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女快捕张莺英——打屁股小说

2016年05月29日 F/F类, 全部 评论关闭

前面的白影果然厉害,尽管她使出了家传八步赶蝉的绝技,仍然只能保持不落下而已。山路越来越险峻,张鸾英稍一分神,前头的白衣人已不见了踪影正迟疑间,四条黑影狞笑着飘然而上,将张鸾英围在核心,说道:“凤山四怪领教新捕头高招。”张鸾英情知中计,知道风声已经走漏,土匪已有准备,只有拼死一战,逼退四怪再回县衙。使开两柄钢刀,力敌四怪。双方战成平手。四怪见战鸾英不下,一声呼哨,招徕更多喽罗。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张鸾英虽然英勇,终究寡不敌众,在杀了十多人后,气力用尽,一个疏忽,被悄然袭来的渔网罩住挣脱不开,终于被土匪生擒活捉
一行人将张鸾英五花大绑推进分金堂,双脚悬空吊起来去掉蒙眼黑布,一阵强光刺得她双眼生疼。分金堂上,端坐着一位身披铠甲啊娜俊秀的女子,周围数十人杂乱无章的或坐或站。失盗的宝物就供在分金堂正中。披甲女子从容走下来,围着张鸾英仔细看着。张鸾英二目圆睁与她对视。那女子看罢舒了口气道:“没错!果然是张忠的女儿。小丫头,请你还真不容易啊,伤了十几个弟兄。”张鸾英道:“贼囚!你姑奶奶正是张忠张大英雄的女儿。要杀要剐何必多说?”披甲女子说:“哼哼!想死啊?我还没这个打算呢,咱们中间还有账没算。所谓父债子还。你爸爸逃脱了,两脚一蹬,留下你来顶缸。没那么容易。小的们,把这位张小姐裤子扒了,先打二十杀威棒!”几个喽罗一声暴喝,上前来几把将张鸾英裤子扯到大腿下,露出屁股。张鸾英大窘骂道:“老贼囚晚什么花样!要打便打,干吗海把人衣裳扒了羞辱人?你自己不是女人身么?”披甲女子道:“这又如何?当年我韩美娘夫妻二人为生活所迫抢了富家人的一些珠宝前去变卖,被你家老爷子侦破,将我丈夫扭送公堂,受尽苦楚。为救丈夫我一个十九岁女子捧着珠宝到县衙门自首,县太爷并不顾念我是女子,二话没说,去衣杖责我二十杀威棒。要不是拜你父亲所赐,我一个女儿身怎么会在那么多男人面前出乖露丑?算我厚道,没有加倍。以后我还会将我夫妻所受原本付还。给我打!”两条寸径大棒轮番高举频频落下,狠狠砸在张鸾英娇嫩粉白的屁股上。鸾英的屁股顿时像着了火一般疼痛难忍,想要不叫,那里忍得住?不由得一声声哀号,两只脚在空中乱踢。两旁大小头目以及小喽罗们纷纷叫好。有的说她叫得好听,有的说她扭得好看。张鸾英羞得没处藏躲,闭着眼睛死挺硬挨,巴不得早死。然而,她偏能挺刑,二十棍打完,屁股被打得青紫相间,却一点委顿都没有。张鸾英高声叫骂,只求速死。韩美娘偏不生气,说道:“还早呢,这才刚开了个头。当年打完板子又说我隐了赃物,动起拶子,拶得老娘十个指头都没皮了,山寨里没有这套行头,筷子倒是不缺小的们,拿一把筷子来伺候张小姐。” 小喽罗强行扳开张鸾英的手指,将粗糙的,临时制成的拶子套在姑娘的纤纤十指上。,一声断喝:“收!”皮绳向两边收紧,竹筷猛然夹在张鸾英的指头上。巨大的痛苦袭来,痛彻心肺张鸾英美丽的脑袋乱摇着,从嗓子里挤出尖利的惨叫:“天哪!痛死我了!啊~~~杀了我吧。”韩美娘说:“不急不急。债还没还完呢。收!收!收!”“哎哟啊!救命啊!啊!” 一桶冷水泼来,张鸾英在巨痛中醒来,呻吟着。韩美娘抬起她的下巴说:“怎么样?舒服吗?当年我受刑的时候还没你那么娇贵呢。”张鸾英没有力气和她磨牙,将头转向一边。韩美娘说:“再尝尝鞭子的味道吧。当年狗官敲了我一百鞭子。我就照数还你。”几个小喽罗将一个木架子推过来,松开吊着张鸾英的绑绳。张鸾英身子一软重重地倒在地上两个小喽罗把她从地上拖起来,戏谑的撕光她的剩余的衣服,牢牢地绑在三角形刑架上,在女匪首的命令下,两个拿长鞭的打手站在她屁股后面抡圆粗黑的皮鞭,轮番拷打张鸾英一边打一边大声数着数。每抽打一鞭,都在她雪白的脊背上留下一道殷红的鞭痕。巨大的痛苦让她无助地扭动着,哭叫着。一位满腔正气武艺高强的女捕头不明不白的落在土匪的手中一丝不挂的吊在刑架上,被土匪强盗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招徕众匪徒的围观、调笑,这让张鸾英怎么也无法接受。她恨不得马上飞来一枝利箭穿透她的心脏,让她得到肉体和心灵的解脱。皮鞭在一下一下地撕咬着她的洁白的皮肉,不到八十,她的脊背屁股大腿都被皮鞭抽得鲜血淋漓,她再一次昏死过去。