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太后的家法

2016年04月28日 F/M类, 全部 评论关闭

汉景帝刚刚即位不久,因为宠幸一位爱妃,哄其开心,便听从了她的意见,将用餐所有的器具一盖换成了黄金的,每天除了上朝,变陪伴在爱妃身边,游花园,弹琴,跳舞。将近三个月每天都由柳美人一人侍寝,朝事也便有所耽误。不受宠的皇后和其他的嫔妃便齐齐来到窦太后的长乐宫,委婉的向皇太后述说了个大概,太后变另身边的亲信刘公公去彻查这件事情,这时我们的汉景帝便开始倒霉了。
正当汉景帝和柳美人共进午餐时,只听一声“传太后懿旨,宣皇上和柳美人去长乐宫”,此时刘公公进来向皇上请安,汉景帝很是纳闷,怎么此时母后会传召自己,更奇怪的还有柳美人,难道是因为……?汉景帝心里有点害怕了,母后从小对自己很是严格,如果……,汉景帝不敢往下想了,便有点心虚的问刘公公“公公可知母后现在传召我们可有什么事情吗?” 刘公公微微一低头恭敬地说“老奴也不知啊,只是遵照太后的吩咐。”
于是汉景帝和柳美人变来到了长乐宫。“儿臣参见母后,给母后请安”“臣妾参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窦太后也不理他们,只是低头接着看自己的书,太后没说起来,皇上和柳美人谁也不敢站起来,跪了一段时间之后,皇帝感觉自己的腿有点木了,便抬抬头,低低的叫了声“母后”,这时,窦太后抬起头来,看着地下跪着的两个人,很是生气。“来人,将这个迷惑君主的女人给我拿下”说完,就有侍卫进来擒住柳美人,柳美人吓了一跳,“太后赎罪,皇上救命啊”这时汉景帝也是一惊,看看侍卫,又向窦太后请求到“母后,请息怒啊,这不关絮儿的事啊”,窦太后一听刘启嘴里还护着这个女人,更是生气。“不关她的事??她魅惑君主,独宠一人,每天玩乐,耽误朝政,这还不关她的事情吗
“太后,臣妾冤枉啊。皇上,救救臣妾啊,皇上!”
皇上一看,便又说道“母后,这一切都是儿臣的错,不管絮儿的事情啊,母后”
窦太后气的一狠拍桌子,“好个都是你的错啊,这当然是你的错啊,她跑不了,你也跑不了,现在你就给我就里面祖宗牌位面前去跪着”, 呼吸一下然后又道“刘公公,替皇上更衣”,汉景帝听到更衣二字,身子明显一抖,然后看向窦太后,很是小心的叫着“母后”,窦太后没有理她,而这时刘公公来到皇帝身边,弯腰说道“皇上,请”,皇帝的脸顿时红了一下,然后起身走向东面的暗门,开门进去了。柳美人此时已经心惊胆战了,窦太后看着她缓缓到“至于你,来人,将柳美人杖打三十,位降两级,闭门思过三个月”说完便挥了挥手。柳美人在哭喊中终是被侍卫带了下去。
窦太后独自坐了一会,揉了揉太阳穴,便唤道“梅儿,让女官准备戒尺和伏撑吧。”“是”梅儿答应着,便转身走进了东门。

汉景帝就这样穿着一身薄薄的黄色单衣跪在祖先的牌位面前,可是脑子里还是想着柳美人会怎么样,母后会怎样处置她。正当他出神的时候,窦太后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八个女官,最前面的那个手里面还捧着一把红黑色的戒尺,后面的两个女官搬着一个伏撑,,然后放到了屋子中间。窦太后直接走到屋子里坐在了床榻上,女官分立在两边。窦太后看着皇帝的背影,然后说“想的怎么样?”
这时皇上猛地一会神,看向窦太后,只看了一眼便又将头低了下去“母后,启儿知道错了,请母后原谅”
“哦?那皇上就把错误陈述一下吧”窦太后冷冷的说到
“母后,儿臣知道自己不该迷恋女色,耽误朝政”,想了一会还是鼓起勇气说“这一切都是儿子的错,请母后饶了絮儿吧”
“哼,到现在了还想着一个女人,你可真是大汉朝的好皇帝啊”窦太后咬牙切齿道,然后吩咐道“梅儿,去,给我先打他二十巴掌” “是,奴婢遵旨”梅儿向太后一俯身,然后走向皇上,汉景帝身子有点慌,正要叫“母后”,梅儿已经走到了他跟前,俯身说道“奴婢得罪了,请皇上弯腰,双手撑地”,汉景帝一听顿时脸红了,顿了顿,然后弯下腰双手撑地,将头低的很低。这时,梅儿跪在了皇上的右边,只等太后吩咐,窦太后恨铁不成钢的说到“梅儿,给我狠狠的打,只打右面,打” 只听这一声,梅儿使出全身的力气,狠狠的甩着巴掌招呼向汉景帝的屁股,而且只是右半边的屁股,几乎全打到了一个地方,汉景帝只觉得右半边的屁股火辣辣的,而且在不断的升温,紧紧的咬住嘴唇稳住身子,二十下很快打完了,汉景帝忍着想要去揉的冲动,只起身子。
“皇上,作为一个皇帝最忌讳什么?” 窦太后已经起身来到了汉景帝眼前,严厉地问
“最忌讳留恋美色,耽误朝政”皇帝心虚的说道
“那你呢?可真是都俱全了啊 真是不辜负我和你父皇啊”窦太后冷笑道,然后转身对刘公公说,“把伏撑给皇上准备好”,刘公公把伏撑搬到了皇帝面前,放下,然后推到了一边,汉景帝看看自己的母后,然后知道了今天肯定不会轻绕了自己,便一俯身趴在了伏撑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这个动作另汉景帝很是羞涩啊。 “梅儿,在打他二十巴掌,右面”说完,梅儿有扬起巴掌狠狠的甩向汉景帝的右半边屁股,巴掌还是落在了那一个地方,汉景帝手开始哆嗦,使劲的抓住伏撑的两条腿,屁股开始有点躲,眼睛慢慢红了。二十巴掌完后,窦太后明显感觉汉景帝的右半边屁股肿起来了,明显比左半边高出来了。“刚才打你是因为你不知道好好反省,在祖宗面前还在想美色,刘公公”窦太后手一伸,刘公公赶紧把戒尺双手奉给太后,窦太后拿过戒尺,看了看刘启,狠狠一戒尺下去,还是打在了皇帝的右半边屁股上,“啊”只见皇帝的头向上扬起来,嘴里交出了声,回过头看向太后哀求道“母后,儿臣知道错了,儿臣知道儿臣该罚 ,不敢求饶,请母后打另一边吧 ”汉景帝眼睛里闪着泪花直直的恳求的看这自己的母后,“趴下”窦太后一声令下,在他刚在汉景帝趴好的时候,戒尺便又狠狠的甩了上去,还是右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下接着一下的打,狠狠地打。汉景帝也不敢乱动,只是手紧紧的抓着伏撑的两条腿,咬着嘴唇忍着,眼泪已经忍不住点了下来,打了十几下之后,汉景帝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求饶“母后,母后,啊,啊,母后……儿臣,啊,儿臣知道错了,啊。啊 母后,儿臣不,啊 不敢了,母后,啊,啊”窦太后忍住不理皇帝的哭叫,狠着心足足打了三十下才停手,这时汉景帝趴在伏撑上呜呜的小声呜咽,手想上后面去揉一下,可是又不敢,只感觉自己的右半边屁股撕裂般的疼,好像已经皮开肉绽了般。
“这是打你贪恋美色的”窦太后恨恨的说,“今天就打你三十戒尺,说,耽误国家大事怎么罚?”说着,窦太后又是一戒尺狠狠的打在了汉景帝受伤的屁股上“啊,母后,儿臣以后不敢了,儿臣知道错了”还没等他说完,窦太后又是一戒尺“啊”“问你该罚多少?”汉景帝呜咽着哆嗦着艰难的试探的说“该罚50?”
“哼,一国之君不理会国家大事。居然陪着美人风花雪月,你的太傅就是这样交给你的,你难道没有从你父皇身上学到为君之道?”说着,便又开始拿着戒尺狠狠的招呼上汉景帝的右半边屁股,汉景帝立刻苦求到“母后,啊 疼,啊,母后,啊 儿臣错了 啊 母后,啊 啊 啊 啊 ”。
汉景帝一时受不了了,反手用手护住屁股,转向窦太后,跪在窦太后面前,一只手揉着右半边的屁股,一只手拉着窦太后的衣服裙摆,哭着说“母后,二臣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以后一定勤于政务,母后,母后,儿臣真的疼得受不了了,母后”
看着面前哭的惨惨的儿子,窦太后心里顿时又心疼又气愤,可是,他又不能手软,他一定要给皇上个教训,让皇上一次受用,再也不干了,要不然受苦的将是百姓啊,心里想着,狠着心对刘公公道:“刘公公,过来按着皇帝,红儿过来杖责”把戒尺给了红儿,然后离开了做到了床榻上,闭上眼睛,他怕自己再看一眼皇帝就会不忍心,将她抱到自己怀里。
而那边,刘公公压住了汉景帝的肩膀将皇帝压在伏撑上,红儿站在皇帝的屁股后面,等着太后的口谕,太后缓缓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向红儿说“给皇上把裤子也退了吧,”听见这一句,汉景帝挣扎开了“母后,母后,不要啊,母后,二臣真的知道错了,母后饶了儿臣吧,母后,”汉景帝剧烈的挣扎,可是红儿还是上前一步,弯腰一把将皇帝的裤子退到了臀腿相接处,这时,只见汉景帝的屁股两边鲜明,右边红彤彤的,,上面有斑斑点点的淤血还有青紫的板痕。而左半边却一点事情没有,,红儿看向太后,窦太后向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不再看这边了。红儿得到太后的准许,便扬起戒尺狠狠的打上汉景帝的左半边屁股,汉景帝随着戒尺的挥下,身子都会向上扬,屁股来回的动,想要躲避戒尺的摧残,可是身子都被刘公公给按住了,屁股也不会动太大,而且每次红儿都能打到另皇帝痛不欲生的地,没办法只能疼得掉眼泪,嘴里呜咽着“母后,啊,母后,啊 疼,儿臣疼。红姨轻点,啊, 啊,啊,啊”
听着汉景帝的疼痛的哀嚎,窦太后心疼的自己独自在掉眼泪,五十下戒尺很快打完了,红儿来到窦太后面前复旨,这时,汉景帝已经软在了伏撑上面,感觉喘气都可以带来疼痛,“刘公公,你把皇帝抱过来吧”窦太后软软的说,毕竟他也是心疼儿子的啊。

