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吸毒后的惨痛惩罚

2016年07月12日 M/M类, 全部 评论关闭

顾池是个俊美的少年。有着柔软的黑色的头发,迷人的眼睛,挺翘的鼻子和总是抿得紧紧的嘴唇。这样的少年总是不缺倾慕和宠爱的。在他的世界里,太阳理所应当地应该围着他转。在老爸老妈的溺爱下,他每个月闯一次“大祸”,每星期渣一个女朋友,每两天要在学校搞出一点小事故......总之是一个中二可爱的小混蛋。唯一能管着点他的是他又爱又怕的哥哥。嗯,半年回家一次的那种,基本管不着,回来的几天都兄友弟恭去了。
所以我们的顾池越发无法无天了。在刺激的事情干得差不多之后,终于在一堆狐朋狗友的怂恿下,“今年生日来点好玩刺激的,是每个酷哥都会干的事。顾池你不会拒绝吧?”顾池当然没有拒绝。
顾免今年想给生日的弟弟一个惊喜,没通知家里人就回来了。他手捧着礼物进了弟弟房间,一眼就看到亲爱的弟弟鼻子插着小管子对着白面吸。顾免保持着可笑的姿势和表情有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回过神来。他的弟弟......在.....吸毒?!
顾池这时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费力辨认出他哥的脸后,对着他笑得阳光灿烂。现在飘飘欲仙的顾池还是保留了那么一丝清醒。瞧,他毕竟还能认人。不过离神志不清也差不远了,哪个正常人被抓到吸毒还能笑得出来?
顾免简直恨不得马上扇死这个不知轻重的混蛋。这几年的军队生活磨砺出了他极强大的自制力。他大步上前,一掌劈晕了顾池扔在床上。收起桌上的白粉,丢到马桶里冲了个干净。
顾池是被冷水给泼醒的。他的头又晕又痛,好像马上要炸开。足足过了几分钟才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以及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他跪在地上,身体伏在椅子面上,双手和双腿都被固定绑在了椅腿上。屁股是光着的,能和被水泼湿的领口部分一起感受到凉意。
“清醒了吗?”顾免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顾池的声音随着身体发抖,半天抖出了两个字“哥....哥”。
“顾小少爷很厉害嘛!多日不见,越发有长进了。”顾免说着,一手挥舞着皮带,在空气中发出“咻咻”的声响。
“哥......我......”话音未落,屁股上就被抽了一皮带。痛得顾池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啊——”
还没到顾池喘过一口气,身后的皮带便如雨点般落在他的翘臀上。
空气中只听得“咻——啪——咻——啪”的皮带挥舞与打击的声音,还夹杂着顾池的哀嚎。雪白的臀部很快浮起半厘米高的红色肿痕。
顾免似一句话也懒得多说,只是在那挥舞皮鞭,下手毫不留情。
“哥......我......错了......呜......"顾池觉得自己的屁股要炸裂了,太疼了,连带脑子也一抽一抽地疼。他想躲,想扭动身体减轻疼痛。可是身体被束缚在椅子上,移动不了分毫。他开始哭泣,眼泪鼻涕齐流。抽抽搭搭的求饶穿插在皮带划破空气的声音中。
“哥......我错......“
“哥.....我.....再也.....不敢了......”
“要疼......死......了......啊!啊——”
在顾池的求饶声中,顾免终于停手了。他用手摸了摸顾池已经出现青紫的屁股,走到顾池的眼前。
顾池那张好看的糊成了一团,费劲地抬头看着顾免,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端得是我见犹怜。
“哥,我错了......我不该吸毒的......”顾池抽泣着。如果不是被绑着,估计已经抱着顾免的大腿表忠心了。
顾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早干嘛去了?顾池,你真是好本事啊!”
“是杜恒他们......怂恿我的......我......”
顾免也不说话,就盯着顾池的眼睛,直到他无地自容地低下头。顾池听到顾免走远的声音,再抬头时,看到顾免手里拿着的藤杖,吓得心脏都停了半拍。那藤杖直处有一米长,三指粗细,通体黝黑,看着就很吓人。这据说是顾家的家法,这一代没人动用过。
“30下,自己报数。”
“哥......会死人的......"
"50下,你可以接着讨价还价。“
顾池闭嘴了,觉得今天估计是要死在这儿了。
顾免知道自己这小弟弟,被人宠坏了,做事儿经常不过脑子。损友撺掇一下就去吸毒,又未尝没有他的好奇在里面呢。不然人之前拉他去跳伞怎么不去?这家伙就是欠教训。既然自己懒得思考,就实实在在给他画个警戒线,看他敢不敢再踏出去!
藤杖的第一下落在顾池的臀峰上。顾免的力道加上藤杖本身的重量使其凹进了肉里,力量和痛感一样由接触面荡漾开去,激起了臀浪。顾池本来觉得皮带已经是世界上最凶残的工具了,没想到这藤杖有过之而不及。太疼了,自己怎么还不晕过去。一想到还要挨那么多下,他哭都哭不出来了。
以顾免的视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藤杖离开后顾池的臀肉后还在整个颤动。被击打之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原来的肿胀之上又生生拔起了带着青紫的高度。
“小少爷还等着我给您报数呢?”顾免的声音没有一点儿温度。
“一......”顾池艰难地报出一个数。
第二下很快就落下来了,精准地落在了第一杖的下面。
“二......哥......呜呜......疼......“
“啪!”
“三......”
“啪!”
顾免每打一下,都会给顾池留下充分感受疼痛的时间。偶尔的报错数也不介意,纠正数目之后继续打。顾池疼得有些恍惚,有些庆幸地想还好不用重新来过。
十下之后肿胀斑驳的屁股已经没有可下手的位置了。
顾免却没有丝毫犹豫,又狠又准地打在顾池的臀腿交接处。顾池疼得整个人剧烈地哆嗦起来,喉咙里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报数。”
“哥......饶了......我......我......”
“饶了你?你还敢求我饶了你?你不是不知道吸毒上瘾是什么后果!”说完又是一藤杖。
顾池疼得恍惚,他现在甚至有点回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会去吸毒,为什么会干这么愚蠢的事?
“报数。”顾免又重复了一遍
“十......十一......”
“啪——”
“啪——”
顾池的大腿也全部沦陷,又青又肿,有的地方已经有了凸起的紫色淤血。痛觉神经超负荷地工作着,下半身的疼痛使得他的脑子也疼了起来。他才数到二十五下了。
顾免走到顾池身边,一手给他撩上了衣服,露出少年光洁细腻的背。藤杖在顾池身后逗留,激起一阵阵战栗。
“数好了。”
“啪——”
“啊——”顾池还是忍不住尖叫出来。“二......六”
相比于他多肉的臀部,鞭在背上的这一下就像直接打在了骨头上。单薄的背部很快显现一道红紫的肿痕。
接下来的九杖整齐地码在顾池的背上。单看这红白对比其实颇具美感。只可惜在场两个人都没有空去注意这一点。顾池现在的感觉是,他要被活生生打断成几节了。
“哥......求你......别打......了......”顾池从来没有哭得怎么惨过。脸上汗水眼泪鼻涕和口水糊成一团,凳子上也是一滩糟糕的混合物。
身后的顾免没了动作,世界好像静止了一分钟。顾池都要以为哥哥大发慈悲饶过自己了。
“给你十分钟休息。反省自己干的脑残事儿。接下来的十五下不用报数了。”
看着从小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弟弟这样子,顾免心理也难受。可是心疼归心疼,下手却不能有丝毫手软。不给他一场刻骨铭心的教训,这拎不清的混账东西迟早还会出事。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