等她睁开眼睛,周围一切都是那么黑暗,她仍然一丝不挂趴在乱草中满身的刑伤痛得她无法忍受。她低声地呻吟着,疼痛让她头脑变得清醒起来。她努力回想着全部事情经过,想找出其中究竟哪一个环节出了纰漏。她在行动前作了周密的安排:在现场埋伏下十名捕快,等到目标一出现,立即出来缠斗,把她吸引住,城中所有的捕快、驻军立即出动围剿捉拿,为了以防万一,她在出城的地方也埋伏下一支奇兵,防止匪首漏网。然而,事实是,在案发现场,只有她一个人与对手搏斗,那十个人呢?她与匪首争斗的时间不短,可是为什么驻军不赶过来增援?为什么在城门口只有一个没有任务的书办?所有人都怎么了?反观土匪倒是有充分的准备:匪首出城后立即隐秘,另有白衣人将她引到四怪的埋伏处,随即另一拨埋伏的人将她围拢,生擒……明明呈报给县尊的呈文上写明计划安排,怎么会出这么大的纰漏“莫非是……”她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她狠狠地摇着脑袋,想把脑子里的形象赶出去,但是做不到。那个凶狠的、傲慢的、很会作态的形象老是在她脑袋里晃来晃去。正是这个形象在她家吊唁的时候破格收录她为有史以来本县第一位女捕头。她很难相信,这个一个在县里没有耳目的强盗会那样从容不迫的将爸爸引到伏击圈中,接着又洞悉她的计划将她生擒。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对县里情况了如指掌才行。但是新来的只有县太爷和他的书办。虽然难以置信但没有别的答案。嫌犯就在两个人之中。也许是书办,但是书办没有老爷的指示敢和土匪暗中勾结吗?但是证据呢?她后悔没有仔细留神县太爷举动,现在她一丝不挂地关在黑牢里想去收集证据也不可能了。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又涌了出来。然而她很快强迫自己收住眼泪:“没出息!哭就能解决问题吗?大不了是个死,早死早和爸爸见面。只要土匪不杀我,我就赚一天。总有一天他们的防范会松懈,那就是他们的晦气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牢房的门打开了,有人丢进来一套衣服,作了个快出来的手势,门打开着,来人退了出去,意思很明白,赶快穿衣服,走。她知趣地检起衣服套在身上强忍痛苦爬上台阶,一股新鲜的空气向她涌来让她产生了一种很强的兴奋。门口两位小土匪横尸当场,谁做的?不知道。来救自己的人并不愿现身,很顺利的走出囚禁自己的地方偶尔看见一两具土匪尸体回头看看,这里竟是一座巨大的隐蔽得很好的山洞。又是夜深人静时,她辨明方向,从容地向县城走去。很快浓浓的夜色将她包围融化了她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她又出现在熟悉的县城里守城的老兵告诉她,老爷今天在坐堂时候发脾气,怪张鸾英误卯不来,她回想了一下,如果她不出事,今天正是比期,完不完成任务都要去报到,她有些心慌。误了卯是要打PG的。老兵劝她干脆去路州大营搬兵,平了山寨,将功赎罪,至少屁股可以免遭一顿板子。 `她知道老兵的好意,但是不行。她去了,谁来侦察内奸?挨打就挨打,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她谢过老兵回到自己的家找出那包药膏调好。咬着牙糊到自己身上一阵巨痛让她眼冒金花。她必须忍。等这阵痛过去了就没事了。这是爸爸生前一位老和尚告诉的秘方,可以治刑伤、刀伤,跌打损伤,奇效。只是开始那阵痛是逃不过的一关。等她再次醒来,天已经将近申时,快下班了。身上果然不是早先那样疼痛。她打点好一切,从容向衙门里走去。张鸾英来到衙门口,正准备跨进去,门口值班的衙役连忙拦住她:“张姑娘,县太爷正在气头上,说了,你要来了,要你报门而进。”张鸾英不解:“什么叫报门而进?” 衙役解释着:“就是你要跪在台阶上,自报家门声言请罪。县爷传令你才能进。”张鸾英说:“这是什么规矩?误了比期不不过打一顿板子干吗把我当犯人?”衙役说:“张姑娘,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算了吧,弟兄们都知道你是个好样的。可惜县太爷……” 堂上传来问话:“堂下何人?”张鸾英在衙役的再三示意下,叹了口气,跪下,大声报:“捕头张鸾英,因事误卯,特来请罪。” “带上来!”