刘公公将汉景帝抱起来放在了床榻上,便领着女官们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窦太后和汉景帝,窦太后看见儿子的臀上已经出现了淤血,还有那戒尺打过的痕迹。心疼的将手覆盖在了汉景帝的臀上,只是轻轻的触碰,便引来了汉景帝的痛苦,伴随着“啊”的一声哀嚎,汉景帝的身子明显的一抖。“母后”汉景帝只是看着窦太后,眼里流着泪,嘴里喃喃的叫着母后,样子好不可怜。
窦太后也是心疼的不行,这时梅儿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药,放在了床榻上,便又退了出去。
窦太后心疼的给汉景帝擦了擦头上的汗,和眼泪“好了,才挨了几下戒尺就哭成这样了,怕疼就不要做错事,记住以后一定要将朝中事物处理妥当,要是再有下一会,我顶请出祖宗家法狠狠打你这个孽障,好了,这次记住教训啊,来 母后给你上药啊”

汉景帝看窦太后没有了刚才的严厉,心里便开始放松委屈了“疼,母后,疼,儿臣不要上药了,不上药了,疼 啊 ”汉景帝疼得受不了了嘴里开始大声嚷嚷,身子也开始慢慢扭动,想要远离太后的魔爪,“好了,乖乖上药啊,不上药明天你就起不来床了 啊 乖啊 母后轻点啊 ”窦太后一边心疼的哄着汉景帝,一边将药膏在手里温热了,轻轻的涂到汉景帝的屁股上,慢慢的揉着,“啊 啊 疼 太疼了,母后 不要不要啊 不上了 不上了”药膏涂到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令汉景帝失声大哭,身子也不顾屁股的疼痛,现在只想远离母后的手,来回的扭。) 的屁股拍了一巴掌“啊,母后”汉景帝停止扭动,转过头来看着窦太后
窦太后将汉景帝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趴下,然后一只手按住汉景帝的后腰,一只手开始给汉景帝上药,汉景帝疼得受不了了,只能哭叫“母后,母后,轻点,轻点啊 母后 疼 啊 啊 疼啊 ”汉景帝使劲扭着屁股,手里抓着床单拽着,疼得眼泪直往下掉,腿开始不自主的乱蹬。好不容易上好了药,窦太后轻轻的在汉景帝的背上给汉景帝顺气,等到汉景帝平稳了之后,窦太后摸了摸皇上的头发,然后轻轻的揉着皇帝的屁股,让皇上可以不再那么疼了,过了一会只听汉景帝小声的说“母后,儿臣知道错了,母后别生气了”,窦太后轻轻的揉着皇帝的屁股语重心长的说“启儿,你父皇对你给予了很重的厚望啊 ,希望你可以当一个好皇帝,可以为百姓做贡献啊 可是你竟为了一个美人耽误朝政,还有啊 ”
“母后,儿臣知道错了,可是絮儿……啊”汉景帝还未说完,屁股上便挨了一巴掌,疼得他一哆嗦
“看来打得还是不够啊 皇上还是记不住教训啊 到现在还想着那个女人”窦太后严厉的说
“母后,不 母后 ,请母后饶了絮儿吧,儿臣以后不会了,母后”汉景帝忍着疼痛支起身子跪在窦太后面前,请求的说道
“你,你”窦太后看着皇上气愤极了,闭上眼睛,想了一会然后睁开眼看着汉景帝说“我已经将它打入了冷宫,皇帝以后不要再见他了”
“母后,儿臣是真的很喜欢絮儿的,请母后开恩吧 ,冷宫不是她一个弱女子呆的地方的,母后”汉景帝手抓住窦太后的手祈求到
“你到现在还在想着她,看来你的为君之道还得重新学习一下啊,从现在开始我有必要现在对你严加管教,省的你以后当一个贪恋美色的昏君,对不起你父皇和天下的百姓,”窦太后站起身子来冷冷的说“母后,是啊 儿臣愿意接受母后的惩处,就求母后饶了絮儿吧,母后”汉景帝依然求道
“你?你……”窦太后气急“好,既然你到现在还在想着那女人,你控制不住你自己,我就让你自己控制自己”窦太后指着皇帝生气的说道,然后对着门口喊道“刘公公”
“老奴在”刘公公轻轻开门,小跑到窦太后面前,跪下应到
“从今天开始,将皇上的一切东西都给哀家搬到长乐宫,哀家要亲自监督皇上,还有现在宣太傅觐见,从明天开始皇上下朝之后,就在长乐宫偏殿学习为君之道,把皇上学习的椅子全给换成硬木的,不许放棉垫,还有 把祖宗家法给我奉到偏殿,让皇上每天学习可以看见”窦太后气气的说道”
“是,老奴遵旨”刘公公弯腰,然后起身,躬身出去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给哀家好好的在长乐宫住着,什么时候哀家感觉你可以做一个好皇帝了,什么时候给我再回你的宫殿”窦太后指着皇帝怒言道,“既然有劲头给那柳美人求情,那现在就给我去你父皇面前跪着,想你父皇说说你干的这些事情”窦太后说完愤愤的走出去了。

“太后,皇上都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了,再说皇上还有伤在身”梅儿担忧的说道。梅儿是在窦太后刚封美人时的丫鬟,现在将近二十年了还跟在窦太后身边,保护着她。他们俩的感情不像是主仆更像是姐妹。外人看来梅儿只是一个丫鬟,其实梅儿是一个身怀武功的暗卫,奉汉文帝的命令保护在窦太后的身边,又是亲眼看着皇帝长大的,怎么会不心疼呢) x2 F w* @4 D; z8 r
“梅儿啊,你就别再为皇帝说情了啊 ,我也心疼啊 可是我不能放任他这样下去啊 他是皇帝啊 他没有死心爱上一个人的权利啊,他做的每件事情都关乎着整个朝廷,乃至整个国家啊,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找到一个可以终身为伴的好情侣,幸福的过一生啊 可是,他偏偏生在帝王家,还做了皇帝,那么爱就变成了奢侈啊 ,再说那个柳美人也不是什么好女子啊,仗着皇上的恩宠胡作非为,在宫里横行霸道,还有他的家人,他的哥哥更是在外面打着皇帝的名号欺压百姓,皇帝的名声就这样让他们给糟蹋了??”窦太后痛心疾首对好姐妹的说道
“唉,太后,柳美人这样我估计皇上并不知情啊”梅儿还想着为皇上求情
“不知情?那就更应该罚,作为一个皇上居然让一个女人给蒙蔽了,太岂有此理了”窦太后恨恨的说道“传我懿旨,让窦婴去彻查此事,本宫要严办此事,给那些不正之人一些警告”
“是,奴婢遵命”梅儿躬身准备出去,犹豫了一下,又转身请安到“太后,现在是否有传晚膳,听说皇上还没有吃午膳呢”梅儿不忍到
“唉,好了”窦太后一挥手
“是,奴婢这就去叫皇上”梅儿平静的说道。

