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被动心中理想的SP程度

2016年05月23日 M/F类, 交友互动, 全部 评论关闭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spank被动都向往体验一种及至的痛,至少我是这样的,呵呵,说变态也好,说什么也罢,但长期以来的种种迹象真实的告诉我,我就是喜欢那种疼,那种在强压下的痛快及至。现在回想起来第一次SP应该是在4年前了吧,那可以说是一次极度不正规的SP,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没有脱去我的裤子,我穿了一条厚厚的运动裤,被OTK,工具也几乎没用,只是在快结束的时候用了几下衣架。对于第一次实践的我来说,这样的力度应该也算不上很轻,但我却知道这并不是我想要的SP。屁股上的痕迹在我回学校以后就完全看不到了,本该留下印象最深的一次SP也就如这印记一般,很快就消失在记忆里,直到遇见了她。
我叫她姐,其实也就只是叫叫而已,我们之间的交流更多的是藤条与屁股的交流。我已经不记得藤条第一次落在屁股上是什么样的感觉了只是以后的每一次见面,都会被打的很惨,那是最真实的哭喊,求饶。打过之后,屁股完全都是紫色的,肿起厚厚的一层。我不是容易出汗的那类人,即使是在20多度的气候里跑个1000米,也顶多就是鼻尖渗点汗而已,但每次被她打完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汗流浃背。本来以为我们就可以继续这样下去的,可那次以后却让我彻底改变了看法。
那次见面以后,她没有说任何话,从包里拿出副手铐,紧接着是麻绳,鞭子。我喜欢简单的被束缚,因为即使再轻的拍打我也会乱动,但是眼前的这些装备却让我傻眼了,没等反映过来,人已经被拷住了,紧接着就是鞭子落在身上。那是根粗细差不多跟大拇指一样的牛尾鞭,记不清被打了多少,只知道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种感觉叫痛的哭不出来。结束之后她只是告诉我,有几个地方破了,最近几天不要去洗澡。“破?!”我慌忙起身去洗手间的镜子看,有几个地方被鞭子的尾梢蹭破了皮,虽然并不严重,却让我不能容忍。SP在我看来只是一种惩罚的游戏,而不是一种永久的伤害。那次以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承受的极限,而她所做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也许很多主动都有一个误区“反正是被动嘛,什么时候打都可以的。”其实并不是这样,被动只有在意识到自己做错,应该被打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承受能力才是最真实的。如果只是单纯的想打就打,那简单的几下也会让人受不了。我是很排斥那种玩笑似的打屁股的,主动严肃不起来,被动也笑嘻嘻的,怎么看都象是在调情。如果只是几次这样的情况那还可以接受,但如果次次SP都变成了玩笑,那对被动而言真的是索然无味,这点我没有跟主动交流过,不知道这样的SP对于主动而言有没有快感。理想的SP应该是双方都很严肃的情况下才能进行,而且打就必须要打肿,那样才能起到惩罚的作用。有的主动一听到求饶或者看到被动掉眼泪,马上就手软了,其实在这个时候停手往往会让被动失望到极点,正确的做法是速度减慢,力道减轻,在被动慢慢平静下来以后,再恢复正常的力道。当然,也有的小MM是真的承受能力很不好,这时候就要看主动的掌控了,毕竟把人家小MM打急了也是不好的。
晕~写到这里突然就写不下去了,下面就说说主动跟被动对工具的感受吧。
很多主动都喜欢细而轻巧韧性好的东西,比方说藤条,柳条之类。没错,喜欢这类工具的被动也是大多数。但与我而言还是喜欢那种疼起来比较扎实的工具,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这样的工具才能让我感觉到一种真实吧。藤条柳条之类的,只有在我意识到是真正要惩罚的很严重的时候,我才会心甘情愿的乖乖趴好,否则定是几下下去就哭喊着起身,心里还有种烦躁的感觉。还有些主动喜欢用皮带,我一直都很不理解的是好多好多被动说皮带一点都不疼,我不知道我的身体结构跟别人不一样还是怎么,皮带一直是我比较怕的SP工具之一,或许是因为一下下去就会肿起一道的原因吧,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那种循序渐进的疼。
跟很多同好交流过,其中主动被动都有,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几乎从来没有哪个主动承认自己下手轻,每每问起的时候都会说自己有多严厉,举起板子的时候丝毫不会手软,但到了被动那里呢,通常都是自己的哥哥姐姐很温柔的,最多就是打红而已。如此大的反差,原因出在哪里呢?主动能真正掌握被动实际承受能力的太少太少。当然,写这篇的目的并不是让所有的主动都变成铁面。还是那句话,一切根据实际情况来。该出手的时候可千万别手软,有的时候被动并不是你打丢的,而是自己的心软让丢的。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