两位衙役,一边一个将张鸾英带到堂上跪下。张鸾英依照规矩磕了一个头道:“卑职张鸾英叩见大老爷。” 她偷眼向上看了一下,身边没有形影不离的书办,她心里有些不解。梁上君批着公文,头也不抬,问:“可曾抓到盗贼?”“卑职无能,没有抓到。”“误了比期,又误卯不到,目无长上,你说该怎么办呢?”张鸾英解释道:“大老爷在上,卑职有下情秉告。”她将自己的遭遇讲了一番,梁上君说,“既然是这样,情有可原,免了你不敬长上之罪,不过误比之罪不可不罚。来人,笞责二十。”张鸾英红着脸,随着两名掌刑衙役来到阶下,老实趴下这是王法,早在她来衙门之前就已经料想到的。两个人一人按腿,一人按肩,一条小竹板高高扬起,只听的一声暴喝:“一!”竹板急速落下,啪的一声落在鸾英屁股上,这一板正打旧伤上痛得她脑袋一扬,连扭了几下腰肢,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哀叫。好在掌刑的差役大哥是父亲的老部下,头两下虽然打得狠,后面的板子就轻了许多。尽管如此,她还是吃了不少苦头,二十板子打完,她的屁股已经是疼痛难忍。正当她想爬起来叩头谢恩的时候,书办从她身边走过一眼看见她,惊诧而且愤怒地说道:“这不是张鸾英张捕头吗?你竟然敢在这里露面?” 张鸾英扬脸道:“我有何不敢?不过是捕盗无功,已经领过责罚了。”书办道:“好你个小淫妇,你与人私通,纵敌,打伤同僚,我岂能容你?”说完一扬手,大袖滑到胳膊上,露出一个蝴蝶图案。张鸾英心下顿时引起一个谜团:“这个蝴蝶好象从那里见过!”不由她多想,书办扭着腰,来到堂下敲起堂鼓来梁上君拍着惊堂木:“证据,证据。证据!你说你没有犯罪,你拿出证据来。你说她有罪你也拿出证据。”张鸾英拿不出证据,所有事情都没有证明人在边上。但是书办不知道从哪里纠合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证人,将张鸾英的罪过证得严严实实。她有口难辩,又气又急,一时性起当堂提高声音,书办道:“张鸾英目无法纪,吵闹公堂,请大老爷治罪!” 梁上君说:“张鸾英,大堂乃是国家法度之地,不得喧哗,不论有罪无罪,本官均开脱不得你。先打张鸾英四十大板,打完再审。” (两旁衙役一声断喝,上来两人一人一条胳膊就要把张鸾英拖下堂去,梁上君道:“且慢,你们且将她当堂去衣责打,不得作弊。”衙役相互看了一下偷偷吐着舌头走近张鸾英低声道:“请小姐恕罪,我们少不得按律行法了。”张鸾英心里的火都快冒顶了,从她走向衙门的那一刻算起,她就没有打算躲过板子,她不怪衙役。他们心里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可恨书办就象和自己有仇一样,想方设法要加害自己。他突然冒出来横插一杠子,不然,挨完那二十板子就没事了。现在好,哪一条罪状坐实了她都逃不了一个死罪。即使不死,像这样零打碎敲也得把她打死。最委屈的是明知道对方是胡说八道,明知道这顿板子挨得冤枉,却没有办法回敬对方。有什么办法?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含羞忍辱了。她顺从地趴在地上,一只大手从后面伸过来将她的底裤拉下,她觉得屁股一凉,裙子下面,整个屁股大腿都毫无遮拦地摆在外头,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从心里感到一种羞耻。前不久才照样被人家打过,但是那次和这次却是根本不同。上次满眼望去都是敌人,挨打是一种悲壮的感觉,可是现在不同打自己的是父亲的同僚,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而且都是平常打BANNED罪犯的人。他们是国家法律的代表,相形之下她这种唯一的自尊就被剥夺得一干二净了衙役提着竹板走了过来蹲下,伸手把鸾英的长裙料上去往上掀起拉至背部,又将那白色的底裤往下拉了一些。然后又将竹板握在手里,做好行刑的准备。
  “用刑!”一把刑签洒下来,无情的声音向雷一样将她击得头晕目眩。无意中抬眼望去,不知什么时候梁上君将折扇打开了遮在眼前。这的举动让鸾英稍稍好过了点。
  毛竹大板高高举了起来,在空中发出呼呼的风声,狠狠地抽打在鸾英光光的屁股上,发出了清脆响亮的“辟啪”声,那雪白的臀肉被打得颤抖了下去,好一会儿才凸上来,板子所到之处,雪白的玉臀上立刻留下一条红色的竹板印。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