桌子旁,窦太后坐在那里,皇上在女官的搀扶下,蹒跚的走到桌旁,弯腰到“母后”
“嗯,坐下吃饭吧”窦太后也不看汉景帝,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吃着自己的饭 ,皇上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硬木凳子,很是害怕,闭了闭眼,狠了狠心,慢慢的做了下去,刚一碰到凳子“啊”便疼得站了起来,手撑着桌子,眼里微微透着红色。窦太后也不笑不哭,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令皇上胆战心惊的话“坐下” “母后”汉景帝弱弱的说道,很是害怕,屁股站着都疼,别说坐了,刚刚轻轻一碰,就疼的受不了了,就别说做了啊。
“坐下”窦太后把手里的筷子放在了桌子上,冷冷的看着汉景帝
“母后,儿臣坐不下,母后,您就饶了儿臣吧,儿臣站着吃,要不儿臣可以不吃的”汉景帝怕怕的,祈求的看着窦太后
“刘公公,此后皇上坐下”窦太后看着皇上平静的说道
“是”刘公公一躬身,来到了皇帝身边,在一躬身“皇上,请坐”
“不用,孤自己来”汉景帝看事实是这样,便自己慢慢的扶着桌子慢慢的一点点坐下,刚一碰到凳子,钻心的疼袭遍了全身,皇上就这样皇上半蹲着马步,把力量全用到了腿上,屁股只占了一点点凳子,就已经将他疼得忍不住想掉泪了,他的手哆嗦着。没有了胃口
窦太后看着皇上疼得满头大汗,心里针扎的难受,可是又逼着自己狠心。坐了一会,皇帝的腿开始抖了起来,身子也开始不稳了,窦太后看到这样,还是起身来到了皇帝的身边,把皇上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这时,屋里的人都慢慢的退了下去,窦太后的手慢慢的放在了汉景帝的臀部上,轻轻的揉着,一句话也不说,而此时的汉景帝已经满脸泪水,低头站在窦太后面前无语的任眼泪流满脸庞。
太后将皇上慢慢的搀扶着来到睡榻前,让皇帝趴在了上面,给他脱掉鞋子,退掉了身上穿着的黄服,只剩下一身黄色单衣,有慢慢的拉下了汉景帝的裤子,通红的臀部衬着淤血的点点块块,有的地方还有着戒尺的杠子,窦太后顿时眼里充满着泪水,手慢慢的放在上面,轻轻的揉着,嘴里“启儿,疼不疼?”
“母后,是儿臣的错,让母后伤心了,儿臣不孝”汉景帝愧疚的呜咽道
“母后知道你疼,疼,你就要记住啊”窦太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手里还是轻轻的揉着,想减轻皇帝的疼痛
皇帝在痛苦中又上了一遍药,喝了一碗燕窝粥,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没有力气了,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天才刚刚亮,皇上醒来了,刚刚一动,就被身后的伤疼得吸了一口冷气,回头一看,只见自己背上和腿上都搭了一条薄被,臀部就这样光光的漏在外面,还没有穿裤子,臀部现在青紫的,看了有点让人不忍啊。
这时,窦太后和女官来到了床前,只见女官们手里托着皇帝的朝服和洗漱的东西,窦太后坐在了睡榻边上,看看了皇上的伤,又轻轻揉了揉,“好了,启儿,该起来了,要上朝了啊”说完,接过女官递上来的里衣,要帮皇上穿衣,汉景帝很是窘迫,在窦太后的笑意中还是让窦太后帮他穿上了单衣,可是穿上之后总是感觉乖乖的,臀部总是有些凉意,感觉没有穿东西似的,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自己穿的单裤臀部那一块是没有的,虽说穿着裤子,可是臀部没有遮住,赶紧看向窦太后“母后?” 窦太后看出了他的意思,便说道“这是给你的警告,从今天开始,你就穿着这样的刑裤(所谓刑裤,就是将裤子臀部部分剪掉,让其露出臀部,方便受刑者受刑)给哀家好好学习为君之道,好好的处理国事,等到哀家觉得皇上可以了便不用穿这个了,好了,给皇帝穿上朝服”窦太后便吩咐女官,只见四个女官开始帮汉景帝穿上龙袍,一切完毕之后,窦太后便将皇帝拉到身边,挥挥手令女官们退下,手从龙袍的裙摆进去,轻轻的揉着汉景帝的臀部,柔声道“好好上朝”说着便领着皇帝走出了宫门,正当皇帝想去做龙榻时,窦太后轻言到“皇上,今天坐在哀家的凤辇上吧。”说完便上轿做好,汉景帝只好慢慢挪步上了凤辇,轻轻的坐在了窦太后的身边,可是刚一坐臀部便传来火辣辣的压迫似的疼,可还是忍着疼端坐在窦太后身边,装显出皇帝的风采,窦太后看儿子忍着疼正襟危坐在自己旁边,满意的笑笑,拽着汉景帝的胳膊拉到了自己的腿上,让他趴在自己的腿上,减轻臀部的压迫感,“好了,现在母后腿上趴一会吧,休息一下,”说着,手又钻进龙袍里,轻轻的揉着汉景帝的光屁股,汉景帝很是窘迫,脸顿时红了起来。今年已经二十二岁的他不说被母后打(谁家子弟犯了错误 没被家法板子打过啊),还是退裤打,打了还要穿这种裤子,想想自己一代大汉朝的天子,外人看着自己高高在上,其实也不过是个犯了错挨母亲打的犯人罢了。在母后的温柔过后,汉景帝感觉身后的伤有了暂时的好转,不似先前那样疼了,“好了,起来了,快到了,在趴着就让你的大臣们笑话了啊 ”窦太后开玩笑温柔的说道,说完拍了拍汉景帝的屁股。汉景帝很是不好意思的做好。
“皇上驾到,太后驾到”随着太监的高声宣布,殿内的大臣全都跪下行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他们没有意外太后的到来,因为昨天太后已下懿旨说从今天开始上朝都会来旁听,虽然有违祖训,但是毕竟太后时皇帝的生母,众人也是不敢言语。
在坐下的一刻,汉景帝就有点后悔了,太疼了,吃饭,坐轿子可以坐一点点,上朝可是盘膝坐在垫子上,整个屁股全坐在锦垫上,疼得痛不欲生,可是还是得忍,稳了稳,然后用平静的语调说道“各位爱卿可有事启奏?”
“臣窦婴有事启奏”窦婴站到中间,向汉景帝请到
“说吧”汉景帝忍痛到。
“户部尚书柳攀利用职务之便贪赃枉法,其子柳南仗着其妹柳美人受皇帝恩宠,打着皇帝的名号调戏良家妇女,陷害忠良,欺压百姓,弄得百姓有苦说不出,臣请求皇帝秉公办理,这是罪证”说完窦婴便将袖子里的奏折递给了下来接着的公公。
汉景帝一听他状告的是絮儿的父兄,心里一惊,忙拿过罪证一看,心里凉了半截,怎么办?要是按律惩治,他的父兄必是要斩首的,那么絮儿会恨死他的,可是证据就在这里要怎办呢? 汉景帝心里盘算着。只是看着奏折冥想“皇上,皇上”窦婴叫到“证据皇上已经看见了,臣请皇上秉公办理,依律将柳氏父子斩首示众”窦婴请命到。
“好了,窦爱卿啊 这件事情孤会彻查清楚的啊,还有哪位爱卿有事?”汉景帝冷静到,他只想着怎样保住絮儿父兄的命,竟忘了窦太后就在他的身边,这时窦太后的脸已经成了暗黑色,“把奏折给哀家拿过来,哀家看看”窦太后看过罪证之后更是生气,生气的是皇上在这么全面的证据面前想的不是还百姓公道,居然还想着掩护柳氏父子,实在气愤。
就在这时,窦婴又接着道“臣已经将人证带到了,请皇上解民之疾苦”
正在皇上犹豫之时,窦太后发话到“带上来,”
说完侍卫带上来一位老妇人和一位少妇,窦婴看着她们,轻言到“老妇人你们有什么苦就跟皇上太后说吧,他们会为你们申冤的啊”
说完她们便跪在了大殿上,哭着将事情叙述了一遍。原来柳南看上了这家的小媳妇,非要抢人家做自己的小妾,可是这家人不依,柳南便陷害少妇的丈夫,使其活活被打死在打牢里,再抢少妇的时候,柳家下人又将少妇的公公打死,在少妇被抢的路上幸好窦婴所救。
“太可恨了”窦太后听完生气的一拍前面的案几,然后对这下面的婆媳说道“老妇人,你们放心,皇上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又将头转向汉景帝那边“皇上怎么看啊?” 窦太后试探的问皇上,她希望皇上不要让他失望”
皇上知道此时在想回护柳氏父子是不可能了,便开口道“来人啊 现将柳氏父子送到刑部审理”。
窦太后一听,知道是皇上有心维护,心里更是气得不行,但是他还是忍着。就这样等到了下朝。

 

