屁股在球拍打击形成的波动中一点点变红,红色一点点变深。可她一直熬着痛不出声,只是那因为伤心抽泣而引起的全身抽搐,和熬受剧痛所造成的一阵阵颤抖,无声地表述她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痛苦。
球拍击肉的响声在体育馆巨大的空间中回荡着,“苗青!你给我记住这教训!!”我终于吼出声来。
轮到其他队员来打她的时候,在我的监督下,每个队员还是很认真地打她已经受了伤的屁股的。只是好几个都是含着泪的,有一个是呜呜哭着打的。周珊珊是倒数第二个打的,她先没哭,瘸着腿走过来完成了她的任务后,终于抱着苗青的屁股大哭起来。只有已经缓过痛、平了喘,总算提好了裤子的赵雪娟,她平时就表现出对苗青的不服气和妒忌,利用这个机会充分表露出来,在苗青已经隐隐显出紫斑的屁股上,狠狠抽了三下,使苗青的屁股比她的屁股更加可怕了!苗青也终于痛到“哎呀!哎呀!!”叫出声来。毕竟,她比赵雪娟还多捱了十一下球拍哪。
后来呢,苗青和团体赛中打败了她的那个实验中学的女生,都被选进了省队。由于我国进攻型选手更受青睐,苗青训练更加刻苦,她被选到国家队去了。
打屁股教育运动员的办法后来不时兴了,不过我倒觉得还是蛮有用的。记得那天我打过苗青她们之后,夜里偷偷去宿舍探望她们。发现只有丽丽趴在铺位上睡熟了,苗青和周珊珊大概是屁股痛,睡不着,一起溜到大操场的绿茵地上,并排趴着看星星。我听她们用略有颤抖的娇嫩的嗓音,低声哼唱着《排球女将》里的主题曲:
“痛苦和悲伤,
就象球一样,
向我袭来,
但是现在,
青春投进了激烈的球场。
嗨,接球、扣杀,
来吧,看见了吧,
球场上,胜利旗帜迎风飘扬,
球场上,青春之火在燃烧!”
我的热泪终于夺眶而出了!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