窦太后有意留着这对婆媳带到自己的长乐宫,和他们说的正热闹时,便听到“皇上驾到”。这对婆媳一惊,赶紧跪下。汉景帝进来“儿臣给母后请安”,窦太后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然后扶起这对婆媳,将其扶到座位上接着聊天,看着对婆媳很是不安,知道他们是看着皇上站着他们心里踌躇。这时,窦太后开口道“皇上也坐下吧,来人呢,把椅子上的坐垫拿走吧,看皇上满头汗的”说完也不过皇上的祈求的眼神,接着和老妇人聊天。“太后娘娘啊,皇上真是孝顺啊 这么忙还要来陪您啊,长的又俊,太后娘娘真是好福气啊”老妇人到,完全没有看见皇上此时的痛苦,双手死死的抓着椅子扶手,屁股上疼得只让人想要站起来,脸上还有保持住皇上的仪容,辛苦极了。
“是吗,皇上调皮的一面你是没有看到啊,对了,不知道平常百姓家里怎么样啊?你们也知道我们生在帝王家啊,虽然外表看着富贵吉祥啊 可是规矩确实很多啊”窦太后看着老妇人问道。“也没有什么啊,就是我家老头子对儿子规矩多,其他的就很随便了”老妇人看太后平易近人也就放着胆子说了。“哦?那是什么规矩啊?”窦太后好奇的问道。“也没什么了啊 ,所谓棍棒底下出孝子,我家老头子对儿子可是严格的很啊 ,也不只我家老头子,每家都是啊,”老妇人不以为然到。“老妇人是说孩子犯了错,要处罚啊。那要怎么处罚呢?”窦太后瞥了一眼汉景帝,接着问老妇人,这一撇,令汉景帝心里一惊。老妇人接着到“也没什么,平常人家啊都是扒了裤子打他屁股,可是我家儿子脾气太倔了,弄得我家老头子很是上火啊 结果还是不听啊,不过我每次都能教育的我家儿子听话”。“哦?那是什么方法能让这么不听话的孩子听话啊?”窦太后接着问道7 {5 I3 H4 J1 v
老妇人笑笑说“也没什么啊,打人当然要让他记住疼了啊,所以我每次都是让我家儿子趴在我腿上,我也不打他,只是狠狠的拧他的屁股蛋子,宁大腿内侧,每次他都疼的哇哇叫,以后还真是不敢了啊,要是再不听话,就先打一顿狠得屁股,在拧,还有啊 屁股刚挨完板子时,是最脆弱的,我就命他给我光着屁股坐在硬硬的凳子上,再倔的孩子也可以给顺过来,。如果还是不行啊 老妇到还有一个方法,我家儿子以前啊想去一个妓女,把我家老头子气急了怎么打也不行啊 ,我也是气得够呛啊 我便找来老头子的行医针灸的针,把他绑在条凳上,给他屁股上针灸,从此以后我们说什么他就听什么了,也不敢违背了,这不和我家媳妇很是恩爱,可是现在……”老妇人已经有前面的高兴转变成了伤心了。他殊不知道皇帝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吓得不行了,直骂这老妇人害人。聊了半天太后也累了,便命人将这对婆媳送了回去,转身看向皇上,“皇上,你可是真英明啊。还能把证据确凿的本应处死的人弄得判不了刑啊 ,哀家真是佩服啊!”窦太后冷嘲热讽的说道。汉景帝一听赶紧跪下,心里知道自己不会好过,可是刚才听那老妇人一说,心里更是害怕了。“来人呢?给皇上准备笔墨纸砚”窦太后笔锋一转,不一会女官们便搬来了桌子椅子,笔墨纸砚,窦太后看着跪在地上的汉景帝说“皇上,起来吧,就坐在这里给我把为君之道抄写一百遍,什么时候抄写完了什么时候起来” 然后对着女官说“红儿,给我把皇帝的龙袍撩起来,我相信皇上应该喜欢和椅子近距离接触”然后便端起女官奉上的茶喝了起来。在红儿撩起龙袍之后,便看见汉景帝的里面就只穿着那件刑裤,有两位女官扶着走到了椅子旁,刚犹豫着想坐时 ,只见左右两旁的女官搭在皇上肩膀上的手一用力往下按,汉景帝便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啊”汉景帝疼得一声大叫,眼泪顿时出来了,想要赶紧站起来,可是肩膀被两位女官死死的压着,动不了,臀部就这样直接坐在了椅子上,痛的汉景帝直打哆嗦,口里喊叫着“母后,母后,疼疼啊 蓝姨,紫衣 松松,母后,啊 啊 啊 儿臣知道错了,啊 啊 呜呜呜” “母后 娘亲 ”汉景帝直直的看着窦太后,一声一声的叫着,屁股上的疼痛令他几乎发狂了,一波又一波的疼痛不断袭来。“呜呜呜呜呜呜 母后 饶了儿臣吧 母后 ” 汉景帝疼得受不了了,身子挣扎着,可是没有用啊,他知道母后身边的八位贴身女官都是父皇赐给母后的暗卫,每个都身怀绝技,保护母后的安全,且只听命与母后。臀部的伤痛让他无法忍受,腿在不自主的乱蹬,手使劲撑着椅子扶手想要站起来,哪怕站不起稍微缓缓也可以啊 可是没有用啊 ,被两位女官死死的按着,臀部就这样死死的按到椅子上。到最后,汉景帝只剩下呜咽了,身子已经没有了力气。这时窦太后才转过头来看着汉景帝“知道错了吗?”冷冷的问道
“知道了 儿臣知道了”汉景帝虚弱地说
窦太后点了点头,这时两位女官松开了手,此时汉景帝已经没有了力气再站起来。窦太后又到“把皇上扶过来吧”。只见那两位女官一边一个架着皇上站了起来,汉景帝双手撑着桌子休息了一会,而后在两位女官的搀扶下,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挪到窦太后的身边,窦太后双手把皇上抱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撩开了龙袍,汉景帝的臀部就这样被一览无余了,窦太后将手轻轻放在了露着的屁股上,问道“皇上,为什么要包庇柳氏父子”说完,“啪”扬手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汉景帝的屁股上,“啊”汉景帝一声喊了出来,身子跟着颤了一下,“母后”汉景帝可怜的叫着。窦太后不管他,一只手按住汉景帝的腰,另一只手就招呼上了汉景帝的屁股,
“啪啪 ……啪啪 ”“母后,啊 啊 呜呜 啊 啊 母后,母后 啊 啊 ”
“让你贪恋美色”“啪”
“啊 不敢了 啊 ”
“我让你包庇,”“啪”
“啊 母后 ”
“一己之私,祸害百姓”“啪啪啪”
“啊 啊 呜呜啊 母后 母后 啊 啊 ”汉景帝挣扎着,腿脚乱蹬,身子也开始乱晃,眼泪已经将下面的床单浸湿了一片。
窦太后听了说训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怕杀了柳氏父子,没有脸面见柳美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是因为你的偏宠,才使得柳美人在宫里横行霸道,柳氏父子草菅人命”说完,“啪啪啪”又是三巴掌
“啊 啊 啊 母后 儿臣知道错了”汉景帝哭着说道
“为了哄美人开心,还将其餐具全部为金饰”窦太后愤愤的说着,又是三巴掌甩了上去“啪啪啪”
汉景帝此时只是哭叫着,身子随着巴掌的落下颤抖着7 @8 Y6 C$ ? h” x& T% I
窦太后又训到“你祖母薄太后生性节俭,连她的餐具都是一般用度,还有你父皇都舍不得大修宫殿,破劳民伤财,你竟然为了一个妃子奢淫玩乐” 说完又是狠狠的巴掌“啪啪啪啪啪啪……”
“啊 啊 呜呜呜呜 啊 ”汉景帝此时只能小声的呜咽着了,只有身子还是一抖一抖的,眼泪随着巴掌的落下也跟着肆意了。
“好了,我也累了,我也不教训你了,在这里给我闭门思过十天,这十天给你养伤,也是给你思过,这期间你只要给我好好的呆在床榻上,顺便给我把为君之道背下来,朝政你也不用上了。十天之后我会放你出来”说完窦太后命人将皇上扶了起来放在了床榻上。走了出去。
汉景帝着急了,想要只起身子,可是太疼了,没有了力气,只是流着眼泪叫着“母后,母后……”
第一天窦太后便下懿旨将柳氏父子斩首,柳美人被废,发配到辛者库。
八天之后,汉景帝在梅儿的照料再加上宫中上好良药的双重呵护下,已经好了,屁股只是还有一点青,可是已经不疼了。皇帝原本已经憋闷怀了,便问道身边的梅儿“梅姨,可不可以让我出去啊 ?”说完撒娇的拉拉梅儿的袖子。“我的好皇上啊,太后娘娘已经下了懿旨不许您出去,您这不是为难我吗!”梅儿无奈的对汉景帝说。“梅姨,我知道你最好了,也是最疼我了,我知道每次母后教训我,让你罚我,您都留着三分力,还在背后帮我说情了,你就让我出去一下啊 不会让母后知道的啊 我就去看看絮儿怎么样了,他一个人再冷宫里不知道怎么样了,梅姨”汉景帝撒娇到。“哎呀,我的好皇上啊,你被太后娘娘教训的还不够啊 怎么还想着柳美人啊”梅儿也是很是无奈,又接着说“皇上,你知道太后和先皇是多么的恩爱,先皇驾崩太后是多么的伤心,本想随了先皇一起去的,可是先皇和太后又都舍不得你,放心不下,所以太后便活了下来,教导你,他答应了先皇一定要将你教导成一位好皇帝。可是您这样做真是太伤太后的心了。每次打完你,太后都会对着她和先皇的定情之物伤心,心里心疼的不得了,你没有吃饭,太后也就不吃。你是太后活着的唯一的信念啊,您怎么可以这样伤太后的心呢?!”梅儿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听到这里汉景帝也是眼圈红红的。梅儿擦了擦眼泪接着说“皇上,太后也是希望你幸福的啊,可是你是皇上啊 您的一举一动关系着整个国家啊 所有的爱也必须藏在肚子里,毕竟宫里本来就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您越是宠着一个人,那个人死的越是快越是惨。太后娘娘当年是费了多少心思才护了您周全啊,皇上要明白太后的一片心啊”
“梅姨,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汉景帝 低头想了一会,还是问了“那母后呢??还生我的气吗?”
“当然气啊 皇上做的事情那件不让太后生气的啊??!!”梅儿逗着汉景帝,看着汉景帝低下了头,又道“好了,太后不气了,太后吩咐的为君之道皇上背了吗??出去之后可千万不要惹太后生气了啊 ,到时太后再打皇上我就不帮你求情了啊”
“知道了,梅姨”汉景帝顽皮的笑笑

十天之后:
汉景帝被带出来了,跪在了窦太后行宫中间。
“反省的怎么样了啊?”窦太后问道
“儿臣知道错了,害母后伤心了,儿臣不孝,儿臣以后不会了,以后一定会做一个让母后满意的好皇帝”汉景帝仰着脸对窦太后说。
窦太后也不说话,只是冲汉景帝伸出了手,汉景帝看见赶紧跪着行到窦太后跟前,眼眶顿时红了。窦太后只是抚摸着汉景帝的脸,语重心长的说“启儿,不要怨母后啊,母后这样做都是为了你,为了大汉朝啊。”
“儿臣知道,儿臣明白”汉景帝说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慢慢的将头靠在了窦太后的怀里,窦太后就这样搂着汉景帝。过了一会,窦太后扶起皇上,拉着汉景帝坐在了自己身边,说道“这次我就饶了你了啊,再有下次贪恋美色,耽误朝政的事情发生,我就直接把你裤子扒了,动家法,听见了吗?” “母后,儿臣不会了”汉景帝还是窝到窦太后怀里说道。
二留恋风流红尘,惨遭家法无情
“太后娘娘,窦婴有事求见。”梅儿来到窦太后身边禀告。
“宣他进来吧”窦太后正了正身形,端坐在主位上。
“臣窦婴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窦婴进来冲着窦太后跪下请安道
“窦婴啊 ,快起来吧 ,今天怎么有来看看我这个老人家啊 ” 窦太后看见自己的侄儿很是高兴。
“太后娘娘,臣有事想请太后定夺”窦婴恭敬地说道* J0 W” ?- ^8 T( ~
“哦?有什么事情需要来找我了?皇上呢?”窦太后很是纳闷啊 ,窦婴这个人一向正直,刚正不阿,怎么会来找她呢?
“皇上每天上朝无精打采,下朝找皇上,皇上总是不见,臣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来找太后”窦婴说道
“什么?”窦太后想问,终是没有问,又说道“什么事?”
“冀州水灾,百姓流连失所,臣的奏折已经递给皇上三天了,可是皇上丝毫没有给臣答复,臣恳请太后先下旨,命人前去赈灾,救救灾民吧”窦婴痛心的说道0 ~+ k( F4 c; g2 M/ b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情发生?好了,窦婴传哀家懿旨,命你即刻前往冀州去赈灾,你前去国库支银两,食物,先将百姓安顿好了,记住每天给哀家书信汇报一下情况啊”窦太后心急的说道。
“是,,臣领旨,,臣告退”窦婴健步如飞的走了。
“来人呢,摆驾,我倒要看看皇上到底在忙些什么!”窦太后气愤的说道
“太后驾到”随着这一声宣告,殿内的小公公们可是急坏了,吓坏了,心里直接念叨,皇上啊您快回来吧,不然奴才们的小命就没了啊 。
窦太后气愤的迈进了大殿,大殿之内除了跪着哆嗦的太监们,没有了其他人。“皇上呢?”窦太后问道 “奴 奴 奴才不知……”一个小公公回话,“不知,你们每天侍奉皇上,你们会不知?说,皇上什么时候走的?”窦太后一拍桌子气愤的说道,吓得底下的几个小太监身子直哆嗦。“皇上……皇上……皇上昨天出去至今还没有回来。”小公公哆嗦的回话。“昨天?那你们怎么都没有回报?皇上身边还跟着谁?你们也好大的胆子啊”窦太后气的将茶杯甩到了地上,地上的几个人更是吓得不敢说话,一时大殿之内只有几个太监的哆嗦声了。“啪”窦太后一拍桌子“你们给我从实招来,皇上这几天到底在干什么?还有你们说皇上昨天没有回来,那今天早晨上朝的是谁?”
几个太监吓得直呼太后饶命啊。到最后,才知道,皇上这几天每天晚上都没有回来,但是早晨会赶在早朝之前回来上早朝,下了早朝就不许人打搅,在内殿睡觉,可是昨天皇上没有回来,只是命跟在他身边的小天子回来早朝时告诉一声散朝,然后小天子就又出去了。窦太后听了两个眼里直冒火,然后到“说,你们有谁知道皇上到底干什么去了?”窦太后直直的盯着他们,看他们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肯定知道。便一吼“说”。几个太监哆嗦的道“我们只听小天子说,皇上第一次出宫,偶然听见一位叫凤娇的女子弹琴唱歌,很是喜欢,这几天都是去他那里。”说完赶紧低下头“太后饶命啊,奴才只知道这么多。” 窦太后心里的火直往上窜,心想听人唱歌怎么还晚上去?莫非,然后狠狠的看向下面的小太监,咬牙切齿道“说,那女子是哪的?说” 几个小太监吓得“奴才 奴才 只听说是 是 什么 百花楼”说完便不敢再说什么了。 窦太后气的喊道“来人啊 ,把这几个狗奴才给我拉下去重打100打板,赶出皇宫”说完在那里独自生气。
“太后饶命啊 饶命啊 太后啊 ” 几个小太监绝望的挣扎着。
“刘公公”窦太后叫到
“在”刘公公躬身道
“你和女官们给我守好了皇宫的几个门,等皇上回来了,直接把他和那跟在皇帝身边的奴才给我拿到长乐宫,本宫就在长乐殿等着他们回来。”说完,窦太后快步走出去了。

这一等便是等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早朝之前,皇帝正在马车里想着凤娇的温柔,突然感觉马车帘子一撩,刘公公站在了马车外,恭敬地说道“皇上,太后请您即刻去长乐宫”说完,一退步,对身后的两位女官说道“扶皇上下马车,去长乐宫”,这样汉景帝就在女官的’搀扶’下,来到了长乐宫。
汉景帝进了殿内,在窦太后严厉的眼光中,慢慢的跪了下去“母后”
窦太后看见皇上很是生气,转而怒对小天子,“来人,把这个狗奴才给我拉出去,杖毙”,小天子一听,吓得两条腿的软了,直接瘫软在地上“太后饶命啊,太后饶命啊”,死死的挣扎着,喊叫着

“母后”汉景帝很是着急的喊着,希望可以救小天子。
“皇上还有话说?想要救他,哀家告诉你,不可能,哀家今天一定要处死他。皇上与其在这里担心他,不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窦太后怒气中天的冲着汉景帝吼道。
窦太后平静了一会,便对梅儿道“去,给皇上更衣,带到内室”,说完自己便走进了内室里。
“母后”只听见刚进来的汉景帝一声,窦太后回过身来,指着汉景帝怒道,“拿家法,给我扒了他裤子狠狠地打”。说完只见两个女官上前将汉景帝压在了伏撑上,这时刘公公双手捧这一个拿黄布包着的东西,一揭开原来是一个藤杖。刘公公就这样拿着藤杖站在皇上的身后,另一名女官一步上前将汉景帝的裤子退到了臀腿相接处。“打,给我狠狠的打,你们要是谁敢留情,我顶不饶他”只听见窦太后一面拍着桌子,一面气急道。
刘公公得了命令,便举起藤杖狠狠的打了下去。“啊”汉景帝头猛地一抬,叫了出来,太疼了,像是砸进了肉里,将肉撕裂的疼,汉景帝从来没有想到藤杖打人是这么疼的。便开始晃动身子,想要阻止藤杖的降落,可是身子被女官死死的按住,没有法子动弹。再看汉景帝的屁股上一条杠子慢慢的起来了,开始慢慢变红,变高。 “干什么停下来,打,我没有喊停你就给我狠狠的打”此时的窦太后已经气的只想将汉景帝活活打死。
刘公公便一下接着一下的抽打着汉景帝的屁股,没有给汉景帝松一口气。

“啪啪……啪……啪……”’
“啊 啊 母后 啊 母后啊 啊 啊 啊 ”汉景帝被人按住,动弹不得,只有腿可以来回的蹬着,想要躲避。眼泪不住的掉下来。那种咋进肉里的疼,让汉景帝已经不顾尊严的酷喊了出来“啊 啊 啊 母后啊 啊 母后啊 儿臣 啊 知道错了 啊 不敢了 啊 啊 呜呜呜啊 刘公公,啊 别打了 啊 啊 母后啊 ”汉景帝这里已经疼得受不了了,“啊 啊 母后啊 父皇,啊 救 啊 救 啊 救救我啊 父皇啊 母后啊 ”汉景帝疼得已经不顾什么了。
窦太后一听他呼喊父皇,心里顿时伤心非常,是啊 先皇最是疼爱汉景帝,要是现在他在,肯定心疼得不得了啊。这时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打汉景帝时,先皇就帮他求的情,心疼得不得了。“好了”窦太后一声令下,屋子里只剩下皇上的哭声和呻吟声了“啊 呜呜呜呜,疼啊 母后啊 疼 呜呜呜”
窦太后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着趴在伏撑上已经哭的不成样子的汉景帝,的再看看后面屁股上已经没有好的地方了,一条杠子一条杠子的遍布了汉景帝的整个臀部。“跪起来”窦太后冷言道。汉景帝听到这里,一惊,害怕不听话还有打,便忍着痛,双手扶着伏撑跪了起来身子不敢跪直了,跪直了臀部的肌肉被拉的疼痛难忍,又不敢跪坐,现在的屁股哪怕再掉根羽毛都承受不了了吧。可是这时窦太后又冷冷道“跪直了”,汉景帝努力的想使自己跪直里 ,可是臀部的疼痛是他没有勇气,只能哭求窦太后“母后,母后,儿臣知道错了,你就饶了儿臣吧,儿臣疼,疼得儿臣没办法跪直了,母后”。 窦太后看着哭惨了的汉景帝,又说道“既然跪不直,那就坐着吧”。这一句便把已经哆嗦的汉景帝吓得够呛,急忙 道“不,不,母后,儿臣能跪直了,儿臣可以,母后,呜呜呜呜”说着汉景帝忍着疼痛努力的使自己跪直了,可是撕裂般的疼痛让汉景帝只能通过眼泪和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来缓解,好不容易跪直了,可是身子晃晃的,不稳,汉景帝便用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腿,努力使自己跪直了,虽然现在好似很疼,可是坐下会让他痛死的啊,上次的教训让汉景帝很是害怕。
窦太后看他努力稳住自己的身形,强忍着疼痛努力的跪直了,心里强逼自己硬起来,“把手给我平直伸好了”
汉景帝努力稳住自己的身形,然后慢慢的抬起两条胳膊向前平举,看着梅姨走到自己旁边,手里拿着戒尺,心里不住的害怕。
“皇上,给我把为君之道背一遍”窦太后听不出语气的说着。
汉景帝听了一惊,然后努力使自己用平稳的语调背着为君之道,“思民之忧,念……念……”只是一停顿,“啪”梅儿一戒尺便狠狠的砸向了汉景帝抬起来的手心,“啊”汉景帝猛地缩回手,“反了你了,还敢逃,梅儿,给我狠狠打他十下,在逃一下就给我加十下”窦太后看见皇上的举动心里的气更大了,一边拍着桌子,一边指着汉景帝,生气的喊道。汉景帝已经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强忍着疼痛将手臂伸直,“啪”“啊”汉景帝此时又控制不住的抽回了手,将手在腿上来回的蹭,希望可以缓解疼痛,孰不知他这样的举动已经大大激怒了窦太后,“伸直了”猛地哄到。吓得汉景帝赶紧将手臂伸直举平。手心里两道红印子火辣辣的疼。“啪”又是一下。“啊”汉景帝这时猛地一躲手又缩了回来,身子也没有稳住,直直的躺在了地上,“啊”摔在地上的一瞬间重伤的臀部接触到了地面,痛的汉景帝痛呼一声,赶紧翻过身子来。当他看到窦太后冒火的眼神时,“母后,母后,儿臣知道错了,求母后饶了儿臣吧 儿臣受不了了啊 母后 ”汉景帝看着窦太后苦求到,“哼,这就受不了了,想到现在的受不了,那你还敢做这些事情,既然做了你就给我好好受着这些后果。”然后转向梅儿“现在改打多少下了啊?”
梅儿说道“39下”,“你们给我按住皇上,梅儿接着打”窦太后冲着梅儿说道。这时几个女官走到皇上身边,两个人按住汉景帝的肩膀,让他跪在了地上,另两个人稳稳地抓着汉景帝伸直的胳膊,是他动弹不得,梅儿抓着汉景帝的手,一下一下的甩着戒尺。“啪 啪 啪……”
“啊 啊 啊 ”汉景帝拼命的想要抽回胳膊,抽回手,可是都无济于事啊,手掌也被梅儿紧紧的抓着,动弹不得。“啊 啊 啊 母后啊 儿臣啊 真的 啊 知道错了啊 不敢了 啊 不敢了啊 梅姨啊 轻点啊 啊 梅姨啊 疼疼啊啊 母后啊 啊 啊 ” 打了二十九下了,可是眼看着汉景帝的额手已经像个馒头是得了,再下去就会破了。转身对窦太后说“太后,皇上的手已经不能在手戒尺了,您看……”梅儿想为皇上求情,饶了下面的,可是就在这时听见窦太后说“既然手心不能打了,那就打脚心吧”。“是”梅儿应到。这时,两个按住皇上的女官将皇上驾到了伏撑上,两个女官从后面抬起了皇上的腿,这样的抬起牵扯到了汉景帝后面的伤处,只听见汉景帝“啊 母后,母后,儿臣知道错了,真的知道了,不敢了 以后都不敢了啊 母后,母后”,汉景帝的哭喊没有打动窦太后,只是换来了戒尺。
“啪”一下打在了汉景帝的脚心上!
“啊 ”汉景帝大叫,打在脚心上是钻心的疼啊 ,想要动,可是身子,腿,,脚都被女官按的死死的,丝毫动不了啊。
“啪”“啊 母后” “啪” “啊 呜呜 梅姨” “啪” “啊 疼啊 母后” “啪” “啊 母后 开恩呢” “啪” “啊 梅姨 轻点啊 ” “啪” “啊 母后 儿臣错了 错了 ” “啪” “啊 不敢了 不敢了”
“啪” “啊”随着汉景帝的大叫,汉景帝的脑袋猛地一扬,然后耷拉了下去
“啪” “啊,母后 儿臣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汉景帝哭求着。女官们放下汉景帝的,然后搀扶着他跪起来。汉景帝只感觉全身上下疼痛难忍,这时只听见窦太后说“接着背”。 汉景帝此时已经对藤杖和戒尺怕到了极点,哭着将 为君之道背了出来,不敢再犯一丁点的错误。
此时 窦太后走到她面前说道,“知道今天为什么打你?”
汉景帝哭着到“儿臣不应该出宫贪求美色,不该不理朝政,不该无故不上早朝,不该伤母后得心,儿臣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母后”
窦太后看着此时跪在自己面前哭的惨惨的儿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啊。
“皇上,既然知道这是错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上次的教训看来是不够深刻啊,才使得皇上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荒废朝政,你知不知道,冀州百姓此时家破人亡,人心惶惶,而你却给我夜夜留连妓院,不理朝政,你说,你难道不该挨打吗?” 汉景帝一听母后这样说心里也是后悔非常啊,可是当时就是没有忍住啊 。
窦太后此时又说了 一句让汉景帝触目惊心的话“既然你流连妓院不理你的百姓,那我就逼着你和你的百姓同甘共苦。从今天开始,给皇上穿上刑裤,每天打他十家法,每天祖宗面前跪一个时辰,上朝的软垫全部给我撤了,凡是皇上坐的地方全部不许有软垫。”窦太后吩咐完了女官们,开始转头对皇上“你的伤今天不许给我上药,明天再上,现在给我去祖宗面前跪着去,我相信疼痛有助于你想想你犯的错误。”
“太后,请容奴婢说一句”梅儿上前请奏到。窦太后看着她到“说”。 梅儿一躬身道“太后娘娘,皇上身上的伤没办法在忍受一天十杖的惩罚了,在打下去会伤了皇上的身子的,奴婢恳请太后容皇上养养伤,伤好了再打也可以让皇上记住这次教训的” 窦太后听着梅儿的话,心里也不免担心“好,就按你说的办”。 然后转身出了内室。
“啊 梅姨 啊 轻点啊 啊 啊 ”汉景帝趴在床上痛苦的叫着,满身的伤,梅儿看着汉景帝疼得趴在那里直哆嗦心里一阵心酸,可是还是按着汉景帝把药给上完了,慢慢的揉着汉景帝臀部的肿块。“呜呜呜 呜呜 呜呜”汉景帝嘴里咬着床单,在那里疼得直哆嗦,头上的汗和眼泪顺着脸庞掉落在床上。“皇上,疼就喊出来吧,这里没有外人的。”梅儿看着皇上心疼的说。
等到一切都弄完了的时候,汉景帝已经瘫软在了床上。在梅儿的抚摸中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梦中他梦到了自己的父皇–汉文帝刘恒。在他第一次挨打的时候,父皇心疼的整夜守着他,抱着他,哄着他。
梦中回忆
在汉景帝还是太子的时候,汉景帝仗着薄太后和父皇的宠爱,可以说是宫里的小霸王,到哪里都是霸气十足。单单就是怕自己的母后,因为每次犯了错误,母后总是严厉的教训自己,还好有父皇和太后奶奶,每次都把自己保了下来。
还记得那是汉景帝刚刚下了课,便带着自己的随身太监小天子到御花园里游玩,后面侍卫费力的追着太子爷满处跑,生怕太子爷有个闪失。跑跳胡闹是汉景帝的专长,这不,一不小心撞到了正得宠,而又有了身孕的李美人。“娘娘,娘娘,你没事吧”李美人身边的丫鬟翠儿赶紧扶住要摔倒的李美人,然后很是凶的嚷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啊?”然后凶恶的看向罪魁祸首,一看是太子爷,吓得想赶紧跪下,可是被身边的李美人拉住了,她很是不解的看着李美人。汉景帝到哪里都是人们宠着,哪里受得了一个奴才的骂。一时火气上来了道“这又是那个不长眼的狗奴才敢吗本宫啊?不想活了吗?啊?”
翠儿吓得嘴里想求饶,可是被李美人抢先到“原来是太子爷啊,我当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又或是那个奴才呢,太子爷别见怪啊”李美人笑里带刀的说。
汉景帝听出他的话来,便又反唇相讥“哟,我又当是哪个恶女人给一个狗奴才撑腰呢,原来就是你啊”汉景帝轻蔑的瞥了一下她。嘴里轻蔑地笑着,然后对身后的侍卫道“来人啊 ,给本宫把那个仗着恶女人撑腰就狗仗人势的狗奴才给拿下” “娘娘”翠儿吓得直往李美人身后躲。
“慢着,你们谁敢动?”李美人气的看向太子,然后语风一转,走到太子面前,笑着说“太子爷,好大的架子啊。见到我 一没给我请安,好歹我也是你父皇的妃子,也算是你的娘亲了,难道这就是太子爷的礼数吗?二来本宫还怀着龙种呢,太子爷就不怕本宫的龙种有个闪失,太子爷不好向陛下交代吗?现在还要拿下我的人,太子爷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哦??我欺人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欺人了?”汉景帝挑衅般的看向李美人。
“太子爷,这般说法,难道不怕皇上怪罪吗?”李美人心里气炸了般。他现在身怀龙种,又正是圣宠的时候,再加上心气高,野心大,早就看皇后和太子不顺眼了,早想绊倒他们,然后自己当皇后。眼下正是一个好机会。
“少吓唬我,凭你一个小小的妃子就像让父皇怪罪于我??哼,做梦”汉景帝不以为然道。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李美人,宫里谁都知道皇上宠爱太子,可是皇后却对太子很是严厉。又笑笑道“太子爷,我是不能让皇上怪罪于你,可是太子爷这般礼数如果让皇后娘娘知道的话,我想皇后娘娘应该会很生气吧”
“你,你想怎么样?”汉景帝一听他提到了母后,有点心虚了,可是气势上不能输啊。
“本宫,不想怎么样,本公就是想向皇后娘娘讨个公道”李美人冷冷的冲着太子爷得意到,然后对着身边的翠儿道“翠儿,我们走,我们去给皇后娘娘请安”说完,搭着翠儿要离开。
“站住,不许去”汉景帝恼怒到,要是让母后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样,想起母后上次气的就要打自己板子,还好太后奶奶到了,拦了下来,可是自己还是跪了两个时辰,抄写宫规还放了话到,要是还有下次绝不轻饶了。现在要是……,那母后肯定会很生气,说不定板子就下来了,唉,不能让她去。
“太子爷,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啊?”李美人看到了预期的效果,果然太子爷就怕皇后娘娘啊,说完带着众人朝着未央宫走去。
汉景帝看见侍卫们也不敢拦她,便自己跑到他身边,拉住他,可是这一拉不要紧,李美人顺势倒在了地上,然后捂着肚子,冲着汉景帝哭叫到“太子爷,你好狠的心啊,你怎么可以谋害龙种呢?他好歹也是你的亲弟弟 啊 啊 救命啊 我的肚子啊 ” 这一些把汉景帝吓到了,嘴里说着“你在说什么啊?不是我推你的,明明是你自己摔倒的啊”
这时翠儿焦急的说“娘娘,娘娘,您没事吧,来人啊 快传太医,快传太医啊。
看见皇后娘娘来了 所有的人都请安到“皇后娘娘吉祥”, 汉景帝看见自己母后来了,有点心虚的请了安想要离开,可是就在这时被翠儿扶起来的李美人冲皇后娘娘哭闹到“皇后娘娘要为臣妾做主啊,太子爷想要谋杀皇上的龙种 ”。皇后一听,心里一惊,赶紧看向汉景帝,“谁要谋害你的孩子了?明明是你自己摔倒的啊,不关我的事啊”最后委屈的冲着皇后说道,然后把头低下了。皇后看看了他,心里知道,他的儿子虽然说贪玩,但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啊。“启儿,怎么回事”皇后怒问道,现在他心里担忧着汉景帝,谋害龙种可是死罪啊,他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要保护好汉景帝。然后对身边的梅儿道“去,赶紧看看李美人的身体没什么事情吧”。“是”梅儿走向李美人,给她把了把脉,然后对李美人说“娘娘,小皇子没什么事情,您只要多注意身体就可以了”然后一躬身有回到了皇后身边。皇后听到这里,就笑笑走到李美人身边说道“妹妹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摔倒呢?”
“皇后姐姐,有所不知啊,……”李美人眼中含泪的添油加醋的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看着皇后的脸慢慢便黑,心里很是得意,最后说道“还好小皇子没事,我想太子爷也不是故意的”。
“启儿,过来给你李娘亲道歉”皇后听完看出了李美人眼里的笑意,可是整件事情还需要解决啊,便严厉的对汉景帝道。
汉景帝心里害怕母后,可是看见李美人得意的样子,心里就不服气到“为什么要我道歉?是她自己摔倒的”汉景帝不服气到
皇后一看太子这样,心里甚是责备他,然后到“不管怎么说,李美人是你父皇的妃子,也是你的长辈,你忤逆长辈难道没有错吗?过来 道歉”
“我不要,我不要向这个恶婆娘道歉。”太子不屑到
“启儿”皇后很是生气,但是还是为着大局着想啊,他不能让人传出对他儿子不利的话来啊“启儿,过来道歉,道歉了母后就不追究了”
李美人一听到这里,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了,可不能就这么放过。
“哎呀,皇后娘娘,我的肚子有点痛啊”李美人手捂着肚子,身子靠在翠儿哭叫到。
“怎么会这样,梅儿,你不是说李美人不严重吗?”皇后问道梅儿,看梅儿点点头,便对李美人一行人说“赶紧扶你们娘娘回宫,传太医” 就在众人都着急的时候,突然就听见太子轻蔑的说了一句“装什么装,也不知道真有事还是假有事,就算孩子掉了也是你自己弄得”
皇后一听这孩子越来越大胆了,走过去,“啪”给了太子一巴掌。 “母后?”太子手捂着被皇后打的红了的脸庞,不可思议的看着母后,没有想到母后会在这里打他,以往不论自己多么胡闹,母后都是在背后教训自己的。
皇后看着太子,生气到“大胆,你还有没有尊卑大小?”然后又对梅儿到“给我带着太子一起到李美人 那里”说完甩手走了。

坐在桂宫的内殿里,皇后就这样生气的盯着跪在下面的太子(太子刚一进来内殿,就被皇后勒令跪下反省)。这时太医走了出来,给皇后行礼,说了一下李美人的情况“皇后娘娘,李娘娘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有点动了胎气,只要好好养着就可以了。
“嗯,好了,你下去吧”皇后听完也是舒了一口气。
这时李美人在翠儿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看见跪着的太子心里很是得意,然后用虚弱而又歉疚的语气对皇后说“皇后姐姐,我没事了,您就让太子起来吧,我相信太子是不小心的啊”
太子一听这个更是生气“不用你在这里假好心,本来就不关我的事……”
“住口”太子还想说,就被皇后 厉声打断。然后转向李美人温柔的说“妹妹,没事就好,你要好好休息啊,毕竟,妹妹肚子里还怀着皇家血脉啊,这件事都怪我教子无方,差点铸成大错,还希望妹妹不要介怀啊”
太子看着自己的母后用这样低下的一种语气和这个恶女人说话,心里更是委屈生气。不服气到“母后,本来就不关儿臣的事,是这个恶女人自己摔倒的,现在还装出衣服这种可怜模样。哼,真是卑鄙”
“你”皇后生气的指着太子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时李美人又很委屈的哭道“太子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好歹我也是你父皇的妃子啊,就算太子爷再怎么不喜欢我,也不可以这样污蔑我啊。”
皇后看着李美人,嘴里劝着“妹妹,不要伤心了,要说也是姐姐没有把太子教导好,才会让妹妹这样委屈,姐姐定会换 妹妹一个公道的” 看了看内殿,当皇后看见瓶子里插着根鸡毛掸子时,她便对梅儿说道“梅儿,去把那根鸡毛掸子给本宫拿来” 梅儿一躬身将鸡毛掸子拿来双手奉给皇后。皇后拿着鸡毛掸子走向太子。”
太子一见母后拿着鸡毛掸子向他走来,眼中冒着生气的火花,心里害怕极了。慢慢的跪着向后移动,看着皇后弱弱的叫着“母后”
就在这时李美人又插了一句“姐姐,都是臣妾的错啊,不管太子爷的事情啊”
皇后转身对李美人说“妹妹不要歉意,太子本该受教训了,今天正好这里有工具”。然后对太子怒道“给本宫跪直了,把衣襟撩起来”)
“母后”太子冲着皇后恳求的叫到,希望可以饶了自己。然后太后被人扶坐到了主位上,看着依偎在皇上身边脸上还带着泪珠的太子,问道“来,启儿,怎么哭了,来 过来,让奶奶看看”说着宠爱的冲着太子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太子擦擦眼泪,慢慢的挪到太后身边,小声的叫了一句“黄奶奶”。
太后心疼的拉着太子要坐下,“啊”太子在坐下的一刹那赶紧跪了起来,疼得大叫了一声。眼泪又落了下来。
“怎么了?启儿这是怎么了?”太后听见太子一叫很是心惊,赶紧抓着太子全身上下左右的查看。
这时皇后一躬身道“母后不必担心,启儿没什么大碍,只是被臣妾教训了几下”
太后一听,赶紧的把太子拉到自己怀了,手轻轻的给太子揉着伤,心疼的问“启儿,奶奶的乖孙子,疼吗?很疼是吧”。然后又对皇后不满意到“皇后,启儿犯了什么错,要你这么狠心的打他啊,打得还这么严重啊,启儿连坐都不敢坐了?” 汉文帝满脸黑线,心里直叹’母后打我那次可以让我在三天之内敢坐的啊!’
这时只见李美人跪了下来,哭着对太后道“太后,都是臣妾的错,太子爷不是故意推臣妾的,可是皇后娘娘非要给臣妾一个公道,呜呜”。 这时,太后才又想到此次前来的目的,具有人来报说什么有人要谋害皇家子嗣,太后一听气急的赶来。
“哦?这是怎么回事啊?给哀家说清楚”太后这时候严肃的说道。
正在李美人要说话时,太子抓着太后的胳膊,哭道“黄奶奶,疼,启儿疼啊。黄奶奶,今天启儿下了课本来在御花园里玩,不小心碰到了李美人一下,他身边的丫鬟就骂我是不长眼的狗奴才,我气急想要治她的罪,可是李美人却说那丫鬟是他的人,我心里气急和她顶了几句,她便要挟我说要去告诉母后,让母后打孙儿,孙儿害怕 就想拉住她,可是还没拉上,她自己就到了,非说是孙儿推倒她的,还说孙儿谋害我的皇弟,这才让母后气急,拿着鸡毛掸子打我。”太子将给个事情陈述了一遍,毕竟是在宫里长大的孩子,那个会看不出厉害关系呢,然后又往太后怀里钻了钻,委屈的哭道“孙儿知道不应该顶撞李美人,就应该看在那丫鬟是李美人的人忍了,咽下这个委屈,不应该阻止李美人去向母后告状,就因为这样,才让母后生了很大的气,拿着鸡毛掸子就狠狠的抽了启儿三十多下。启儿知道是启儿不对,启儿该打,可是黄奶奶疼,疼,启儿下次不敢了。”
听着太子的哭诉,太后也知道,明白了整件事情,又看看怀里哭的可怜的心肝宝贝,在看向跪着的李美人,问道“李美人,你和哀家的小孙儿没事吧?”
“回太后的话,臣妾和小皇子都没事,谢太后关心,都怪臣妾,连累了太子”说着李美人哭了起来。
这时太子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黄奶奶,李美人明明知道我是无辜的,可是他还是亲眼看见母后拿鸡毛掸子狠狠的抽我的,只在旁边看着,都没有劝阻和阻拦,还是父皇来了,护住了启儿,要是父皇不来,启儿的屁股就要开花了啊。”太子委屈的向太后说道。
听到这里,李美人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说道“都是臣妾的错,都怪臣妾,臣妾应该阻止的,可是……”李美人哭的泣不成声了
听到这里,太后也挺出来太子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李美人,两人今天有什么过节了,看见李美人没事,龙种也没事,再看看在自己怀里窝着的太子,便正言道“来人啊 把那个辱骂了太子的奴才给哀家带上来”
这时翠儿赶紧跪下“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不是故意骂太子爷的,奴婢当时不知道是太子爷啊,太后”
“太后,翠儿不是故意的,您就饶了他吧”李美人看太后把矛头指向了翠儿,赶紧替她求情。
“李美人啊,你对一个奴才都可以这样求情,怎么太子爷挨打你不护着点啊,好了 看在你的份上,我就饶了这奴才的命,来人给我将这奴才带下去重打四十大板,给他个警告,太子是未来的储君,是一般人可以说,可以害的的吗?!”太后说完,直接摸着太子的头^
李美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这时太后看在她有身孕的份上,不知她的嘴,打他的人给他提个醒。
“好了,没什么事,哀家该回长乐宫了,启儿,跟黄奶奶去吗?”太后和蔼的拉着太子说,
“嗯,”太子看看母后,然后点头道
“哎呀,疼啊 啊 轻点啊 疼啊 不上了啊 不上了啊 ”太子趴在太后的床榻上疼得直在那里乱踢乱叫,哭闹着,蒙着被子不让他们在给自己上药了。
“启儿,乖啊 出来 ,来 黄奶奶亲自给你上药啊 来”太后哄着太子,一遍撩开他的被子,当看到太子的屁股上一条条的杠子时,心疼的直骂皇后“皇后也真是的,怎么打的这么严重,怎么这么狠心啊”一遍说着,一遍慢慢的给太子上药。
“啊 黄奶奶,疼啊 不上了 启儿不上了 啊 啊 ”太子趴在床上拼命的躲着,哭喊着不要上药了
太后心疼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答应着“好了,启儿,乖啊 不哭了啊 不上了啊 来 要不要吃东西啊 ?”
“母后”皇上一步走了进来,“怎么了?”看向太后眼圈红红的。太后看见皇上进来了,就骂到“你看看启儿,皇后怎么那么狠心啊,把启儿打成这样,”
皇上无奈的笑笑,赶紧走到床边,看见启儿的屁股时,也是着实吓了一跳,本来白净的屁股上,现在通红的一片,一条条的杠子高高的突起,有的地方还破了皮,有的地方青了,心里念叨,这次皇后打的太重了啊。
看着床边放着的药,问道“上完药了?”
太后看着启儿无奈到“启儿疼得大哭,就没有再给他上嗯了”
皇上一听,赶紧说道“不行,得赶紧上药,要不然明天都会肿了的”,然后转向启儿到“启儿,父皇知道你疼,可是要必须得上啊,来 父皇给你上药啊”.说着,就要撩开太子的被子。
太子一听又要上药,紧紧的抓着被子,大叫到“不要 ,不要上药了”
皇上看不行了,直接将太子抱到腿上,一只手按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将药倒到太子的屁股上,然后轻轻的揉了起来。
“啊 啊 哎呀 疼啊 父皇啊 啊 疼啊 黄奶奶啊 不要 不上了 疼啊 啊 ”太子疼得身子动不了,腿到处乱踢。
好不容易上完了药,接过皇上太子都出了一身汗。皇上将太子抱了起来,避开太子的伤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一遍轻抚太子的背,一边说道“好了,这点疼就受不住了??看你哭的,还有没有点男子汉气概了啊”
“男子汉乞丐都被母后打光了。太丢人了”太子委屈的说道
皇上一听知道了是太子是因为皇后在妃子太监宫女面前打他屁股的事情觉得丢人没面子了。
“启儿,被母后打两下没什么好丢人的啊 那家子孙没被打过?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啊”皇帝笑着劝道
“可是儿臣都已经16岁了,还要被母后打……那父皇你也挨过打吗?”太子不好意思说出打屁股,就转移了话题
“当然啊 , 比你这严重多了啊,你黄奶奶生气了,直接上家法,不打到父皇坐不下了从来不停”皇上笑着说道
“家法??黄奶奶真的这么厉害吗?可是……”太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皇上
“你黄奶奶可厉害了啊 ,家法?启儿还没有见过吧,希望你不要见啊,见了,说明你就要挨那东西了啊。你母后不是没舍得对你动家法吗,还有启儿,今天你母后打你,全是为你你好,知道了嘛?不许生母后的气知道了嘛?鸡毛掸子而已嘛,我们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现在我估计宫里人都知道儿臣挨打了,儿臣以后还怎么……怎么……”太子懊恼到
“这就没脸见人了?当年你黄奶奶打朕可是在哪就传了家法就打,有一次可是在长乐宫的门口啊,当时你父皇我可就是跪在那里挨了你黄奶奶70家法啊,那种疼可是鸡毛掸子不能比的啊,当时要不是你黄奶奶心疼的不行,我估计啊还得把剩下的30都打了 ,就那70家法你父皇还整整在床上趴了10天才可以下榻的啊,你这不算什么的”皇上说完,捏了捏太子的小鼻子。!
“原来黄奶奶这么厉害啊 可是怎么启儿怎么胡闹,黄奶奶都陪着啊,父皇你骗人”太子不信倒
“骗人?也就是你吧,要换成是朕,早就被你黄奶奶修理的下不来床了啊,每个母亲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承担起一番事业来吧,毕竟朕关系着整个国家吧,所以一言一行更得慎重啊,这就是你黄奶奶为什么对朕这么严格了。同样啊,你母后也是这样的想法啊,他同样希望我们的启儿也可以承担气整个国家来啊,启儿以后当了皇上可就不可以这么任性了啊”皇上语重心长的说道
“父皇,我没有怪母后,我知道母后心里面是为我好,我也知道母后今天打儿臣也是为了救儿臣,怕影响儿臣的名声。而且母后是皇后,管理着整个后宫,更应该公平公正,儿臣都懂 啊 ,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吗”说完,冲着皇上顽皮的笑笑。
“你啊,”皇上宠溺的点点太子的额头。
“你们父子聊什么呢?这么高兴?也说给哀家听听”太后走进来看见皇上和太子这一幅和谐幸福的画面,心里不由得感慨啊,皇上从小的时候就为了活着到了一个偏远的封地,基本上没有怎么享受过父子天伦。所以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太子。+ X& e3 }1 b( @
“黄奶奶,父皇正和我说你很厉害呢,总是拿家法打人”太子趁机说道,然后看看父皇眨眨眼到
“原来是和你诉苦呢。是啊,你父皇年轻的时候可顽皮了,比你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性子又倔,所以啊 吃了很多亏啊,打了多少了也没有改”黄太后嗔怪到
“是啊 ,我当时就想啊 ,母后是我的亲母后吗,打起我来怎么也不心疼啊,我是吃够了那个家法的苦头了啊”皇上笑笑到
“是啊 ,每次就应该不能饶了你,可是怕打还不改,不是欠打吗”太后宠爱的看着皇上
“是啊 ,我也纳闷了啊 我当时就怕那根家法,可是脾气一上来就忍不住啊”皇上回忆着,苦笑道
“对啊 所以啊 活该挨打”太后点了一下皇上的头
“黄奶奶,父皇还说你把他关在宫门口打啊”太子又问道
“可不,那一次你黄奶奶气大了,说什么不再见我了啊 ,,我就跪在了长乐宫门口求你黄奶奶原谅 跪了一夜啊 结果第二天就看见张公公捧着家法来了,还说什么如果皇上认错,家法100,如果皇上感觉没错,皇上就可以回去了,朕还记得,当时你父皇的屁股可是皮开肉绽啊,疼的我是几天不感动啊”皇上回忆着这些过往。
“可不是,当时哀家就陪在你身边啊,看着你疼的睡不着,哀家的心里也是不好受啊”太后又想起了当时皇上疼得身子直哆嗦的模样来,不免心疼和后悔啊
“这不就成就了朕这位好皇帝吗 啊哈哈哈”皇帝大笑道
一家其乐融融的画面很是甜蜜啊。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spank_spank小说_spank博客_spank网站_听雨轩spank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京ICP备15011470号

用户登录 ⁄ 注册